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暖心!青岛羊汤店老板爱“包圆”摆摊老人的菜,原因是……

2024-04-19 23:52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5588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雷

“大老板,你又来了”,一个赶集的人对徐启航说道。徐启航听到后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一年半来,他发现大集上卖菜的高龄老人越来越多,于是萌生了一个想法,只要有时间,就去“包圆”一个或两个老人的菜。徐启航是胶州少海板桥羊汤店的老板,有自己的蔬菜种植基地,但是为了情怀,还是坚持做这件事。最近考虑到老人多骑三轮车到大集卖菜,他又买了一些头盔,送给卖他菜的老人。

徐启航和大爷一起装车

“包圆”老人的菜,再送老人头盔

4月18日是胶州陆家村大集的日子,土生土长的胶州人徐启航又来溜达。近一年半来,每逢时间合适的胶州大集,都会有徐启航的身影,他的目的也是买东西,不过“订单”很专一,只从大集上出摊的高龄老人那里买菜,并且是一次性买断。

从大集北侧进入没多远,徐启航就发现了“目标”,一位卖葱的老大爷。他走上前与老大爷交流起来,老大爷一见来了买主,就认真地介绍起自己的葱,“我的葱可好了”。

徐启航按照一贯的做法“认人不看货”,和老大爷聊起了家常。“我今年76(岁)了,今早五点就从家里往这走了”,大爷说道,在他看来,今年种葱的人多了,长得也好,葱就不大好卖了。

“你能要多少”?“你还有多少?”“你想要多少斤?”“你有多少斤我就要多少斤”!双方一段绕口令式的对话,显示出此刻大爷还没意识到“大户”来了。

“多少钱一斤”?“现在都一块五两斤,还有时候七毛一斤了……”徐启航和大爷又聊了一阵,得知大爷来自胶北的刁家屯,到这里有十多公里路。

“我全要了吧”,徐启航说出这话,大爷很激动,用最朴实的语言回答道:“好,谢谢了。”

大爷称过重量后,全价是二十九元多一点,徐启航递给大爷三十元的现金。大爷要找零钱,徐启航说自己不要,因为拿着零钱“会丢了”,这是他早想好的回话。

徐启航告诉记者,这是他每次购买老人蔬菜的惯例,按斤称重计费是公平交易,另一方面也照顾到老人的自尊心,因为老人来卖菜也是老年生活的一部分,并不都是为了挣钱。

徐启航给老人送头盔。

和大爷一起把几捆葱放到车的后备厢之后,徐启航从车中拿出一个崭新的头盔,并给大爷戴上。“你看帅不帅,别怕麻烦,以后出来骑车就戴上,注意安全,让咱儿女也放心不是”,徐启航又跟大爷说了一些交通规则和骑车注意的事项,给大爷的车尾贴了两个醒目的黄色反光贴。

道过别后,望着大爷骑车远去的背影,徐启航两眼泛起泪花。

老人戴上头盔后离开。

见到“干儿子”,卖菜老人双眼泪目

收拾好大葱后,徐启航准备开车离开,不远处一位穿红色上衣的大娘又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大娘我买过她的葱,过去打个招呼”。

“干儿子,你来了”,大娘见到徐启航高兴极了,经过上一次生意,他们已经认识,徐启航认了这个“干娘”。两人蹲在摊前唠起了家长里短。

遇到老熟人很开心。

大娘忙了一早,带来的西红柿早已售罄,看到“干儿子”急忙打开遮阳伞,这次两人更熟络。老人的双手有的地方磨得发黑,徐启航握着她的手对记者说,“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手张成这个样的。”大娘伸着两手说,这是以前“剪树”时弄的。

两人聊了好一会,徐启航看到后面三轮车上和摊前还有没卖完的葱,提出要买走,大娘说“不用”。徐启航很熟练地把葱装在袋子里自助称重,其实他之前买的大爷的葱并不少,但还是要继续买大娘的葱。

买了菜,徐启航帮老人收摊。

“以后我让客人多加葱花,使劲加”,徐启航的话,把大娘逗得合不拢嘴,笑完了之后,大娘却感动得两眼流下了泪水,一直用手在擦。

大娘和徐启航一起把葱送到车上,同样得到了一个头盔。徐启航还专门为大娘挑了个咖啡色的,“这个颜色适合你戴。”徐启航说道。

徐启航给老人戴上头盔。

在国外工作过的“专家”老板

经过半个多小时车程,徐启航将车停在少海板桥羊汤四店的门口,几位员工把大葱取下,一会还有别的店过来“取货”,余下的就用绳子绑成拳头大的小捆,放在店门口免费赠给当天来喝羊汤的客人。

四店开业不久,有上下两层,此时正值中午,店里坐满了客人,就连徐启航办公室的会议桌上也坐满了“拼桌”的食客。

“我们用的羊肉、花生油、调料都是本地最好的,用山泉水熬汤。”徐启航说道。除了羊汤的口味,免费小菜也很吸引人,别的店一般只有几种,这里当天多达35种之多。这些小菜的原料,就有徐启航从各个大集的老人那里买来的蔬菜。

羊汤店里部分免费小菜

“羊汤店为何这样火爆呢?”徐启航没有着急回答这个问题,先从自己的工作经历讲起。

大学毕业后,徐启航曾经在青岛一家本地代表性的餐饮企业工作,还曾经被派往北京和阿联酋迪拜任职工作。后来辞职,作为专门主讲餐饮管理课程的专家在全国各地讲课。

多年后,徐启航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胶州,选择了羊汤这个赛道,把自己多年的理论和经验用于自己的实践。

“羊汤起步相对简单,对资金要求也没有那么高,最关键的是胶州人有喝羊汤的历史传统,一日三餐都会有羊汤的影子。”徐启航说道。他的第一家店在2019年3月开业,很受食客欢迎,“没有座位的时候,很多人都站着喝”。

2020年初,他的店近四个月几乎没有营业额。但这没有难倒这位专家老板,别人可能是在苦撑,而他却在思考着创新模式求变。对此,徐启航总结的原因就是创新了一种好模式,再加上用心努力。

用餐高峰时间,店里一座难求。

上“网”但不想因此“红”

对于自己的善举,徐启航认为做的既不是公益也不是慈善,只是做了一件“举手之劳”的事,他说:“很多人知道后,都给了他很高的称赞,这些真没必要,这只是我的一个情怀”。

他对记者说,到大集买老人菜的初衷源于自己父母就是农民,“我是土生土长的胶州人,小时候父母种菜和卖菜供着我们兄弟姊妹三人上学,我更能体会到老人在大集上卖菜的不容易,买了他们的菜可以让他们早点回家,特别是天冷的时候。”

如今,徐启航有了自己的四家羊汤店,虽然在胶州也有两处自己建立的蔬菜供应基地,但他还是产生了在集上“包圆”菜,帮助卖菜的高龄老人的想法。

徐启航也表示,毕竟自己能力有限,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帮农村的老人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大集上,有其他摊主看到徐启航买断老人的菜后,会主动向他推销,对此,他会客气地说:“我只买老人的菜。”

徐启航也会利用短视频对自己的事业做宣传,虽然也有在大集上助老卖菜的内容,他却明确表示,上网是这个时代的工具,但绝不是用助老卖菜来蹿红。“让更多想做好事的人看到后可以参考,却不想借这个事出名。”他还和半岛记者表示,在大集上买老人菜时,最害怕的就是被围观,“真有点不好意思”,人家不围观反而觉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