和戍边人一起去看边海防的风景

2018-09-14 12:29 中国军网阅读 (14666) 扫描到手机

开山岛,位于我国黄海前哨。她外形呈馒头状,海拔36.4米,总面积1.5万平方米。全岛兀踞在海天之间,烟波浩渺之中。登岛远眺,水天一色,海鸥翔集,大有“波浪看如倒,蓬莱望若林”之诗境。

对于外来游客来说,开山岛可以是“神秘岛屿”,但对于日夜守卫在岛上的王继才夫妇来说,开山岛却是名副其实的“海上孤岛”。

开山岛虽为弹丸之地,但因位于灌河口,地形险要,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1986年7月15日早晨8时45分,王继才第一次踏上开山岛。之后的32年,他便与妻子一起成为了开山岛上不灭的灯塔,直到王继才走到生命的最终点。

常言道,无限风光在险峰,但除了地理位置险峻外,或许我们也可以再加上一句,无限美景,远观很丰满,近看很骨感。就如开山岛一样,全岛由黑褐色的岸石组成,怪石嶙峋,陡峭险峻。岛上无树林泥土,亦无淡水资源。这对于以岛为家的王继才夫妇来说,既要忍受寂寞的煎熬,又要承受艰苦的条件。

我国是一个边海防大国,在2.2万余公里的陆地边界线和1.8万余公里的大陆海岸线上,有朔风肆虐的高原、涛声激荡的海岛、黄沙覆盖的戈壁,还有像王继才夫妇一样的一代代戍边人。他们战风霜,斗酷暑,只为让我们看到最美的风景。明月装饰了他们的窗子,他们装饰了我们的梦。

黑龙江省军区边防某团十连驻守在黑瞎子岛上,是祖国陆地最东端的连队。每当星星月亮悄悄地隐没,是他们将第一缕阳光迎进祖国。光听着就好浪漫了,更别说看到这天边的一道道霞光,如约而至的太阳了。但美丽的背后,是“东极哨所”官兵荒原建哨、孤岛筑边的一个个艰辛又凄美的故事。图为官兵迎着朝阳站岗执勤。

这是一条通往詹娘舍哨所的公路。詹娘舍哨所就坐落在远处的山巅。云遮雾绕,感觉像是在去往仙境。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海拔4655米,因海拔高,云雾缭绕,它又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云端哨所”。看上去很美,但你要知道,坚守在这里的边防军人,他们其实生活在一个四周接近垂直的峭壁山顶,数月见不到新面孔、活动空间有限,每年封山期长达几个月。你能坚持吗?

南沙群岛,一望无垠的蓝色国度,祖国的真正南疆。在这美丽富饶的地方,有一支英雄部队,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始终坚守在礁盘上。这支部队的人员轮换了100多批,驻守的高脚屋也更换了四代。在这片高温高湿高盐的礁盘上,南沙官兵以青春为笔,用热血作墨,书写了属于他们的南沙精神。

这是素有“生死线”之称的川藏线,白雪皑皑,山路崎岖,让人不禁感慨这天路的壮丽。可你了解这“生死线”的真相吗?川藏线全长3176公里,横跨14条江河,翻越21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沿线有雪崩、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的路段100多处,80%以上的公路处在陡坡和悬崖地带。川藏兵站部的历代汽车兵就置身这艰险中,每年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奋战在川藏线上,踏冰雪、冒严寒、闯天路。图为车队正在翻越海子山山顶。

这是台山岛官兵执行战备巡逻途经一线天。蓝天、崖壁和巡逻的战士构成一幅壮美的画卷。听听过去海防老兵编的顺口溜,也许我们能够对这片海岛理解得更深。“风沙满地跑,光长石头不长草;晴天无云八级风,坐船上岛胆吐空;打次电话喊破嗓,搬运东西靠肩扛;一盆淡水用三遍,洗脸洗脚再浇菜……”

伴着晚霞,巡逻在大漠戈壁。辽阔的内蒙古高原,平均海拔1000米左右,在八千里边防线上,有千千万万的戍边战士,日夜驻守在这里,守卫着祖国的北疆。北疆的四季,并不是很分明。有时夏天刚刚过去,北风一吹,冬天就来了。暴风雪来到的时候,风甚至可以把牲畜吹走,茫茫戈壁,甚至都没有任何阻碍物来抵挡一下,巡逻的时候,只能找一个背风的山坳,稍稍休息一下。一匹马(驼)、一个水壶、一袋干粮、一杆枪,这就是他们的全部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