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棒动辄百元 一张门票炒至200万元 明星”小卡“炒至66万……荧光棒下的“演唱会经济” 别走了样

2023-07-27 09:15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2060100) 扫描到手机

今年演唱会市场特别火爆。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

今年演唱会、音乐节市场火爆,盛夏时节,更是迎来了高潮。“你买到门票了吗?”成了社交媒体上最热的话题。同时,周边、二手市场也是相当活跃。但一些灰色产业链也伺机而动,一张2013元的演唱会门票被炒到200万元,“黄牛倒票”“高价代抢”“天价合影”等乱象充斥着演唱会市场,不断扰乱市场秩序。健康的环境需要所有人和多部门合力维护,严打不法分子兴风作浪,把票务流通摆在阳光下,演艺经济才能实现长久繁荣。

荧光棒质量差还动辄价格过百

小小编发一天也能净赚上千元

去一场演唱会或者音乐节,荧光棒、灯牌、手环等应援物肯定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些现场才更有氛围感。今年不论是青岛还是其他各地的演唱会或者音乐节,可谓是扎堆而来,各式各样的音乐节或者演唱会不仅拉动了夏日经济的快速发展,更是带动了周边产品的销售。现场应援固然不错,但是其中的荧光棒、灯牌等应援物溢价的情况也是层出不穷。

记者了解到,现在的应援荧光棒大多为电子产品,可以自由控制亮灯以及更换电池,因为其操作简单、方便易用、可重复利用而成为了绝大多数粉丝的第一选择。但是在价格方面,不同渠道的荧光棒价格各异。

例如,在淘宝上购买这种电子荧光棒,普遍价格在10~35元之间,根据荧光棒的质量,价格会有不同。如果需要定制,则每根荧光棒的价格会增加10元。由此可见,通过淘宝渠道,应援物的价格一般是位于比较合理且粉丝可以接受的区间。

小韩是一名时代少年团的粉丝,她告诉记者8月份她将参加时代少年团的演唱会。对于荧光棒、灯牌等应援物,她的选择是购买粉丝自制的,而不会选择购买官方的。“官方的应援物价格168元,太贵了,而粉丝自制的比如灯牌、手环、应援棒等,一般在五六十元、七八十元,我一般就买饭制的。”

今年在北京举行的五月天演唱会,因其140元一根的荧光棒而登上了热搜。2019年演唱会举办时,其一根荧光棒的价格为45元,今年的新版本比旧版的价格高了3倍,即使是因为功能改进,但还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不仅如此,新版的荧光棒还有质量差、掉漆等问题,许多粉丝也是纷纷吐槽。

除了这些应援物之外,在演唱会和音乐节的周围摆摊,也是许多人赚钱的一个方式。在青岛凤凰音乐节期间,有摊主卖夏日防暑用品、小风扇,两天就挣了一千多元。相比起手环等实质性物品,编发是今年非常流行的一个摆摊方式,也就是搭配丝带等工具编出各种好看的音乐节发型,价格在20~40元不等,因为流行和好看而备受女孩子的喜爱。

据记者了解,许多摆摊的小红书或者抖音博主都会在介绍经验时把编发作为第一推荐,“编发真的巨火爆,简直供不应求,一天净利润至少能上千元。”一位小红书博主在分享经验中提道。因为编发的丝带价格便宜,2米只需要四五元,类型又多种多样能够吸引追星女孩,所以在今年可以说是让摊主们大赚了一笔。

“代抢”加价百元到万元不等

“黄牛”竟把门票炒至200万

今年,所有的热门演唱会的门票几乎都是秒罄的状态。买不到票、哪里能买票,成了社交媒体上最热的话题。与此同时,贴吧、微博、小红书、粉丝群和二手交易平台上,都出现了“代抢”的身影。

就拿日前最炙手可热的周杰伦全国巡回演唱会和在西安举行“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代抢”早早就打出了广告,当然还有客户招募代抢的信息,周杰伦演唱会“代抢”一次收费200~800元不等。

