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期特别国债来了,个人投资者能买吗?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公布,专家为投资者支招

2024-05-14 11:33 半岛都市报阅读 (12056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晓 

备受关注的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有了最新进展。5月13日,财政部网站披露《关于公布2024年一般国债、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有关安排的通知》,明确了2024年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从安排来看,发行期限分别为20年、30年和50年,发行次数分别为7次、12次和3次,目前尚未公开具体每次发行金额,付息方式均为按半年付息,发行时间分布在5月中旬至11月中旬。

更好匹配长期限

项目融资需求

在债券市场上,一般认为发行期限在10年以上的利率债为“超长期债券”。和普通国债相比,超长期债券能够缓解中短期偿债压力,以时间换空间。

据广开首席产研院统计,我国共发行过五次特别国债,包括三次新发(1998年、2007年、2020年)、两次续作(2017年、2022年)。从历次特别国债的发行期限来看,短的只有3年,5年至10年相对集中一些,最长的是30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为系统解决强国建设、民族复兴进程中一些重大项目建设的资金问题,从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今年先发行1万亿元。

根据202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24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今年发行的1万亿元超长期特别国债,不计入赤字。

4月22日,财政部预算司司长王建凡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是党中央、国务院着眼战略全局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推进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具有重要意义。财政部将根据超长期特别国债项目分配情况,及时启动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工作。将结合债券市场需求和超长期特别国债对应建设项目的实施周期,科学设计发行品种期限,实现与项目期限的合理匹配。同时,统筹一般国债和特别国债发行,合理安排发行节奏,切实保障特别国债项目资金需求。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此前在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行特别国债有利于扩大总需求,巩固经济回升向好的态势。有利于降低经济社会运行成本,提高经济运行效率、优化供给结构。此外,还可以优化中央和地方的债务结构,降低债务风险。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庞溟告诉记者,超长期国债可以保障持续、稳定的财政支出力度。中国拟发行的超长期特别国债不计入赤字,可在中央财政适度加杠杆的趋势下,基于市场和经济情况运行择机发行,以期熨平地方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债务压力的不平衡性。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总监冯琳认为,超长期限特别国债的发行,可以更好匹配长期限项目融资需求、提升资金使用效率,增强财政对长期限项目的资金保障能力。

专家认为有利于

摊薄国债付息压力

“虽然目前尚未公开每次的发行金额,但大概率将呈现小额频发的特点。”冯琳对记者表示,从发行安排看,今年1万亿特别国债的发行周期要长于市场预期,发行节奏较为平缓,这有利于避免因集中发行而给资金面造成阶段性压力。

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期限包括20年期、30年期和50年期,且从发行次数看,以30年期为主,冯琳认为,这符合市场预期。她表示,从以往超长期普通国债期限来看,有20年期、30年期、50年期等,近年主要发行期限是30年期和50年期,其中又以30年期为主,从2016年开始,为了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财政部开始增加30年期国债的发行次数。

“与以往特别国债相比,本轮超长期特别国债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发行期限特别长;二是连续发行且规模特别大;三是发行用途与经济和高质量发展的关联度特别高。”广开首席产业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超长期特别国债覆盖了2030年、2035年、2049年等关键时间节点,不但能为建设周期长、投资回报慢的重大项目和重大工程等提供充裕的超长期资金,还摊薄了国债的付息压力。

个人投资者能否

认购特别国债?

“个人投资者是否能参与认购,要根据具体发行对象而定。”连平表示,从过往经验看,1998年特别国债面向机构定向发行,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则明确鼓励个人和中小微企业投资者认购。为推动本轮超长期特别国债顺利发行,建议可考虑同时面向机构和个人发行。当然,具体债券批次的发行对象可以适当予以侧重和区分。

冯琳认为,从招标安排看,此次特别国债发行应为市场化发行,而非定向发行。采用市场化发行,一方面体现了推进债券发行市场化定价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调动各类社会资金参与关键领域重大项目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