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情况?国产羽绒服价格疯涨 原材料价格提高、全链条保守备货等原因导致

2023-12-01 09:21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308898) 扫描到手机

在陈世佳的工厂内,工人正紧急赶制订单。(受访者供图)

鹅绒价格走势(数据来源:羽绒金网)

半岛全媒体记者 管亚楠

“年过30岁,全款拿不下羽绒服”、“不是羽绒服买不起,而是军大衣更有性价比”,寒潮如约而至,本该顺理成章进入销售旺季的羽绒服,却在今年因身价疯涨“贵”上了热搜。

近年来,随着市场渗透率的提升,羽绒服行业的增长主要依托于知名品牌高端化进阶拉动的售价上涨。但消费者对价格的日益敏感,网络上不乏对高价羽绒服的娱乐化调侃外,也让更多的消费者情不自禁地问:“国产羽绒服到底贵在哪?”

面对国产羽绒服逐渐“加拿大鹅化”,记者走访供应商发现,高价背后不仅是成本的上涨,还是品牌面临发展分岔路口决策的体现,与蕴含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时而保守,时而盲目矛盾的备货心理。

鹅绒价格连走高

行情宛如开盲盒

家住青岛的芳芳也没想到阻碍她去哈尔滨的竟然是一件保暖的长款羽绒服。“太贵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竟然比去哈尔滨来回的机票都要贵,我还是换个地方旅行吧。”感慨羽绒服价格已经到高攀不起的不仅芳芳一个人,不久前“国产羽绒服售价7000元”、“波司登羽绒服均价1600元”等话题冲上热搜让一众“打工人”纷纷表示破防。

记者走访线下商场发现,在具有一定国民知名度的品牌服饰中已再难寻千元以下的羽绒服。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数据,2014年至2020年,我国羽绒服平均单价由452元涨至656元,大型防寒服2000元以上的占比已经接近70%。即墨批发市场的工作人员郑雯告诉记者,今年羽绒服的批发价就要比往年贵10%左右,以往四五百就能拿到质量比较好的羽绒服,今年想拿到同等质量的可能需要在七百元左右,抵至消费者时价格自然会更高。

“羽绒服价格一路走高主要是原材料价格在提高,今年羽绒服的成本平均上涨大概为5%至10%。如果采用的是保暖性更好的鹅绒,成本上涨幅度则更高。去年普通白鹅绒的采购价大约为68万元/吨,高端白鹅绒价格为90万元/吨。但今年普通白鹅绒价格在70万元/吨的时候没来得及囤货,随后两天大涨了5万元/吨,最近已经达到了1吨80万元至85万元,高端白鹅绒售价更是高达120万元/吨,今年的行情就像开盲盒,卖羽绒服不如卖鹅绒,多数厂商都是涨价涨量不涨利。”为伊芙丽等众多家知名品牌代工的供应商陈世佳表示。

去年4月,羽绒服装的新国标开始实施,要求商家在标注时用“绒子含量”替代“含绒量”,也就是说,将羽绒服内羽丝等保暖性不够的材料剔除,只标最有用的绒的含量,绒子含量不低于50%的才算是羽绒服。而一些较为高端的羽绒服,绒子含量可达到90%。由于填充羽绒的品种不同,同样是绒子含量达90%的羽绒服,它们的价位也会有所差异,鹅绒要比鸭绒高贵不少。根据羽绒金网,无论鸭绒还是鹅绒,今年价格都在一路走高。截至11月30日,90%白鸭绒价格为407.64元/kg,90%白鹅绒价格为816.68元/kg。

全链条无多余备货

加钱才能排队制作

不仅是原材料价格疯涨,在即墨批发市场工作的郑雯还发现,今年拿货也格外难。

“我一个羊毛大衣的供应商,这1个月来一直被追着问能不能做羽绒服。”来自安徽的服装行业从业者张慧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平时我经常在抖音平台发自家工厂的视频,也会分享自己关于服装行业的看法,但是一直没怎么关注量。自天气骤然降温以来,竟然每天都有人发来私信,最多的一天竟然达到了一百多条,其中大多数都是追着来问能不能紧急生产羽绒服,甚至直接表示价格好商议。”

