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儿童37人,执行死刑!记者梳理50余份裁判文书,还有父母出卖亲生子女

2023-10-15 10:4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8870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2023年10月13日,孙卓、符建涛被拐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两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2年。该事件再次引发全社会对拐卖妇女儿童的关注。记者梳理50余份裁判文书网发现,有因拐卖儿童37人,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被判处死刑的;也有父母将亲生子女卖给他人的,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的;也有犯罪嫌疑人逃亡27年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15年的。近期,公安部发布打拐成果,今年“夏季行动”以来,全国共抓获涉嫌实施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嫌疑人212名,找回失踪被拐妇女儿童683名。

电影《亲爱的》原型人物被拐案宣判

2003年,孙卓出生。2007年10月9日晚,在深圳白石洲的自家包子铺门口,一名约40多岁、身高168厘米左右的瘦男子,穿着白衬衫、灰色裤、棕色皮鞋,给4岁的孙卓买了零食和玩具,随后将他拐走。

孙卓的父亲孙海洋从此走上艰辛寻子路。他把原本生意红火的包子铺改成了寻子店,发起“寻子联盟”,与公益组织、警方、媒体合作,走遍大街小巷,并贴出悬赏小广告,赏金从最开始的10万元上升到20万元,曾引起不小的轰动。

2014年,根据孙海洋的寻亲故事改编的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上映。

2021年,公安部组织指挥广东、山东、湖北省公安机关成功侦破3起部督拐卖儿童案件,抓获9名犯罪嫌疑人,接连找回被拐14年的孙某、符某涛和被拐17年的杨某弟。在警方的帮助下,孙海洋找回了儿子孙卓。

2021年12月6日,公安部开展“团圆”行动认亲活动,帮助离散十余年的3组家庭实现团圆。孙海洋与儿子孙卓相认。

2023年10月13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吴某龙拐骗儿童、吴某光包庇一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以拐骗儿童罪判处吴某龙有期徒刑五年,以包庇罪判处吴某光有期徒刑二年。同时判令吴某龙赔偿孙某飞、彭某英损失42万元,赔偿符某、彭某某损失42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吴某龙于2007年10月9日、12月28日在深圳市南山区先后拐走被害人孙某、符某某,并将二人带至被告人吴某光的住处藏匿。随后,吴某龙将被害人分别交由其同乡或亲属抚养。2021年9月27日,公安机关询问吴某光时,吴某光对于本案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意图包庇吴某龙。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某龙拐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监护人,其行为已构成拐骗儿童罪。被告人吴某光明知吴某龙犯罪行为而为其作假证包庇,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罪。根据两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认罪表现,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拐卖儿童37人,被判死刑!

在记者梳理的这50余份拐卖儿童判决书中,主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以5至15年居多,只有极少数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死刑。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谭永志犯拐卖儿童罪一案进行了审理并判决,认定被告人谭永志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谭永志提出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显示,2008年2月至2013年4月,被告人谭永志伙同黄玉琴、吴小堂(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等经预谋后,由黄玉琴等从云南省文山市等地收买婴儿22人,谭永志负责接送、中转,并在河南省中牟县等地将上述婴儿分别卖给谭某某、王某甲(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等。

谭永志死刑复核裁判书

法院认为,被告人谭永志以出卖为目的,伙同他人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在共同犯罪中,谭永志参与预谋,主动联系云南省等地人员要求提供儿童,并积极寻找买主,作用最为突出,系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谭永志拐卖儿童22人,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惩处。

经最高院核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豫法刑四终字第163号维持第一审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被告人谭永志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罪犯谭永志已被依法执行死刑。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拐卖儿童案件,判处主犯死刑。2006年至2008年,被告人马守庆伙同被告人宋玉翠、宋玉红、宋空军(均已判刑)等人,以出卖为目的, 向侯会华、侯树芬、师江芬、师小丽(均另案处理,已判刑)等人从云南省元江县等地收买儿童,贩卖至江苏省连云港市、山东省临沂市等地。其中马守庆作案27起,参与拐卖儿童37人,其中1名女婴在从云南到连云港的运输途中死亡。马守庆与宋玉翠、宋玉红、宋空军共同实施部分犯罪,在其中起组织、指挥等主要作用。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马守庆等人的犯罪所得22.6万元。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马守庆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马守庆参与拐卖儿童37人,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且系主犯,应依法惩处。据此,依照刑法有关规定,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被告人马守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马守庆提出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经依法复核,核准马守庆死刑。罪犯马守庆已被依法执行死刑。

为落户给“厂长”买孙子,她逃亡27年后被抓

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一位拐卖儿童潜逃了27年之久的犯罪嫌疑被抓获,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山西省运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3年2月份,赵桂林(另案处理)在河南省巩义市小关镇第二水泥厂碳素分厂承包工程时,该分厂厂长刘幸福双胞胎孙子中的男孩在四个月左右时因病死亡,刘幸福让赵桂林为其找一个和他孙女年龄相仿的小男孩。此时,被告人冯秋菊正找赵桂林为其解决户口问题,赵桂林就让被告人冯秋菊给刘幸福找个男孩,并说刘幸福可以帮忙解决其户口问题,被告人冯秋菊便同意在山西省闻喜县给刘幸福找个男孩。

