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发霉,与公厕为邻!这样的房子,七旬老人还得住多久?

2024-06-24 20:0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940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雨季到来,平度市古岘镇西六曲村的王宝石又为父亲王善洪潮湿的住房揪心起来。

年已七旬的王善洪所住的房子与六曲小学厕所墙体的一角紧贴在一起。一到雨季,厕所顶部的积水泄下,就会渗透到他的房子里,致使房内潮湿发霉,墙皮脱落。

为此,王宝石曾向各级部门反映,但至今未能解决。6月22日,主管小学的一名上级负责人向半岛记者表示,早前双方曾就这一问题多次协商,还没有完全解决。目前他已就厕顶排水问题进一步向上级反映,争取尽快妥善处理。

每到下雨,学校厕顶(右)的雨水便会泻下

露天旱厕蚊蝇包围村民家

“父亲今年74岁,每天就躺在潮湿的炕上。”王宝石说,“屋内返潮发霉,与我家隔壁的小学厕所有关。”

王宝石所称的“小学”,是平度市古岘镇六曲小学。而王善洪老人的住房墙体与小学厕所墙体的一角紧贴在一起。厕所墙面和老人房子的墙面形成了一个夹角,而这个夹角的南侧是学校的一堵围墙。

“这个三角地带一下雨就存水。”王善洪说,多年前六曲小学就在学校的这个西南边建设了厕所。

王善洪登上梯子查看存水的三角地带

王宝石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民建房许可证”显示,其父王善洪平房的开工日期为:1999年8月30日,完工日期为:1999年10月30日。  王宝石说,在他的记忆里,父亲的房子几乎与学校的厕所同时建起的。但具体是谁先建起的,由于年代久远,他已经记不清了。

在王宝石的记忆里,小学厕所建设之初是一个露天的旱厕。

“起初的厕所就是一圈围墙和一个进出口,没有厕顶。”王宝石说,“一年四季尤其是夏秋季,臭气随风就飘进我家,厕所的苍蝇将我家包围了,院子里到处都是苍蝇。”

“臭味不光飘到我家,邻居家也遭了殃。”王宝石补充说,“蚊蝇也是一样,飞满了邻居家的院子。”

王善洪站在学校门口

难以忍受之下,前些年王善洪和邻居曾向小学以及小学的主管部门反映过一这情况。一次次反映之后,学校改造了厕所的“露天”问题。

“给厕所加了厕顶。”王宝石说,“这样一来,臭味有所掩盖,蚊蝇也有所减少。”

七旬老人睡在潮湿炕上

解决了蚊蝇乱飞、臭味翻墙的问题后,王宝石和父亲安心了很多。

“毕竟臭味少了,院子里的蚊蝇也少了。”王宝石说,但没想到的是,一个新问题又出现了:每到下雨,厕所顶积聚的雨水会全部流到父亲住房的山墙上。这些雨水流到山墙之后,再顺着山墙在厕所墙体与他家墙体形成的三角地带积聚。

王宝石说,若是遇上暴雨,雨水在两面墙体之间能积聚几十厘米深。对厕所而言,影响不大,但对他家的房子而言,影响就大了。

“这些积聚的雨水向我家墙体里渗透,日积月累,导致我家室内返潮、墙体发霉长毛、墙皮脱落。”王宝石说。

6月21日,半岛全媒体记者在王善洪老人居住的房屋内发现,老人卧室的墙皮上长了黑斑,因为长期受潮墙皮之前脱落了一部分,现在用手轻轻一抹,墙皮也会脱落。让人揪心的是,老人卧室的睡炕就挨着山墙,而山墙外就是厕所,此前青岛下了几场小雨后,老人睡炕边的墙皮又开始脱落。

老人常年睡在潮湿的炕上

“你看看,全都是脱落的墙皮。”老人边说,边掀起睡炕上异常潮湿的被褥,而褥子下面堆积着一层墙皮。

“一年四季就睡在这个潮湿的炕上。”王善洪说,“我老伴去世了,被子潮湿晒得也少了,屋子里因为潮湿,身体也不好。”

厨房常年发霉脱皮

不只是卧室,厨房的墙皮也因潮湿发霉长毛,老人用手抹了一下墙皮,随着他的动作,墙皮哗哗地落到地上。

室内“你自己处理”

这样的环境,老人已经住了数年。

“多年来,我在青岛打工,不和父亲住一个院子里。”王宝石说,“直到几年前母亲去世,我才注意起了父亲潮湿的房间。”

发现问题后,王宝石就将父亲潮湿的住房以及导致潮湿的原因告知了小学。小学的相关负责人也到现场进行了查看。并认为老人房子的潮湿与雨天厕顶的水流不无关系。为了将积水引流,学校在住房与厕所的夹角处安装了一条输水管,但这条输水管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室内因发霉,致墙皮脱落

“水不光是从输水管处流,整个厕所顶都向下流水,一根输水管怎能解决问题?”王宝石说,他一直将这些情况向六曲小学以及小学的上级部门反映,“反映了好几年”。直到今年5月,相关部门与主管六曲小学的上级负责人赶到了现场,查看情况。

王宝石说,相关部门到来后,初步确定拆除厕所旁边的一个小型储藏室,以便将问题根除。但是到了5月下旬,这名负责人给他发手机信息说,“这次整改费用额度严重超标,上级要求学区小学的支出超过1.5万元,必须走大额审批手续,所以学校需要层层上报,等上级批准后才能施工”。

就此,这名负责人6月22日告诉半岛记者,双方协商之后,学校找了工程人员对厕所旁边的小仓库墙体进行拆除时,发现对方墙体的一个横梁压在小仓库的墙上,这也说明对方房屋建设的时间在学校墙体之后。

基于上述原因,这名负责人又给王宝石发信息称“学校可以适当帮你解决屋外的部分,但室内需要你自己处理”。

面对室内发霉脱落的墙皮,这名负责人的“你自己处理”,又让王宝石犯起愁来。

“现在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了。”王宝石说,“不知道俺爹在潮湿发霉的房子里还得住多久。”

这名负责人说,他的上级已就这一问题找过他,目前他已经将这一情况向上级汇报,争取尽快妥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