张慧对此颇感无奈,甚至后悔自己是不是错过了送上门的商机。浏览电商平台记者发现,除了一些知名品牌有羽绒服现货外,其他很多羽绒服品牌的确都是处于预售阶段,发货时间多在10天以上。

“订单爆满!缝纫机都快踩出火星子了!天气转凉后,羽绒服订单就追着找上了门,订单多、时间紧,工厂人手不够至今还在临时招聘,即使对合作商提出加钱、预付款等条件才能有资格排队制造羽绒服,他们大部分人也会同意。”作为一家专业生产羽绒服的加工厂其主理人许乐表示,这种躺着就能来订单的日子已经至少三年不曾有过了。

羽绒服成为“稀缺品”,难道仅仅是因为今年天气倏然变冷所致吗?答案恐怕要纵观整条产业链才能得出。根据统计,2022年双十一期间羽绒服品类成交量同比2021年下滑22%,去年战绩不佳导致今年所处产业链的各方都采取保守备货策略。加之今年秋装压货严重,卖家资金紧张。突然降温下就造成了中间每个环节的“蓄水池”没了水,所以并不是需求突然爆发,而是米缸里缺“米”。

在需求充分释放后,加工厂日夜不停但仍有一大批卖家不惜塞钱给加工厂也拿不到货源竟然还要求助大衣供应商,这又是为何?

陈世佳分析,如今直播带货已经成为服饰行业打开销售渠道的最佳方式,为保障及时发货,主播需提前锁货锁仓,因此才导致工厂明明有货,但无法供应给其他卖家,大批拿不到货的卖家“病急乱投医”,因此才会发生私信其他品类供应商是否能制作羽绒服的“乌龙”。

同时,陈世佳也对大规模订单暴增表示了担忧,“羽绒服的销售周期其实很短,每年大概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除爆款外,现在还处于制作阶段的羽绒服的销售也将会是难点,如果错过销售时机,极大可能会被压货。”

国产品牌高端化

如何获得溢价权?

高端羽绒服价格狂飙,部分主打性价比的消费者已经转头向平价羽绒服下了手,社交媒体中关于羽绒服“大牌平替”“大牌同源代工厂”的内容备受关注。虽然陈世佳经营的工厂主要以给国内一线品牌代工为主,但与以贴牌代工厂的同行交流中他发现,平价羽绒服厂尽管在如火如荼忙生产,但进入了涨量涨价不涨利的怪圈。

“今年我们一线品牌订单量增长了30%,全年生产的羽绒服超过了10万件,目前的订单估计要在12月末才能完成,但对比贴牌厂商订单预计会在12月上旬结束。平价羽绒服无论是质量、财务能力还是品牌溢价都不具有优势,成本大幅上涨下即使订单量增多,最终利润也不见得有明显增长。”由此陈世佳推断,未来羽绒服可能会继续朝着高端定位进军。

然而从今年的这场罗生门好戏来看,平价羽绒服涨量涨价不涨利,对比国外动辄过万的“大鹅”,国产品牌在高端化转型的道路上也从未停歇。“国产羽绒服想要走高端化路线,必然会提高售价,但如何能在消费者满意的前提下获得被认可的溢价权是个重点。”陈世佳分析道。

以波司登为例,据国金证券研报,它的吊牌价4年涨了约80%,单价在1800元以上的羽绒服占比从4.8%提升至46.9%,与此同步增长的还有波司登在2022年高达38%的营销开支,不仅邀请当红流量明星杨幂、肖战、谷爱凌等代言人,还邀请了LV、爱马仕等前设计师总监发布联名款,想将自身品牌也打上奢侈品的烙印。而根据波司登公布的截至2023年9月30日的中期业绩报告来看,高端化路线收益可观。报告期内,公司营收74.7亿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9.2亿元,同比增长25%,毛利率同比基本持平为50%。

“想要溢价,先要有与消费者议价的资本,无论何时国产羽绒服品牌都要坚持以品质获得消费者口碑,第二部才是在营销上下功夫。”陈世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