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 | 从坐拥7斤黄金到“打金”还债——王师傅的“黄金人生”

2024-04-14 22:51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52648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他是有钱人,做女装批发,年流水千万元;

他是投资人,拿卖房的150万元换了7斤黄金;

他是负债人,投资服装厂4年亏了近600万元,背了300多万元债;

他又是一个幸运的人,靠年轻时学来的“打金”(首饰加工)手艺,开了家黄金首饰加工店,开启新的人生……

负债人翻身不易,本期《听·见》对话爱“打金”的即墨王师傅,他的故事里,有和黄金兜兜转转解不开的情缘,也有商海跌宕起伏后对人生的思考。

卖房子换了7斤黄金

我叫王士伟,1967年出生,老家在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我是1997年来的青岛,起初在东李一家韩资服装厂做样品开发。2000年,我不甘一辈子就这样打工,做起了服装加工生意。2006年,入驻了即墨服装批发市场。那时候可谓顺风顺水,年流水达到了1000万元。2019年,我头脑一热投资了1000多平方米的服装加工厂,结果4年下来亏损了近600万元,一下子从由衣食不愁的阔气老板,变成了负债300万元的失败者。2023年7月,我在即墨开了一个门面不大的首饰店,成为了“打金匠人”王师傅。

服装和黄金看似八竿子打不着,为何会在我身上“神奇”地有了交集?这事儿说来话长。

我年轻的时候学习成绩不好,父母希望我有个养家糊口的手艺。我们老家有个特殊的职业叫“打金”,就是老师傅走街串巷帮人加工项链、戒指等黄金首饰。“打金”人大部分是子承父业或是师徒传承,我悟性挺好,虽然只当了一年的学徒,却已经能做出有自己特色的黄金饰品。正是那一年的经历,让我和黄金有了扯不断的联系。

后来,我在长春学了服装设计,是社会办学的那种。30岁那年我只身来到青岛,从刚开始打工到创业做服装生意,最风光的时候应该是2006年到即墨服装批发市场之后。虽然只是个五六十平方米的女装批发铺子,但好的时候一天销售额能达到七八万元,算下来,一年的流水超过了1000万元。

手里有闲钱了,就买黄金当作投资。我喜欢黄金,不管首饰还是金条都喜欢,是天生的喜欢。我记得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买金条了,一次500克。2017年、2018年,那时候服装生意特别好,买的就相对多一些,一次1000克。

我有三个女儿,每个女儿出生,我都会买一根100克的金条,一是当作投资,二来也是寓意吉祥如意。

那时候我身边大多都是做服装生意的老板,年轻一点的喜欢买奢侈品,稍微上点年纪的都偏重于买黄金,把这当作一种投资。

2018年,我有了移民的念头,还向中介交了二三百万元的费用。当时觉着全家都移民,用不着房子了,就把房子卖了,150万元的房款,全部买了黄金,大约7斤重,其中好几根金条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回家后就锁在了保险柜里。如今保险柜还在,里面的黄金和钱都没有了。

厂子亏损“卖金续命”

移民办得并不顺利,我看到身边的朋友做服装加工发展得挺好,也萌生了这样的想法。2019年,我的女装厂也开张了,厂房有1000多平方米,员工二三十人,总投资近300万元。

服装销售虽然还在做,但我的主要精力都转到了女装生产上。刚开始发展还算顺利,后来赶上疫情,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我属于那种比较固执的性格,明明知道不怎么好了,但还是想要努力做起来。当时想开发市场,但手里根本没有客户,就开始挨个找客户去谈,甚至可以先把货给人家,让人家卖着。

太急了一定会出问题。那段时间服装厂家关停的不少,我的一些客户有联系不上的,也有欠了货款跑路的。货款回不来,可厂子还得运行,进货、工资……都是花钱的地方。没办法,只能打开保险柜“卖金续命”了。我的黄金就这样陆续出手,用来应付结算货款或者是新款产品的开发等。

该来的终归会来。坚持了4年,我终于撑不下去了,宣告破产。最后盘算了一下,所有的外债加起来有300多万元,大都是欠供货商等的钱。

其实我的眼光还算挺好,线下服装行业好做的时候,我的女装批发销售,在同等规模企业里算不错的。原来真可谓白手起家,衣食无忧,而现在落得300多万元外债,困难的时候,兜里连100元都掏不出来。

相对于生活上的落差,我认为最难的环节是理清债务,多次经历债主上门讨债的窘境,幸运的是,如今这些事已全部解决,跟债主都有了非常好的沟通。

我现在的金店不大,只有50平方米,去年7月份开张,房租一年4万多元,设备花了5万多元。

之所以“弃衣从金”,是因为服装行业真的伤了我的心。黄金会让我的心情放松下来,最起码没有干服装时的那种压力。

“打金匠人”逆袭重生

年轻的时候是“打金学徒”,有钱后成了黄金投资人,兜兜转转,我50多岁的年纪,又成了“打金师傅”。

当初开金店的时候,我给所有债主都发了消息,“不是有钱不给你们,首先我得先活下来,先生存再想办法给你们钱。”

债主都是我原来生意上的伙伴,人家能借你钱,说明是信任你,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我要靠“打金”翻身,还完账后还能做朋友。

说心里话,黄金能给我踏实感。我经济条件好的时候,也从没买过银行的理财产品。去年有个朋友向我打听黄金行情,还让我在有买进机会的时候一定告诉他。大约半个月之后,当时金价回调到423元一克,我打电话告诉他,到了买进的最好时机。

前几天黄金价格涨到700多元,我问他当时买了多少,他没回我信息,估计是没买。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追涨杀跌,越跌越犹豫,而我当时卖房子换黄金,也是一种极端的行为。

我经常开玩笑说,在全国,我这个金店属于最小的。我是个负债人,属于“打金”人里最穷的,但是也是“打金”人里最靠谱的那个。

我所说的靠谱,指的是零损耗、不偷金、不掺假……

原来作为线下实体产业的老板,我对线上运营是挺排斥的,现在我也成了行业内还算有点知名度的网红。我有两个抖音账号,加起来粉丝有8万多人,也算是小有成绩。

我天天发抖音,最起码债主没在抖音上因为欠钱骂我,从某一方面来讲,这也说明关于债务这事,我处理得还挺好。从有钱人变为负债人,再变成努力还钱的“打金匠人”,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把压力变成了动力。

负债人翻身不易,成功者不会太多,我算幸运的了。这是很神奇、很奇妙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常说的“是金子就会发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