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袭击以色列,第六次中东战争会来吗?

2024-04-16 10:15 人民日报客户端阅读 (716404) 扫描到手机

刚刚过去的周末,伊朗袭击以色列的消息引发了全球广泛关注。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当地时间14日凌晨宣布向以色列目标发射了数十枚导弹和无人机。据以色列媒体和医疗部门消息,多个城市响起防空警报,并伴随着爆炸声。

虽然这是一场早有预告的袭击,但伊以两国的直接冲突还是给中东地区局势增添更多不确定性。伊朗和以色列之间有何恩怨?为什么此时爆发?中东局势又将走向何方?

伊朗为何此时动手

这是4月14日凌晨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上空拍摄的以色列防空系统启动拦截的画面。新华社发(托默·诺伊贝格摄/基尼图片社)

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表示,此次伊朗军事行动是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关于合法防卫的规定发起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表声明称,袭击是针对以色列犯下的众多“罪行”,包括4月1日对伊朗驻叙利亚使馆领事部门建筑的导弹袭击。

4月1日,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遭导弹袭击,造成至少13人死亡,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高级指挥官。“这是继苏莱曼尼被杀后,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领导人再次被定点清除。”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殷罡介绍。

“由于本次轰炸使馆事件等同于对国家本土的攻击,事关国家主权与民族尊严,伊朗方面无法忍气吞声。”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丁俊表示,“但是,这一回应在炸馆两周后的14日才采取,说明伊朗方面对相关事宜进行了多方面的权衡考量。总体看,伊朗此次行动并不在于追求提高对以方的实际损伤效果,而重在展现其外交立场和国家意志,因而其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意义。”

展现外交立场和国家意志,这一点也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第二份声明中有所体现:由于国际组织,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没有谴责以色列对伊朗外交机构的袭击,伊朗为了回应以色列罪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利用其战略情报能力、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了以色列领土上的重要军事目标,成功击中并摧毁了这些目标。

这是伊朗“不得不”采取的报复行动。那么,为何要半个月后才报复呢?

专家认为,一个可能的原因是,4月1日在穆斯林国家的斋月期间,半个月后才报复,伊朗或许有等斋月结束再行动的考虑。

殷罡指出,伊朗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很艰难的,也是迫不得已。直接攻击以色列境内目标,规模小了无济于事;规模大了,有可能引起以色列的强烈反扑。局面一旦失控,伊朗政治稳定难保。如果升级为地区战争,后果更是灾难性的。

因此,半个月时间,既是给伊朗做外交和军事上的准备,也是给各方应对留出一定的准备时间。

以色列如何回应

这次伊朗针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是从伊朗本土直接袭击以色列的本土,对以色列和国际社会都形成了很大的震动。 “伊朗此次袭击虽然规模很大,但是确实是克制的。”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表示,“伊朗追求的是既要报复,但同时又不至于引发战争。”

“事发两周后,伊朗才实施报复。规模足够大,节奏足够快,宣布行动结束足够及时。伊朗的意思非常明确:‘我们的报复结束了,你们也就此住手吧。’” 殷罡说。

以色列会住手吗?

以国防军发言人哈加里发表声明称,“大量”以色列战斗机已在空中准备反击伊朗的袭击。以媒援引一名以色列高级官员的话说,以色列将对伊朗的袭击作出“前所未有的回应”。

尽管本次袭击暂未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但类似规模的针对以色列本土的袭击并不多见,以色列可能不会善罢甘休,那么“前所未有的回应”会有吗?

这张4月14日发布的照片显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位于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国防部召开战时内阁会议。新华社发(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供图)

有分析认为,以色列可能会推迟对伊朗的反击,但也很难“忍气吞声”,或采取有限报复措施。以色列战时内阁成员甘茨在声明中说,以色列将“以适合我们的方式、在合适的时间,让伊朗付出代价”。以色列公共广播公司14日晚间报道,虽然内阁成员就反击伊朗袭击达成一致,但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拜登14日通话后,反击行动“在最后一刻被取消”。

丁俊表示,尽管以色列方面对伊朗的攻击表示要做出果断反应,但采取大规模报复或直接攻击伊朗境内目标的可能性较小,应对伊朗攻击而临时关闭的领空也已宣布重新开放。以色列的回应很可能继续延续以往模式,即持续打击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以及黎巴嫩的利益。

但同时,李绍先强调,这次之后,双方相互攻击的底线都已经抬高,以色列和伊朗之间明斗暗斗、明战暗战,是不会结束的,而且以后会更激烈。

美国会下场吗

除了以色列,美国方面的态度也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以色列反应不强烈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认为以色列大规模反击伊朗的可能性很小,关键在美国。”李绍先表示。