而令人更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7月24日1时58分,TFBOYS十周年西安演唱会正式开票。本次演唱会在大麦网可售门票总张数为33055张,但在开票前大麦网“想看”人数已经超过500万人,打破了此前周杰伦演唱会“想看”人数的纪录。该场演唱会门票分为6个档次,依次为580元、806元、980元、1280元、1680元、2013元,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全部售罄。此前,“代抢”广告已经发布在各种社交平台。记者看到某“代抢”在平台晒出的报价分别为内场前区4980元、内场随机3980元、首层看台3580元、看台随机2480元,甚至还有标出2万元的代抢费的。不过,相比“黄牛”叫卖的200万元一张的第一排天价门票,这些都是“入门级”价位了。

“代抢”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当不同行业的稀有商品供不应求,为了增加抢购成功率,有人在商品发售前寻找“代抢”,交付一定的代抢费,“代抢”就会通过自己的手段帮客户抢购,抢购不成功也会退回代抢费。

而演唱会门票的这些“代抢”,自诩背后有万人团队共同抢票,成功率高达99%,下单需要备注身份证号、姓名、电话,抢票当天需要关注代抢消息,根据实际需要提供手机验证码。在演唱会门票“代抢”中,甚至出现了个人玩家和专业玩家,众多专业玩家还发展出了代理、分销的专业模式:最上游的专业玩家利用科技手段和人海战术抢购门票,然后通过提成或加价向下发展代理,形成了一种灰色产业链。

粉丝小宁(化名)告诉记者,相比于“黄牛”,她更倾向于“代抢”,“‘黄牛’的票价是十几倍、几十倍的涨,‘代抢’的价格还是能接受,特别是现在很多演唱会的票是实名制,感觉‘代抢’还能比‘黄牛’靠谱点,不少‘代抢’支持走平台交易,也可以用买家自己的账号抢票,确认抢票成功后再支付费用。”

TFBOYS本次演唱会采用的是“强实名制”购票,即身份证+人脸识别+纸质票“三合一”验证入场,只有人脸、证件和票面信息都匹配,才能成功入场,并且购票后不得转赠与转售。如果说“代抢”可以用买家的个人信息和账号交易,那“黄牛”手里的是什么票呢?不少“黄牛”表示,手中持有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门票,而是演唱会的“邀请函”,属于内部票,支付票款后,会录入买家个人信息,然后在购票平台的票夹内就能够看到电子票信息。

但这种情况下,买家也很可能遇上骗子,毕竟要先支付票款才能看到电子票信息,并且到了现场能否顺利通过“三合一”验证,也尚未可知。如果最终无法拿到票,或无法顺利入场,也没法得到正规交易平台方的交易规则保护,很可能票财两空。同样的,买家落入“代抢”陷阱的可能性也极大,一方面个人信息有泄漏的风险,另一方面,完成交易“代抢”可以注销个人账户,那么所谓的退款也只是美丽的谎言。

明星合影也成一门生意

二手“小卡”打包要价66万

不论是演唱会、音乐节还是各种线下时尚活动,能有机会和自己喜欢的明星合影留念,自然有着特殊的意义。不过,这个环节也成了一门生意。

还有前不久,多名女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与王嘉尔的亲密合照。作为一个高人气高颜值的艺人,王嘉尔拥有忠实的粉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女网友在晒照片的同时,还晒了合影的价格8000元,但后补了一句,“很值得。”

有爆料人称,想要与王嘉尔合影的粉丝需要购买高价套票,其中包括演唱会门票、后台见面会门票、合影机会等。这件事也在全网引起了讨论,矛头直指王嘉尔,其实这样高昂的票价,并不是王嘉尔或者主办方所定,而是由于“黄牛”倒卖所造成的。王嘉尔拥有庞大粉丝盘,合影机会又十分稀缺,因此“黄牛”趁机抬高票价,从中牟利。其实,不论是路透还是各种活动现场,王嘉尔向来对粉丝很亲和,见到粉丝上前合影通常很配合。此前,他在青岛录制《舞台2023》节目,网友在西海岸新区万达广场偶遇王嘉尔,不好意思上前合影,王嘉尔却相当主动,足见合影不是标价的。

