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警记|21年坚守为生者权、替死者言,每一个细节都是破案关键

2024-04-19 13:2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675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为生者权,替死者言;法无不二,医有仁心。”这是开发区公安分局法医郑国化的座右铭,自从21年前选择成为一名法医,郑国化一直践行这个誓言。骨折在前还是击打在前?自杀还是他杀?在他眼中,尸体会说话,伤痕不说谎,他以一名尸语者的身份揭露案件真相。多年来他通过细致公正的工作,为伤害案件中的定罪、量刑、赔偿等方面提供科学依据,通过一个个不起眼的痕迹,辨别破案方向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郑国化

凌晨接警:首个命案现场交出满分答卷

一提起法医,大多数人想到的就是死亡。“这种通俗的说法没有问题,法医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检验非正常死亡案中的尸体,甄别死者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性质。”见到郑法医后,记者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而郑法医对此问题并不回避。“警情就是命令,不论何时,只要接到死亡现场的警情,我们法医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郑法医告诉记者,从事法医工作21年来,所经历的死亡现场数百上千个,从不敢掉以轻心。

郑国化接受记者采访

虽然是科班出身,在刑警学院学习期间对“尸体”和各种器官组织也并不陌生,但是真正接触到这类现场时,初入行时的郑国化仍然印象深刻。

“记忆犹新的是参加工作遇到的第一个案子,当时正值一项大型活动在辖区举行,晚上值完勤往回走的途中,接到报警,说是在辖区某社区一出租屋内,有一个男子被害。”郑国化说,当时已近凌晨时分,值了一晚上的勤务,已经相当疲惫,但是警情就是命令,就是再疲惫也要把工作干完,而且还要保质保量的完成好。于是,郑国化带着专业的设备仪器第一时间赶赴了现场。“当时踏入现场就看到了死者躺在现场,早已失去了生命气息,现场大量的血迹和杂乱的环境预示着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郑国化说,时间就是破案的关键,最短的时间内固定证据,寻找到有用的线索是破案的关键。

“勘查完现场已经是次日凌晨3点多,早上八点多就起来了,因为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干,就是解剖尸体,我们要把尸体中有用的信息提取出来,让‘他’把所受到的伤害说出来。”郑国化通过检验,确认死者是大量失血导致死亡,双上肢有不同程度的裂创,说明当时有搏斗的过程,通过这些信息,再结合现场中的一些痕迹,郑国化就把嫌疑人的轮廓刻画出来了,为后期的侦查提供了正确的方向。

命案的侦破给了郑国化极大的信心,也让他进一步提升了自己对法医这个职业的认同感。“法医追凶,我们这个职业是受害人最后的希望。”

替死者言:细小的痕迹决定案件侦破方向

在工作过程中,法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现场,有一些现场是被犯罪嫌疑人精心布置过的。“利用专业知识,从现场中找到线索,为受害人寻求一个公平,为受害者家人寻求慰藉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郑国化跟记者讲述了一个被精心布置过的案发现场,细微的痕迹揭开犯罪嫌疑人丑恶的嘴脸。

郑国化正在与伤者沟通

“前些年,我们接到一起报案,报案人称其妻子在一旅馆内寻了短见。”接报案后,郑国化和队中的同事紧急赶到现场。“当时在案发现场外,报案人十分悲伤,一幅失去挚爱亲人的模样。”

可是,随着对现场的勘查,郑国化就对这起案件的性质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通过勘查发现,现场中有安眠药包装盒,而且通过对现场的检验发现,受害人颈部有一水平的勒痕,这和其上吊过程产生的勒痕方向不一致,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现场被人布置过了,这应该是一起刑事案件。”郑国化随后进行了解剖,“解剖的结果也证实了我在现场的猜想。

