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过年,你掼蛋了吗?1.4亿人都在打!掼蛋成为新晋“社交密码”

2024-02-12 20:3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1280) 扫描到手机

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饭后不掼蛋,等于白吃饭。手机不许看,只准打掼蛋。

龙年春节期间,掼蛋成为很多人亲朋相聚必不可少的项目,乃至在掼蛋声中守夜。有人调侃说,自从智能手机出现后,如此热火朝天的场面,已经多年不见了。

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饭后不掼蛋,等于白吃饭。六必治、四不治、枪打第一顺……上面这几句顺口溜,几乎是风靡全国的口诀。自2023年起,掼蛋以一种超乎寻常的方式,从一个地方的扑克牌游戏席卷了大江南北,成为社交宠儿,大有取代麻将王者地位的趋势,也有与网游分庭抗礼的节奏。有人说,现在饭桌上喝酒都少了,匆匆吃完饭,就“掼”起来。

在这个史上最长的春节假期里,多少人相约掼蛋,一掼到底,不掼不散。

掼蛋为什么具有如此的魔力?经历几十年默默无闻后,为何在当下迎来井喷式的爆发?又为何引发开始一些论者的担心与忧虑。

为什么掼蛋爆红

2024年1月27日,上海市掼蛋运动协会成立,东方财富董事长其实当选第一届理事会会长。随后,“身家400亿元富豪任上海掼蛋协会会长”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掼蛋何以风靡金融圈”“掼蛋口诀技巧”等也成为大众讨论的焦点。

民间棋牌游戏众多,常见有一副牌的斗地主、桥牌、德州,两幅牌的升级,四副牌的保皇、够级。这些游戏的具体规则虽各地稍有不同,但整体上都相对成熟,而且各自有相对稳定的玩家群体。

掼蛋从一众老牌游戏中崛起,成为新晋“贵族”,大有网红一夜爆火的感觉。有报道说,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掼蛋玩家已达1.4亿人,在江苏和安徽就有超过2000万人经常参与掼蛋。

为什么掼蛋能火?除了具有其他牌类游戏的一些共性的优点,掼蛋自身另有显著优势。

进入门槛低。掼蛋集合了多种扑克牌游戏的规则,联对、三带、顺子、同花顺……多种出牌方法,让绝大多数玩家能无缝转场,也让对牌类游戏只有粗浅了解的人迅速进入。不少人在三缺一的情况下被拉上凑数,很快就打得有模有样。

第五届全国智运会表演项目掼蛋比赛 。新华社记者 王恒志 摄

自由组合多。心灵鸡汤中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人生如牌局,既要看你的起手牌,也要看你怎么打。掼蛋多种规则的糅合,给了玩家以最大的组合自由,可以根据场上形势,做出最有利的组合。这种近乎随心所欲而又变化多端的操控感,即便是在牌场上实现,也是一种莫大的快乐。

比拼过程爽。掼蛋游戏中,玩家手里炸弹的多少和大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局的胜负。无论自己抢发牌权还是阻击对手,炸弹的作用显而易见,几乎每个玩家都喜欢一言不合就开炸的感觉。所谓“起手四把炸,还能赢不了”。此外,绝大多数选手都选择保底策略,即将最大的炸弹留在最后使用,因此收官阶段,除了算计对手的组合,炸弹的比拼更是火爆。

掼蛋当然还有其他的优势,比如一局打完后复盘时的小遗憾、能上能下的设置。不必一一列出,已经可以窥见它的魔力。

全国1.4亿人在玩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江苏和安徽两省就有超过2000万人经常参加各类掼蛋活动,全国掼蛋爱好者已达1.4亿人。

