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来青务工去世丨妻子生活无着欲喝药轻生

2024-04-15 19:3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1160) 扫描到手机

丈夫千里迢迢从济宁来到青岛打工,因身体不适去药店买药时去世。认为劳务公司赔偿不积极,感觉生活无着的妻子无奈欲喝农药自杀 。这是4月13日发生在青岛某汽车产业新城一汽锻造厂工地的一幕。

丈夫从工地去买药时死亡

“我男人在一汽锻造厂干活,无缘无故去世了”4月12日,张女士哭着拨打半岛都市报“96663”新闻热线反映。据张女士介绍,她和丈夫高先生都是山东济宁人,4月11日接近傍晚时分,她得知了丈夫去世的消息,带着儿子、女儿和女儿的男朋友连夜赶到了青岛。

张女士告诉记者,她丈夫3月初接到一个包工头马洪收的电话,说是在一汽锻造厂工地接了个建筑工程活,让丈夫带着几个工人去干活。这个工地的总包是中建八局四公司,劳务分包是山东汇萃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她丈夫3月4日来到工地,在马洪收的安排下办了手续开始干活。丈夫高先生去世的头一天晚上,她们还通了电话,丈夫还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张女士表示,她丈夫去世当天上午还在工地 上班,下午去药店买药,没想到就在药店里去世了。

4月12日接近中午,半岛记者来到了张女士所说的一汽锻造厂工地。见到记者到来,张女士和工地门口的十几个工人走了过 来。张女士两眼通红,面容憔悴,抓住记者的手让记者帮忙主持公道。高先生的工友、一位姓王的师傅向记者介绍,他们这一批工人大多是3 月初跟着高先生来到这个工地,工地的建筑活是马洪收介绍来的。3月4日,他们在马洪收的安排下,由马的一个外甥带着到工地上填写了安全教育手册,就算入了职。之后,他们在一汽锻造厂的车间从事垒砖等业务。事发的前两天,高先生身体有所不适,4月10日上午依然坚持工 作,下午感觉不舒服就休息了半天。但4月11日上午,仍然按照工地安排上了工,没料想下午去买药时竟然莫名去世了。“高大哥是我们的领队,人特别好,特别照顾我们,真不敢相信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啦。”王师傅难过地说。

在工地门口,记者找到了邀请高先生来此干活的包工负责人马洪收。他向记者表示,事发之后,他非常难过。他和老高(高先生)认识七 八年了,也合作了七八年,这次他接到一汽锻造厂工地的这个活以后,就又找到了高先生合作,高先生带了一批工人过来,并于3月4日办理 了手续开始干活,刚刚过去一个多月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个事。“昨天上午10点左右,他(高先生)还给我打电话,我听着他还好好的,下午收到他去世的消息,我真的很难相信。”马洪收说,一汽锻造青岛工厂建设项目是由中建八局第四建设有限公司总承包,山东汇萃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是劳务分包,他带的这些工人都是跟着山东汇萃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干的。事发后,他第一时间也报给了汇萃公司。他表示,事情已经发生,他已经和汇萃公司约好,将和高先生的家属12日下午到龙泉派出所协商解决后续事宜。

4月12日下午,半岛记者就此向青岛汽车产业新城管委会进行了反映,汽车产业新城管委会有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管委将督促中建八局四公司一汽锻造工地的项目负责人积极解决此事。

赔偿事宜协商未果

当天下午,半岛记者在派出所调解室见证了三方的调解过程。山东汇萃建筑劳务的一位负责人有些气势汹汹,认为老高不是在工地去世,家属找他们赔偿不合理,同时也要求记者删除拍摄的内容,激起了家属的不满。该劳务公司一汽锻造厂项目一位姓郭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出高先生去世不应该找他们赔偿的意思。

协商期间,高先生的家人向山东汇萃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索要高先生与其签署的劳动合同,马洪收出去了一趟,一会,他拿着高先生签署的《施工人员安全教育手册》,再次回到派出所调解室,称当时只签订了这个《手册》。记者在《手册》上看到,上面只记录着安全教育的想关内容。经询问马洪收,记者得知,汇萃劳务公司并未与高先生他们签订劳动合同。

在龙泉派出所一位姓吴的警官调解下,高先生家属经过商量,认为,高先生刚刚54岁,家里一儿一女都未成婚,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 高先生去世,等于家里的顶梁柱坍塌,所以提出了赔偿130万的要求。马洪收将此意见反映给山东汇萃劳务公司。

4月13日一早,张女士和她的亲属向记者反馈,汇萃劳务公司只答应赔偿高先生的丧葬费,不支持张女士和家人的其他要求。

生活无望欲喝药轻生

“你们快帮着劝劝我嫂子吧,她嚷嚷着不想活了,怎么拦都拦不住,非要喝药自杀。”4月13日上午,张女士的一位亲属拨打记者电话急切地反映,事发后,他嫂子张女士精神恍惚,感觉到家里的顶梁柱没有,她一个人既要赚钱养孩子,供孩子结婚,还要赡养老人。今天又收到汇萃劳务公司的消息,只给予他哥高先生丧葬费,一时想不开,就一个人带着事先准备好的农药试图喝药自杀,陪他死去的哥,幸亏被工地的工人发现,给夺过来药瓶,侥幸躲过了这一关。“就怕我们盯不住,哥哥刚去,她再寻了短见,剩下的家人可怎么办啊”张女士的这位亲属向记者表示。“我们该怎么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啊,快让我随着老高去了吧。”记者在和亲属通电话的过程中,断断续续听到张女士哭着 。

半岛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半岛全媒体记者 时国  实习记者 李腾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