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夜校“出圈”:解锁文化夜生活

2024-06-12 08:47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阅读 (83906) 扫描到手机

时下的夜校教育模式更接近于一种生活方式,有自我提升的功能,也有休闲娱乐和扩大社交的属性——

青岛夜校“出圈”:解锁文化夜生活

自去年年底以来,“夜校”火爆出圈。某平台数据显示,近一年,“夜校”的搜索量同比增长980%。

在社会教育体系中,夜校并非突兀产生的新事物,而是连接着几代人的青春记忆。但时下的夜校教育模式更接近于一种生活方式,从非遗手作到唱歌跳舞,从AI学习到视频剪辑,从西点制作到书法绘画……今天的夜校更贴近年轻人的爱好,有自我提升的功能,也有休闲娱乐和扩大社交的属性。

从“普及教育”到“多维赋能”

初夏某工作日的夜晚,市南区新100产业园3号楼多功能活动室内灯火通明。随着AI人工智能夜校课程开课时间临近,慕名而来的学员们陆续坐满整间教室,年龄最大的是65岁退休人士,最小的则是一位“95后”自媒体运营人员。

一节看似普通的夜校课程,为什么能够吸引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学员,甚至让上班族放弃休息时间特地来此学习AI应用知识?对此,青岛新壹百创意文化有限公司总裁刘翔一语道出事实:“因为这个课程贴合学员们的实际需求。当场学当场制作,转天就可以提高效率、创造效益。”

实用主义倾向一直以来都是夜校开办的底色与烙印。倘若追根溯源,夜校在我国有着百余年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的湖南第一师范工人夜学。时至今日,夜校的回归是偶然也是必然,这既是活动组织方与市民精神文化需求的精准对接,也是人们对于高质量夜间文化生活的呼唤。“夜校是一种非常好的组织形式,学员既能收获实用的知识技能,也可以扩大社交圈,甚至可以促进一些商业项目的落地。”青岛AI企业家联盟创始人孙玉鹏表示,自从他去年秋天在上海考察后就意识到夜校这种模式在青岛拥有较大的推广潜力。

从今年4月开始,青岛市文化馆推出“艺术夜校”点亮“青岛文化夜空”活动。图为“夜校”合唱班正在授课。王雷 摄

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孙玉鹏的AI夜校课程有着别样魅力。特地赶来上课的“60后”朱先生告诉记者,他退休前曾在媒体工作,以前的工作方式是“爬格子”,“现在AI夜校课程的讲解和实操训练让我感觉也能跟上时代的脚步”。

除了“学得快,用得上”,“干货多”和教学质量高也是不少学员选择AI夜校的重要原因。据青岛AI企业家联盟品牌讲师舒琴介绍,为了确保课程质量,课件制作需要提前花费一周左右的时间,后续还会根据授课情况适应性调整课件内容。舒琴向记者介绍,夜校的特色就在于现场实操环节,时长占到课程总时长的30%左右,也会有个性化临场辅导。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夜校具备极大的发展潜力,这种潜力可能不会直接体现在短期盈利上,但从长远看,夜校能让我们链接到更多优质社群,优秀项目和资源可以在此交流碰撞。”谈到未来,刘翔满怀憧憬,“我们就像栽种树苗一样,通过‘带上AI去创业’沙龙以及‘AI夜校’两个渠道,将优质人才和初创企业吸引到园区,然后浇水、施肥,直至开花结果”。

从规定课程到个性定制

去年冬天,夜校开始走红。过年后,网络热度持续下降,通常情况下,线下客流会随之减少。然而,青岛林咖夜校的主理人齐林杰透露,在流量下行周期内,线下客流量不降反增。“总会有部分人勇于尝鲜,还有人看到成效后跟进,这是流量的一种滞后影响。”齐林杰说。