伊朗对以色列发动报复袭击,美国总统召开会议商讨(拜登社交媒体截图)

美国总统拜登13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美国坚定支持以色列抵御伊朗及其“代理人”发动的袭击。当天早些时候,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以色列防长加兰特通电话,重申美国坚定支持以色列的防御行动,以色列“可以依靠”美国的全力支持。

“美国的措施和态度具有两面性。一方面,美国出手帮助以色列防御,表态坚定支持以色列。”李绍先进一步解释,“另一方面,拜登又说,美国不会参与任何针对伊朗的进攻行动、也不会支持这类行动。”

据美媒消息,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13日晚些时候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话。一名白宫高级官员称,其间拜登表示美国不会支持以色列对伊朗进行反击。

李绍先判断:“一般来讲,没有美国的支持和参与,以色列反击伊朗的可能性很小。何况美国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

据伊媒消息,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巴盖里曾表示,伊朗已经通过美国在伊朗的利益代表向美国传递信息,“如果美国在以色列可能的回击中予以协助,那么美国的军事基地将不再安全,伊朗将会采取行动”。

面对伊朗的一再警告,美国会亲自下场吗?

“当下美国关注的战略重心仍是中东地区之外的大国博弈,加之拜登政府面临国内激烈的选战,在中东地区事务中并不愿意跟着以色列的节奏‘随以起舞’,这一点其实从其此前在联合国安理会对2728号决议破天荒投出弃权票即可看出。”丁俊分析说,“因此,未来美国在对伊朗持续保持外交与军事遏制的同时,也可能会对以色列施加更大压力,促使其不要将事态闹大,以避免地区局势进一步升级而迫使美国被迫卷入其中。”

殷罡表示,美国对中东局势的期望值是很明了的,这就是尽快结束加沙战事,安抚以色列和伊朗不要仓促决战。

第六次中东战争要来了吗?

那么,这次伊以之间的冲突会引发第六次中东战争吗?

在李绍先看来,以色列和伊朗这一对老冤家,能把对抗的底线抬高到了战争的边缘,和加沙的冲突密不可分。我国外交部在回应伊朗袭击以色列时也明确表示,“这一轮形势升级是加沙冲突外溢的最新表现。”

但李绍先也认为,通过这次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让美国看到了真正的战争的风险,也更加增加了美国推动巴以停火的急迫性。

“或许除了因战而存的以色列政府有升级战争的意愿外,无论地区主要国家还是域外大国,基本上都没有升级战争的意愿。美国作为长期主导中东事务的域外大国,也不愿其大国竞争战略受到中东之战的掣肘。”丁俊表示,但同时也认为不排除相关可能。

“倘若某些极右翼政治势力一意孤行,铤而走险,不断扩大战事,竭力将并不情愿的各方力量拖入战争泥潭,本次地区冲突引发新的中东战争的风险依然存在。” 丁俊说。

4月14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袭击以色列举行紧急会议。新华社记者 谢锷 摄

对于此次事件,不少国家纷纷表态促局势降温,联合国安理会也就伊朗袭击以色列举行了紧急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讲话中敦促各方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

但丁俊同时也指出,“由于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美国在各有关议题上不能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甚至出于一己私利而处处阻挠有关决议的通过,使得安理会的积极作用受到很大影响。”

李绍先认为,安理会在中东问题上的“无力”,最大的问题就是英美等西方国家“双重标准”。“这一次伊朗攻击以色列之后安理会中的一些西方国家在第一时间同声谴责伊朗,但4月1日以色列攻击伊朗的大使馆,伊朗也同样把诉求提到了安理会,这些国家并没有谴责以色列。”

自2023年10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中方一直致力于推动停火止战,切实保护平民,缓解人道危机。中方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冲突爆发以来的首份决议,发布了《中国关于解决巴以冲突的立场文件》,全力推动安理会采取更加负责任和有意义的行动。在伊朗对以色列领土发动军事打击后,我外交部回应称,中方对当前事态升级深表关切,呼吁有关方面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如何才能给中东的地区冲突画上句号?“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事关中东地区和平稳定和长治久安。”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戴兵在安理会紧急会议上的表态再一次给出了立场鲜明的“中国方案”,“当务之急是切实落实安理会第2728号决议,立即实现加沙停火。根本出路是全面落实‘两国方案’,彻底走出巴以冲突的恶性循环。中方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有影响力的国家,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无论如何,战争绝不是最好的答案。停火止战、回归政治对话,还需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