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25万买宝马后“车财两空” 车行老板失联消费者讨不到说法

2024-01-30 11:28 信网阅读 (1076390) 扫描到手机

信网1月29日讯(记者 赵宝辉)自2018年1月31日算起,迄今为止已过了五年多时间。五年时间里,市民毛先生为了讨要到当初打给王经理的251800元购车款可谓操碎了心。他没想到,自己当初为贪便宜而购得的一辆宝马车,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结果不仅没见到车,就连这笔钱也莫名其妙消失了。“现在回过头想想,这就是一个陷阱!”

毛先生今年66岁,打拼了大半辈子为自己存下了一笔可观的养老钱。用他的话说,已近古稀之年,好不容易熬到退休年纪,本应接下来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可王经理的出现却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想到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样消失的不明不白,毛先生决定为自己讨个说法。

花费25万余元在二级经销商处买宝马

2017年9月份的一天,家住黄岛区武夷山路的毛先生在楼下遛弯时,偶然发现一家店正大肆装修。抬头一望,店面门头显示“青岛汽车销售中心”。意识到是一家卖车的店铺后,毛先生考虑到自己正有买辆新车的打算,便顿时来了兴致。经过与店内负责人王经理交谈,毛先生得知这家公司是全品牌二级经销商,车都是从厂商直接运来,免去了部分经营成本,所以价格要比4S店便宜。

随后的时间里,毛先生一直关注着这家店。“装修非常豪华,里面配备了专门店长和店员,服务态度跟4S店比不相上下。”他认为这是一家正规的汽车销售公司。事发后,毛先生告诉信网,虽然店面装修好,但他们压根没有现车,甚至展厅内没有展车。“正常卖车的地方,哪有不摆出车子的,现在想想,那时候有太多不对劲的地方。”

2017年12月18日,正是毛先生银行存款定期到期日。当天,他给多家4S店打电话询问了宝马X1 2018款领先版车辆的价格,对方均报价26万元以上。而这家“青岛汽车销售中心”的王经理不仅报价251800元,还承诺会赠送一张价值5000元加油卡。“这样算下来便宜了一万多块钱,我想换做谁都觉得这价格合适!”毛先生心动了,当天就通过POS机刷卡的方式,把钱直接打到了其个人银行账户。与此同时,双方约定提车日期在45天内,并签订汽车销售合同。

定好的车却迟迟没了下文

时间一点点流逝,45天时间里,毛先生不只一次给毛经理打电话询问提车事宜,得到的答复一直都是“再等等,已经在催厂商了。”1月31日,是双方约定提车期限的最后一天。这天,毛先生前往楼下车行直接去找王经理,店员说他很久都不在店里了,差不多消失了快一个月时间。直觉告诉毛先生,出事了!”那天我打了差不多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

毛先生提供的销售合同显示,销售方系山东浮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已于2022年6月28日被吊销。其法人代表闫某某,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被限制高消费,成为俗称的“老赖”,涉案金额达70.07万元。关于闫某某,信网在知情人处获悉,目前她因诈骗罪已经入狱。

无奈起诉后终赢得官司

2020年2月份,眼看讨债无望,毛先生一纸诉状将王经理告至崂山区人民法院。也正是这时候,毛先生才得知车行的名称,青岛万合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而该司法人代表,也正是王经理。

本次开庭,王经理及闫某某均未出庭质证。法院查明审理后认为,在没有证据表明王经理有权代表浮图实业公司签订涉案合同情况下,应当认定王经理才是实际销售方。另外,从毛先生提供的证据来看,足以证明王经理是购车款的实际收款人。所以,关于毛先生解除《汽车销售合同》并返还购车款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不过,关于毛先生要求浮图实业公司和闫某某也承担相应违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执行遇阻”成了新难题

官司虽是打赢了,可执行起来又成了毛先生的心头疙瘩。这名王经理好似“人间蒸发”一般,联系不上。“打电话不接,家里面也没人,压根就找不到他。”

根据毛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信网拨打了王经理电话,电话那头拒绝承认自己是案中的“王经理”,且表示没有王经理的电话号码,随后便挂采访电话。经多方核实,该号码的确已经易主。

有知情人表示,当初王经理欠了现号码持有人一笔债,对方不肯罢休,不得已只好将这个带有“豹子号”的电话转给了他。

信网记者在一家4S店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4S店一般是一级经销商。二级汽车经销商常为一级经销商的分销处,没有厂商认证。“他们本身没有车辆,即使拿车也是从4S店拿,没有厂商限制。另外,投资的话比4S店要小,所以二级经销商的价格会比4S店价格低一些。相应的,对于消费者而言,他们被欺诈的风险也会增加。”

也就是说,王经理所经营的这家车行根本就没有直接在厂商处提车的权限。

负责该案件的崂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告诉信网,由于王经理迟迟未履行法院裁决,已经对他采取了“限高”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