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什么,“孙燕姿”打败孙燕姿?本人回应!歌手要被取代了吗?

2023-05-24 19:4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10186) 扫描到手机

从AI换脸到AI绘画,

近年来,

与AI相关的话题热议度居高不下。

听说最近AI孙燕姿火得一塌糊涂,

应该说火了快一个月,

被称为B站顶流歌手。

AI孙燕姿大火,本人回应

简单来说,有网友通过AI模型训练,配合上后期处理手段,模拟真人歌手的声音来翻唱其他歌曲,受到很多好评,满足了很多粉丝的愿望,这其中引起最大轰动的就是孙燕姿。

AI孙燕姿的好几首都有百万点击。单一首Ai孙燕姿发如雪就破百万了,而且不到一个月。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AI孙燕姿”已经拥有超过1000首翻唱作品,数量远远超出孙燕姿本尊出道23年的作品总和,其中“AI孙燕姿”翻唱《下雨天》《半岛铁盒》等作品更是取得了突破百万的播放量。

甚至还有AI孙燕姿说相声……

网友:这几天真的有在听AI孙燕姿唱周杰伦的歌,那种初听真的以为是本人演出的味道。

但也有网友觉得,只是音色像,完全比不上本尊。

还有粉丝在评论里开玩笑玩梗:“你知不知道再不出来,你就要被AI孙燕姿取代了。”

5月22日晚,孙燕姿在官网上发布《我的AI》回应“AI孙燕姿”的热潮,态度淡然:凡事皆有可能,凡事皆无所谓。

“你跟一个每几分钟就推出一张新专辑的人还有什么好争的。”

这篇还有英文版,不少人甚至觉得这个英文写得比中文都要好,很有古典味儿,大家可以读读。

顺便一说,译者翻译了第一版中文稿后,孙燕姿又修改了一版对中文稿。

“AI歌手”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AI歌手”的翻唱歌曲,由创作者通过开源项目“so-vits-svc”自制后并上传。so-vits-svc是一个基于VITS的歌声转换模型,可以通过输入人声样本,训练模型学习掌握某个人的音色、音质和发音特点,为这个人建立一套声音模型,然后用AI生成目标音色的歌声。比如要训练“AI孙燕姿”就需要准备多首孙燕姿演唱的高品质歌曲,以及采访、直播等素材,且质量越高、数量越多越好,同时还需要进行一些“去除呼吸声”等的细节处理,然后再进入一系列复杂的“训练”,最终即可得到自己的“AI歌手”。

简单概括就是:用歌手现有的歌曲训练出“AI歌手”的音色,再去替换其他歌手的音色,但替换时保留了歌手的语气强调等,因此“AI歌手”的效果很逼真。

随着AI歌手的火爆,“教你打造属于自己的AI孙燕姿”“让喜欢的歌手为你唱歌”等AI训练教程也火速上线,制作此类歌曲的门槛越来越低。

视觉中国供图

AI翻唱是否涉及侵权?

AI翻唱涉及的版权问题主要包括:AI翻唱是否侵犯了歌手的声音版权?AI翻唱是否侵犯了其他歌手的音乐版权?AI翻唱的歌曲是否享有自己的版权?这些问题在我国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判例,存在很多争议和困难。

杭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法律部门负责人表示,按照行规,孙燕姿要想翻唱其他歌手的歌曲,必须要在已获得对方授权的情况下,才可以公开演唱,不然很容易有法律风险。

事实上,随着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火爆全球,类似侵权争议频现。去年底,网上“呼叫AI帮我画”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参与者只需用言语简单描述自己希望看到的画面,最快仅2秒钟,AI便自动生成相关画作,AI绘画到底是创造艺术还是窃取艺术引发争议。今年,聊天机器人ChatGPT一经面世,其涉及的版权问题也引发各界广泛关注。因为ChatGPT生成内容以文字、图像、乐谱为主要表达方式,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争议颇多。此外,自由获取和使用数据是ChatGPT类产品学习和训练的基础,可能面临诸多版权侵权风险,同时带来真假难辨、“深度伪造”等一系列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AI应用现在是热点,但是面对侵权问题是一个庞大又繁琐的工程,各家目前都没有一个通用的做法。因此有的平台主要鼓励创作者自己做明确的声明。

就在5月9日,抖音发布了一则针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倡议,禁止利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创作、发布侵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肖像权、知识产权等,一经发现将严格处罚,此外还要求发布者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进行显著标识。

视觉中国供图

AI是否会取代歌手?

2023年以来,ChatGPT掀起了AI浪潮,同时也带火了AIGC(即AI Generated Content,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概念。此次,“AI孙燕姿”的出圈,再度让人们看到AIGC为音乐这一行业带来的技术革新与新的潮流趋势,未来,究竟AIGC将为各行各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AI是否会取代歌手?

音乐制作人胡多多认为,歌手是无法被AI所替代的,“对于歌手来说,尽管AI演进的速度很快,但歌手除了声音以外的人格魅力以及其他吸引观众的素质、能力,尤其是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它是随机的,是将人从现实生活中所汲取的灵感和情感抒发在艺术表现上的特殊存在,这些都是机器所无法复刻的。只是说能替代一些简单的demo试听、导唱类工作,完全替代舞台上活灵活现、富有表现力的歌手是不会的。”

“哪怕虚拟数字人已经有了好看的皮囊,还有一点有趣的灵魂,但我们还是愿意面对面去交流。我觉得目前还没有看到机器有这样的突破。”腾讯研究院西南平台负责人王平禄表示,AI无法彻底替代歌手,从事音乐相关工作以及其他领域内容创作的人们不必太过焦虑。但与此同时,内容创作者都应多去尝试新鲜事物,追赶科技前沿变化。王平禄表示,AI的演进速度不可小觑,在视频类,包括3D内容的创作中的进步也非常快,这些都极大地推进了科技进步,但同时也为人们带来很多挑战,包括此次“AI孙燕姿”出现的版权问题,以及伦理、欺诈等挑战,“这些都还需要很多相关的政策监管,也希望未来AI能够进一步地规范化。”

视觉中国供图

AI声音技术还能做什么?

除了训练明星声音唱歌,AI声音技术的发展也引发诸多想象。

虽然法律边界还不明晰,但也有歌手正拥抱这一变化。美国歌手黎安·莱姆斯就公开表示“很乐意大家使用她的声音”,但她要求分50%版税;歌手陈珊妮也在3月14日发布“AI陈珊妮”演唱的《教我如何做你的爱人》。

也有网友质疑,如果声音可以二次生产、使用,未来类似声纹锁等以声音为主进行识别的产品是否将被淘汰?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这种疑虑是客观存在的,这是AIGC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新威胁:深度伪造。通过深度伪造技术,不仅仅是声纹锁面临破解,还会引发电信诈骗、操纵新闻舆论、破坏政治人物形象以及更多社会问题。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孙燕姿、微博、B站、上海全知道、海报新闻、北京日报、财联社、成都日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