“赶紧把借我那几件实事,整理一下,发咱们掼蛋群里。”2023年春节,沈腾在春晚小品《坑》中的这句经典台词,让掼蛋第一次走向全国观众视野。

2023到2024年一年间,掼蛋完全破圈,登上了诸多新闻头条。2023年,掼蛋被列为第五届全国智力运动会表演项目,与象棋、桥牌等同台竞技;去年12月,首届掼蛋文化论坛在海南三亚召开;今年1月,2023年全国掼牌(掼蛋)公开赛总决赛、2024年迎新春精英邀请赛、全国老年人掼蛋大赛等赛事密集举行……

前些日子,坐拥400亿元身家的东方财富董事长其实,任上海掼蛋协会会长。此事一度跃上热搜榜。

甚至,掼蛋还走进了校园。今年1月4日,湖北宜昌一学校布置了一项特殊的寒假作业:人人学会打“掼蛋”,并把掼蛋项目定为新学期的校本课程。掼蛋先前已在江苏地区学校中兴起,多所高校曾举办师生掼蛋比赛,还有中小学举办教职工掼蛋赛事。

种种迹象表明,掼蛋正成为一项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的“国民游戏”、大众智力运动。

为何能成“社交神器”

在发源地江苏淮安当地方言里,“掼”是摔、砸的意思,打牌人将手中的“蛋”也就是“炸弹”砸向桌面的动作,“突出的就是一个气势”。

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在《竞技掼蛋扑克竞赛规则》(征求意见稿)中也给出了官方定义:掼蛋是四人参与、两两结对、以两副扑克牌为竞赛工具进行的智力竞技项目。比赛运动员按照逆时针方向依次抓牌和打牌,以运动员打完手中全手牌的先后决定升级,以升级数的多少决定胜负。

上海棋院总教练单霞丽表示,“掼蛋有多种纸牌游戏的影子,比如说我们上海玩得比较多的大怪路子,还有前些年比较流行的‘八十分’‘争上游’等,玩法和规则上面,最接近掼蛋的是‘八十分’。”掼蛋两副牌、四个人、两两结对,以输赢升级的方式来进行游戏,“象棋和围棋的话,需要童子功,从小就要练。掼蛋则是非常容易上手,两幅扑克牌,四个人就可以开展,而我们上海的传统牌类游戏大怪路子,需要6个人,别看只是多两个人,有时候组织的难度就更大一些。”

掼蛋规则简单易上手、相互“扔炸弹”很有娱乐性,奠定了其广泛的群众基础。而红桃级牌可以“逢人配”、每局输赢之后要“贡牌”“还牌”等掼蛋特色玩法,更是增加了游戏的变化与难度,提高了趣味性。

在掼蛋的日常打牌现场往往笑语喧哗,“各种挤眉弄眼打心理战”成为必备技能。这和桥牌赛场竖起挡板,现场静悄悄的画面迥异其趣。

有人说,掼蛋自带社交功能,被称为“社交神器”“中年人的破冰游戏”。在许多地方,掼蛋拉近了邻里关系,营造了和谐氛围。“掼蛋打败i人e人”,无论对于什么类型的性格,掼蛋都十分友好。它也被视为阶层融合的一种渠道,满足了上下沟通的需求,具有独特的人际润滑价值。

掼蛋爆红的“风口”

据喜欢考据的人说,掼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这样一算,掼蛋足有半个世纪的历史了。那为什么在大多数时间里,掼蛋只是一个地方性的、小众的游戏,而在最近短短几年风靡全国呢?

这一方面是因为,早期的掼蛋还在试验阶段,规则并不明确。而要想走出地方,成为全国性的游戏,就要像各种地方性特色闯全国市场一样,要具有稳定的、符合国家标准、能为大众认可和接受的“游戏规则”。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掼蛋的规则已经相对成熟。

另一方面,掼蛋爆红赶上了“风口”。这“风口”是多因素叠加而成的。

一是参与掼蛋的人越来越多,分布的范围越来越广,数量上已经积累到将要发生质变的临界点。

二是传统游戏和娱乐方式的衰落,比如其他纸牌类游戏已经失去新鲜感,在这个高速流动的时代,像够级这样四副牌六个人参与的游戏,即便过年期间也较难凑够人手。再比如KTV产业辉煌不再,老百姓去KTV一展歌喉的意愿在降低,公职人员更是不愿轻易踏入。

三是网游经历突飞猛进但又相对粗放的发展阶段之后,全社会包括游戏一代对网游的认识更为理性,逐渐认识到网络游戏虽然好玩上瘾,但与现实中面对面的游戏相比,缺乏社交属性,而这恰恰是职场人士最需要的。

“不掼蛋无社交”?

