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记者曝光:美间谍机构购买大量个人信息

2024-05-20 10:08 法制日报阅读 (340711) 扫描到手机

近日,美国调查记者、作家拜伦·塔乌在其新书及多篇文章中爆料称,从基本的个人信息、消费偏好到每小时的准确运动轨迹等,美国政府可以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肆意收集公民个人信息。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中的许多人甚至指出,这些数据“过于有价值”,以至于“政府不会在乎它的获得渠道”。

“合法”购买大量个人信息

拜伦·塔乌今年出版了一本新书《控制手段——科技和政府的隐形联盟如何创造新的美国监控国家》,披露了美国政府部门(主要是情报机构)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不受约束地肆意收集个人信息的行径。《华尔街日报》网站3月8日还刊载了拜伦·塔乌的一篇文章——“美国间谍机构知道你的秘密,都是他们花钱买的”。

拜伦·塔乌在书中称,近年来,美国情报机构、军方甚至地方警察部门通过与数据经纪人和信息汇集机构达成的秘密协议获得大量数据,其中涉及大量个人信息。

知情人士告诉拜伦·塔乌:“(美国)政府正在购买大量消费者数据——从手机、社交媒体资料、互联网、广告、交易所和其他公开来源中抓取的信息——并将其用于美国和国外的执法和国家安全等秘密目的。你去的地方、你访问的网站、你发表的意见……所有这些都被收集,并‘合法地’出售给联邦机构。”

拜伦·塔乌还获悉,网络公司经常声称这些数据是在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收集并且是完全匿名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一般来说,隐私政策会说明它将被出售用于商业目的或有针对性的广告,但极少提到联邦政府可能会购买它或有一些政府机构、军事单位会使用这些数据。同样,数据匿名也不是真的。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即使用户的名字不直接存储在数据中,但也会被重新识别出来。

“这些数据被美国的政府部门购买后,会被用于各种执法、公共安全、军事和情报任务,这取决于哪个机构获取了数据。我们已经看到它被用于从围捕无证移民到探测边境通道的所有事情。我们还看到了用于在犯罪或已知犯罪活动附近追捕或识别特定人员的数据。”知情人士称。

今年2月,美国媒体Politico专访拜伦·塔乌并发表《政府真的在监视你——这是合法的》一文。文中,拜伦·塔乌警告称:“你能想到的任何噩梦般的数据使用情况最终都可能发生。它可能不会立即发生,但最终会发生。”

“我想举一个例子,一名亚利桑那州男子被捕,是因为执法部门看到有手机信号在他所拥有的位于美墨边境美国一侧的餐馆与墨西哥之间来回移动。他们在那里发现一条隧道,随后找借口搜查了他的车。他们后来拿到了搜查令,又搜查了他的餐馆。因此,我们已经看到它被广泛用于各种领域,包括政府需要搜查令或其他类型的法院命令来获取美国公民数据的情况。”拜伦·塔乌说。

情报机构承认购买数据

面对上述情况,包括美国情报机构在内的政府部门并不否认。

去年11月,美国中央情报局(以下简称中情局)前副局长迈克尔·莫雷尔暗示中情局目前的运作方式发生重大变化。莫雷尔称,“(目前我们)可以大规模获取的信息会让你大跌眼镜。”此番话暗示目前中情局从数据中介收集个人信息的方式比以往获取情报的方法更为容易。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保罗·中曾根今年1月也曾承认,国家安全局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从商业数据经纪机构手里购买美国人的互联网浏览信息。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援引一份政府报告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在几乎没有监管和准则的情况下购买和存储美国人的个人信息。不加控制地过度依赖商业化信息,已经对美国民众构成了威胁。

据了解,上述报告是在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要求情报界详细说明并公布其如何使用商业化的数据之后,由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委托编写的。海恩斯在她的2021年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同意了这个要求。该报告于2022年1月完成,不过一年多以后才向公众发布。

报告的作者列举了大量政府机构考虑并可能利用与私营公司签订的合同购买个人数据的例子:美国国防情报局与数据库LexisNexis签订了合同;美国海军与一家名为Sayari Analytics的公司签订合同,后者为其提供一个可能与受制裁人员有关联的人员数据库;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网络安全公司ZeroFox签订了有关社交媒体警报的合同。

“这份报告表明,(美国)政府现有的政策未能为美国人的隐私提供必要的保障,也未能监督情报机构如何购买和使用个人数据。”罗恩·怀登发表声明称。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也在报道时讽刺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去年发布的这份报告为美国情报机构如何利用美国人的数据“提供了新的见解”。

文章认为,政府部门必须遵守一系列法律,这些法律往往阻止他们在没有法院命令或搜查令的情况下追踪美国人。但对购买、重新包装和出售个人数据的私营公司几乎没有法律限制,美国政府部门在购买个人信息时就是钻了这个空子,然后公然在报告中称这些数据为“商业可用信息”。

根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定义,“商业可用信息”指来自民间且可通过数据中介购买、租用或获得授权的各类信息,如由手机、网联汽车、智能家电等设备采集的用户数据等。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就此评论称,从商业渠道购买的数据“可以揭示美国人和非美国人的个人属性、私人行为、社会关系和言论等敏感和私密信息”“它可能被滥用来窥探私人生活,破坏名誉,造成情绪困扰,威胁个人安全”。

该媒体的评论还指出,即使在适当的控制下,“商业可用信息”也可以提高政府窥探私人生活的能力,达到可能违反宪法的地步。

拜登政府阻挠国会立法

据了解,目前美国的数据中介行业蓬勃发展。美国情报机构和其他政府部门可以简单地从这些数据经纪人处购买个人信息。

就此,罗恩·怀登曾致函呼吁美国情报官员停止在没有美国人明确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使用他们的个人数据,称这是非法的。他还谴责称:“美国政府不应该资助一个不光彩的行业(指数据中介行业),并使其合法化,这个行业公然侵犯美国人的隐私,不仅不道德,而且是非法的。”

有报道称,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正在设法阻止政府在未经法院授权的情况下购买商业数据:他们试图在《涉外情报监视法》第702条中插入相关条款。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一提案计划禁止美国政府部门购买美国人的数据,但允许执法机构和情报界继续购买外国人的情报。

据报道,拜登政府一直在游说国会反对上述条款。

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中的许多人也对上述提案持反对态度。他们认为,这些数据很有价值,在某些情况下“过于有价值”,以至于政府不会在乎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获得(数据)。

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一个处处强调人权与隐私的国家,美国不仅是大名鼎鼎的“黑客帝国”,政府部门更频频被曝不受约束地肆意收集公民个人信息。这毫无疑问揭开了美国侵犯公民隐私权的“遮羞布”,让世人看清美方对所有规则都采取“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双标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