冯秋菊拐卖儿童判决书

1993年3月份,冯秋菊让其姐夫李正乐帮忙找一个男孩。李正乐将一男婴骗走。次日冯秋菊和李正乐携带男婴返回河南途中,男婴因故死亡。冯秋菊同李正乐将男婴尸体抱至河南省巩义市小关镇口头村赵桂林家,刘幸福见过后给冯秋菊1500元,让冯秋菊再抱一个。后冯秋菊将婴儿尸体抛弃于河南省巩义市小关镇口头村一废弃砖窑内。

1993年5月31日,冯秋菊和赵桂林来到闻喜县其堂兄冯学让家中,得知闻喜县有一3个月大男婴时,冯秋菊、赵桂林便同孩子父亲田某商量欲购买其孩子,遭拒绝。6月19日晚,冯秋菊伙同他人将孩子偷走。当晚冯秋菊、赵桂林乘车返回河南,刘幸福因田某太小,跟孙女年龄差距大不要,冯秋菊、赵桂林二人把田某放在赵桂林家暂时抚养。

1993年7月份,冯秋菊获知刘某家有一孩子,伙同他人商议晚上抢走刘某儿子,并准备了绳子等作案工具,7月8日晚冯秋菊让同伙控制在院里睡觉的刘某和两个女孩,其和赵桂林进到窑洞寻找刘某之子,在院里睡觉的刘某和窑洞里的妻子同时被惊醒后,冯秋菊一伙人就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勒住刘某的脖子将其弄到窑洞里用脚踢,冯秋菊和赵桂林同刘某妻子撕扯中抱上孩子乘机离开窑洞。刘幸福见到刘某后,因刘某瘦小不要。冯秋菊一伙人就将孩子转卖他人。案发后,田某之子、刘某之子被公安机关解救。冯秋菊于2020年4月1日在河南省郑州市被抓获归案。

2020年11月,法院作出判决,认为被告人冯秋菊伙同他人以出卖为目的,采取诱骗、偷盗、暴力抢夺等手段拐卖三名婴幼儿给他人,并致一名婴儿死亡,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且属共同犯罪,依法应予惩处。判决被告人冯秋菊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出卖亲生孩子,父母均被判刑

所谓虎毒不食子,但是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则刑事判决书中,记者发现有孩子父母先后将自己3个亲生孩子出卖。

判决书显示,2011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刘晓东、余婷婷在眉县家中,将其刚出生不久的一名男婴以3.6万元的价格卖给张某乙、任某甲夫妇。2015年7月的一天,被告人刘晓东、余婷婷在眉县出租房中,将两人刚出生不久的一名男婴以4.2万元价格卖给李某某、高某某夫妇。2016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刘晓东在眉县人民医院内,将其与梁某某非婚生育的一名刚出生不久的女婴以1万元的价格卖给王某乙、王某丙夫妇。

在庭审过程中,刘晓东的辩护人辩称,这是送养行为,刘晓东由于家庭困难,才迫于生活压力将孩子送人,其主观恶性及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轻微,刘晓东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坦白认罪,且其无犯罪前科,请求对刘晓东从轻处罚。

经查,刘晓东先后三次将三名亲生子女卖给他人,且均是在孩子出生前提出出卖犯意,并向他人主动表示要出卖孩子,后又与买家联系,并且提出价格,收取巨额钱财,待孩子出生后即按照事先约定将孩子卖出。上述事实足以证明刘晓东将出卖子女作为获取非法利益的手段,应以拐卖儿童罪论处,陕西高院依法判处刘晓东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余婷婷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裁判文书中也有孩子母亲将孩子出卖给他人的情况。

恳弟大勿(缅甸籍)2018年8月偷渡来中国,和刘某举行了结婚仪式。在判决书中,恳弟大勿陈述,2019年11月19日生下一个女婴,满月后,婆婆不再帮忙做饭,刘某天天出去上班,其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其很生气,就想把孩子卖掉,带着钱回缅甸。于是将想卖孩子的事在微信上和一个缅甸朋友说了,这个缅甸朋友联系好了买家。

临沂市中院认为,被告人恳弟大勿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其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构成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驱逐出境。

在另一则判决书中,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为恳弟大勿介绍买家的唐晓敏和买家胡青春也进行了判决,被告人胡青春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被告人唐晓敏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延伸>>

公安部“夏季行动”找回失踪被拐妇女儿童683名

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一直是全国公安法院检察院的重要工作。2022年3月1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公安部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要求要集中摸排一批线索,特别是对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智力障碍、精神疾病、聋哑残疾等妇女儿童要全面摸排,确保底数清、情况明。要深化“百万警进千万家”活动,会同社区、街道和村组深入群众家庭,走访福利院、救助管理机构等,全面梳理排查侵害妇女儿童权益线索,重点排查疑似被拐人员,充分发挥民政、卫健、妇联等部门职能优势,在福利救助、卫生健康服务、走访慰问等工作中及时发现拐卖犯罪线索。要建立健全举报机制,广泛发动群众揭发检举涉拐线索。对疑似被拐人员和寻亲人员,要第一时间采集DNA等信息,加强信息研判,为专项行动提供有力支撑。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拐卖妇女儿童案件与2013年相比,降幅达到88.3%,其中群众高度关注的盗抢儿童案件目前年立案不到20起。

中国公安部“夏季行动”办公室副主任、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郑翔10月10日表示,公安部以“零容忍”态度推进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今年“夏季行动”以来,全国共抓获涉嫌实施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嫌疑人212名,找回失踪被拐妇女儿童683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