意在将“流量”化作“留量”,将“网红”变作“长红”,齐林杰对夜校课程的门类和服务范围做出多种尝试和改变。打开林咖夜校的课程列表,可以看到其一口气罗列出51门课程,囊括体育、音乐、美术和饮品调制等多个领域,甚至还有飞行驾驶课程。据齐林杰介绍,飞行课程的学习费用控制在千元以内,目前第一期课程已报满结束。

林咖夜校的课程通常以小班制进行,每班人数控制在6至8人,以此保证教学质量和融洽的交流氛围。学员年龄主要集中在18至45岁之间,其中女性上班族占到大多数。自2023年11月开办以来,林咖夜校积攒下一批复购率稳定在30%-40%的老学员。齐林杰对此十分感慨,他认为,这是对自己团队成员们努力的最佳认可。

“夜校的课程预约通常在放出后2至3周内就能定满,同时还可以提供定制化课程,比如最近大火的微短剧剧本创作等。”齐林杰表示,夜校目前基本不盈利,尚没有打算制定明确的盈利计划。他认为能够为学员提供价值以及为城市中的人们提供一个彼此交流、放松的角落,已经是一件足够有意义的事情。

夜校能够受到年轻群体的喜爱,与其极高的性价比和广阔的课程门类不无关系。从价格上来看,夜校的价格在全国范围内相对统一,大多位于500-600元的价格区间。但从课程门类来看,不同城市则会呈现出不同的样态,并从中折射出独特的文化偏好和生活态度。

在一线城市中,北京的夜校以文化体验类课程为先,胶片冲洗、矿石收集等课程体现出首都居民的小众文艺爱好。上海则兼收并蓄,从乐器、舞蹈到烘焙、化妆,再到手工皮具、香道和即兴表演,品类缤纷。而在生活节奏极快的深圳,市民们则更加青睐实用型夜校课程,粤语、日语、法语、英语等语言班大受欢迎。

从学习场所到快乐舞台

“当初排练《雷雨》《霓虹灯下的哨兵》等话剧片段时,我们在文化宫度过一个个充实又难忘的夜晚。”市广电老年大学的朗诵教师吴青向记者回忆起20世纪80年代在青岛夜校学习的经历。

时至今日,吴青依然珍藏着在夜校学习时的笔记,笔记上清晰地记录着表演的两大体系和当时在夜校学习的心得体会。“现在的新兴夜校在形式上肯定和我们当年大不相同,但就其内在的核心功能来说,我认为是一样的。”吴青说。

从近半个世纪的夜校变迁中,能够看到夜校的“变与不变”,更能从中看到一批批年轻人的行走轨迹。对于年轻一代来说,夜校不仅仅是一个学习场所,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延伸。在夜校中,社交互动、轻松氛围和沉浸体验成为吸引他们的关键要素。

今年以来,从人人向往的“阿勒泰”到挂上“禁止蕉绿”祝福卡的桌面盆栽,这类流行话题纷至沓来,背后是年轻人高涨的情绪价值需求。对于正当其时的夜校,有网友评论称:“夜校也许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非功利性地发展一项兴趣。”由此可见,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和发展,总会有一批年轻人想要在下班后重构自己的文化生活,培养一门兴趣,从而重新找回生活的主动权,这样的需求是一以贯之的,也是真实存在的。

《2023百度成人培训行业白皮书》指出,中国成人培训教育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6637亿元增至2022年的13271亿元。其中,成人兴趣培训需求快速增长,特别是养生和艺术兴趣,“拒绝内耗”“减压”和“情绪控制”等关键词尤为突出。

目前在青岛,公共文化机构的夜校课程均为纯公益属性,不会收取学员的任何费用。以市南区文化馆为例,线上预约名额一经放出,很快就会被热情的爱好者们一抢而空。在排课方面,通常以5节课作为一个课程体验周期,旨在通过较快的循环速度为尽可能多的市民提供艺术普及服务。

市南区文化馆馆长董婷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在夜校中的学习目标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取而代之的是个性化、多样化的学习体验。“最重要的是,在一个特定时间里能够放下手机,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享受文化带来的乐趣和满足感。”董婷说。(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崔燕 实习生 王若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