除了倒卖合影机会,利用明星照片赚钱最通常的方式就是“代拍”。首先“黄牛”收集航班信息公开售卖,代拍购买后根据明星行程在机场蹲守,拍摄照片后再卖给“明星站子”。“明星站子”再把这些照片产出的周边产品,如相册、海报、影集、台历等卖给粉丝,最终由粉丝为代拍生意买单。所谓的“明星站子”,指粉丝对于明星官网、后援会、粉丝论坛等的统一称呼。一张照片经过代拍和站子的层层加价,最终可能被包装成“天价”。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音乐节与演唱会的举办,二手交易市场也相当活跃。除了门票、应援物等,大家交易的类型越来越广泛。演唱会海报、联名衣服、贴纸等周边产品经常成为粉丝们支持自家爱豆的首要选择,但是不同的周边价格也是大有差异。

不少粉丝进行二手交易购买周边,更多的是为了收藏与纪念。小吴作为一名长期的饭圈女孩,她告诉记者说:“我现在喜欢他就愿意买这些东西,看着这些我就会很开心,起码现在我觉得很值得。”对于粉丝来说,他们收藏的不仅仅是一个物品,更是一份情怀。

“小卡”是目前粉丝们最喜欢收集的周边产品,“小卡”指的是尺寸一般为长8.5厘米、宽5.4厘米,正面印有爱豆未公开的自拍的卡片,类型多种多样。一些不能去演唱会现场的粉丝就会在二手市场通过购买小卡的形式来弥补自己的遗憾。

微博超话、小红书、闲鱼等平台是粉丝们经常会光顾的二手交易市场,但是不同的小卡的价格也会有很大的差别。记者了解到,普通的小卡价格在20~200元不等,而“顶流”类明星的小卡单张价格能飙至3万元。令人震惊的是,一卖家晒出拥有某男团的一批(百张)小卡,打包出售的价格为66万元,竟然还有14人想要。“明星小卡”在电商平台检索,提供印制业务的商家不计其数,低至12.5元的价格,即可打印25张“小卡”,单张成本仅0.5元。

此外,还有明星的“拍立得”也是粉丝们的心头好,明星宣传小楠告诉记者,其实许多拍立得、签名照最初都是经纪公司为了做活动免费赠送的产品,但这些赠品会流向二手市场被炒到万元也屡见不鲜。

■短评

莫让乱象扰乱来之不易的演出市场

一边是热情的粉丝在正规渠道买不到票,一边是“黄牛”叫嚣十几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天价票,令人不禁疑问,“黄牛”为何有如此神通,能获得大量票源?更何况今年大多数演唱会都采用了“三合一”实名制,“黄牛”又是怎样做到瞒天过海的呢?这个过程有着怎样的漏洞?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为了整治各种乱象,今年4月,文旅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演出市场管理规范演出秩序的通知》,指出要切实规范演出票务市场秩序,面向市场公开销售的营业性演出门票数量,不得低于核准观众数量的70%;对在票务经营中出现有炒票问题或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的,应当及时约谈演出举办单位和演出票务经营单位,督促整改。

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本部副主任周凯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以营利为目的,倒卖有价票证、凭证的行为是非法行为,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而且损害了消费者的公平购买权。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的禁止性规定,对于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违法行为,可以进行警告、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非法经营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黄牛”倒卖的门票可能是通过伪造、变造、盗窃等非法手段获得的,因此“黄牛”的行为还可能构成其他犯罪。

演出市场是文化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演唱会门票的公平合法交易,关系着消费市场的复苏和大众文化需求的满足,绝不能让“黄牛倒票”、“高价代抢”等行为扰乱健康的市场秩序。铲除其生存土壤,需要政府主管部门和执法机关、行业协会、演出机构等出台更有效的办法和措施,形成合力,完善演出票务系统,打击非法倒卖演唱会门票的行为,让“黄牛”无处遁形,同时也需要歌迷的自觉抵制。切莫让“黄牛”等乱象扰乱这来之不易的演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