在法医鉴定结果的指引下,案件取得了进展。“经过同事的工作,我们揭开了这起案件的真相,原来,受害人女子与报案人是夫妻关系,但是报案人出轨,想与妻子离婚而不成,于是和其情人预谋将妻子杀害,一开始想用安眠药掺在咖啡中骗妻子喝下,但是没有成功,后报案人将其妻子勒颈致窒息死亡,后伪造了现场。”郑国化说,尸体是会“说话”的,自杀、他杀、意外死亡,尸体在一些细节上呈现不同的状态,这些是犯罪嫌疑人很难改变的,“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再聪明的狐狸也逃不过好猎手。”

郑国化与同事研究工作

法医鉴定能够找到凶手,也能帮助无辜的人摆脱嫌疑。“有一次我们接到报警,在一个地下车库,有一人死亡,我们赶到现场,经勘验发现死者头顶部有一直径5CM的圆形挫裂创,与现场一铁管的截面直径相同,初步怀疑死者是被现场的另一人所害。”郑国化告诉记者,法医鉴定并不是初步怀疑,还需要进行细致的验证。

“经过我们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实验模拟后证实,死者系在心脏病发作后由高处坠落死亡,而头部的损伤是头部与地面接触过程中形成的。”最终,通过一系列的证据,排除了另一人的嫌疑。

为生者权:法医鉴定务必客观公正

从大宋提刑官法医第一人宋慈,到如今的法医秦明,人们对法医的了解更多是从文学作品上的各种凶案现场。其实,法医并不仅仅与尸体打交道,法医相当一部分工作是为公安机关接警的伤害案件中的受害人做损伤程度鉴定。这些受害人在伤害案中遭受了打击,受了伤,通过鉴定,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郑国化和同事赶往现场

“2023年份,辖区内一商户李某在市场内因摊位问题与邻居发生矛盾,双方大打出手,各有损伤。当时李某因为对方是邻居没有当做一回事,而不曾想他的邻居依据办案程序及时做了鉴定,当鉴定结论告知到李某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李某这才想起来做鉴定,但是当时的就诊病历好多已经遗失。”郑国化联系办案民警到就诊医院调取当时的病历,经检验,发现病历中有漏诊的情况,于是告知当事人李某到更高一级的医院再次检查,经检查发现李某存在鼻骨的骨折,结合办案民警的调查和现场的监控认定鼻骨骨折就是此次外伤造成的,于是鉴定了轻伤二级。经过鉴定,李某在此次伤害案中的权利得到了保障。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于法医来讲,公正、客观、细致地做好伤情鉴定,为案件准确定性,是每一名法医的职业操守。

前些日子,有一个伤者报案称被人打伤,办案民警带其来做法医鉴定。“根据他提供的病历材料,发现其有腰椎的横突骨折,根据鉴定要求,我们让其过一段时间复查以确定骨折的新旧以及恢复情况。”郑国化告诉记者,经复查发现,这名报案人骨折断端并没有愈合的迹象。

“这在损伤的恢复过程中是不常见的,有疑点,于是,我又让其复查了一次,还是没有明显变化,这就说明问题了,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体质,一方面我找相关专家和同事一起研究,另一方面让办案民警调查一下受害人的病史,经调查发现,伤者在此次受伤前两个月就因为外伤而导致了腰椎的横突骨折,骨折位置一模一样。”郑国化告诉记者,“出具鉴定报告后,报案人看到我们发现了真相,软硬兼施,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不能更改。”

郑国化了解伤者情况

法医作为警察中一员,其实也是一位医者。作为医者,要有一颗仁爱的正义之心。“我们接触到的一些死者家属或者伤者,他们内心其实是很痛苦的。作为死者家属,他的至亲死亡,有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匆匆地走了,这时候就需要我们在检验尸体的同时,给这些死者家属一些疏解,他们经常会问,死者走的时候痛不痛苦等等,我们在给他们解答疑问的同时,也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郑国化告诉记者,多年来他一直将“为生者权,替死者言;法无不二,医有仁心。”当做自己的座右铭。用证据维护公平正义,既要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但同时也要在客观科学的基础上做出最公正的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