1月27日,上海市掼蛋运动协会第一届会员大会第一次会议在上海市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召开,“身家400亿富豪任上海掼蛋协会会长”的话题更是冲上热搜。

商人出任大大小小商会会长的多,因为在商会里可以结交各方人士,寻找更多的商机。如此高调地任棋牌类协会会长,即便是出于个人爱好,也具有相当的示范意义,即不必聚会吃饭、喝酒品茶,一样能在掼蛋过程中彼此了解,共话合作。

事实上,很多在当地有相当影响力的商人,也都是掼蛋的拥趸。打着名牌商学院、知名教授旗号的掼蛋操作指南、制胜法宝,在朋友圈经常可见。还有一些人,乘着掼蛋大火的势头,搞讲座、出书,宣城掼蛋游戏中有做人做事的哲理,有赢得官员或投资人赏识的密码,有在商场上屹立不倒的逻辑。

从游戏中总结一些道理,未尝不可。但非要说掼蛋中有人生成功的不二法门,将掼蛋抬高到哲学思想层面,不是生拉硬拽的卖弄,就是卖书搞讲座的噱头。

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职场人加入掼蛋行列,而且通过学习各种秘籍、与高手进行对战,以提高自己的掼蛋水平,不至于被圈子边缘化。但说到底,掼蛋就是个游戏而已,是让大家消遣的,给人带来快乐的。给掼蛋附加那么多的涵义,就不怕把这枚“蛋”压破了?

警惕不良风气变异

与其他游戏类似,一旦风行起来,就必然会有一部分人沉溺其中。沉迷掼蛋的确实不少,有的一坐下几个小时不起身,消遣不成反倒腰酸背痛;也有的对家合作不成,互相埋怨,反而心生嫌隙。但这些都是寻常事,并不比其他游戏更值得关注。

变异的是,钱和权的介入。

有些喜欢“刺激”的人,觉得只是升级没什么意思,于是在掼蛋中设置彩头,比如升一级赢对方多少钱。即便一级十块八块,几个小时下来,也不是个小数。每年春节期间,都会有带彩头打牌而涉嫌赌博引发的争议,不可不慎。当然,是否涉嫌违法,需要公安部门认定,但借掼蛋赌博的苗头,必须警惕。

至于权的介入,就不总是那么直接了。有的单位领导喜欢掼蛋,下属们不用领导授意,也会积极主动地学习。平时见领导一面不容易,深度交流更加难得,能在牌场上与领导共度几个小时的时间,谁不愿意抓机会呢?至于官员和老板一起掼蛋,谁输谁赢,怎么输怎么赢,牌桌上如何、牌桌下如何,就更值得注意了。

前不久,某地有小学把学会掼蛋布置为寒假作业,引起不少议论。也许,问题不仅仅在于小学生该不该学掼蛋,学掼蛋对开拓思维有没有帮助,会不会导致沉溺游戏,还在于学校为什么推荐的是掼蛋而不是其他游戏,又是谁提出的这种要求?

掼蛋是个好游戏。过年了,放假了,只要有时间,只要够人手,不妨痛快地掼一把。别背上社交包袱,别揪着输赢不放,别掺杂太多的功利,这样比较好。有力争头游的心气,也要有当末游的准备。在与家人朋友的切磋中加深感情,在快快乐乐中开始新的一年。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新民晚报、长安街知事、劳动报、工人日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