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次安倍追着普京"要岛" 结果扑了个空

2019-01-23 18:52 新华国际头条阅读 (23661) 扫描到手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到访俄罗斯,希望此行在推进日俄和平条约谈判方面有所突破。

  不过,从安倍22日与普京会谈的进展来看,俄罗斯在领土问题上态度依然强硬。安倍满怀希望去俄罗斯讨要岛屿,结果扑了个空。

为“要岛”安倍25次见普京

  日本和俄罗斯迄今没有缔结和平条约,国后岛、色丹岛、择捉岛和齿舞诸岛领土争端是主要原因。日本称这四个岛屿为“北方四岛”,俄罗斯称之为“南千岛群岛”。

  这些争议岛屿位于日本北海道以北、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以南即千岛群岛南部。这些岛屿二战前属于日本,二战后被苏联占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作为继承国实际控制这些岛屿。

  在日本战后历任首相中,安倍想解决“领土问题”愿望最强烈。他把宝押在与普京个人交往上,算上22日的会谈,已经就索要领土与普京见了25次面。

  去年11月,普京与安倍在新加坡会晤,商定依据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加快日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进程。《日苏共同宣言》提到,签订和平条约后,苏联向日方移交色丹岛和齿舞诸岛。


  当时这被认为是日方的重大让步,因为先前日本政府一直坚持一并交还包括国后和择捉两岛的四岛。

  不过,俄方随后提醒日方,宣言并未指出移交依据和岛屿移交后的主权归属。以宣言为依据讨论领土争端,不意味着俄方将“自动”移交争议岛屿。

  俄方认为日本在历史认识上存在问题。俄方的立场是,根据二战结果,南千岛群岛属于苏联,俄对其主权不容置疑。日本方面应无条件全面承认二战结果,包括俄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

  14日,俄外长拉夫罗夫与为安倍访问“打前站”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拉夫罗夫在会后承认,双方存在“重大分歧”,他在会谈中告诉日方,第一步是日本要全面承认二战结果,包括俄在南千岛群岛上的主权。

  拉夫罗夫说,各岛屿属于俄领土一事没有讨论的余地……无法接受日本国内法将之称为“北方领土”。

四大因素决定俄不会让步

  俄罗斯不可能在与日本的领土争端中做任何让步,可以从四个方面分析原因:

  1、四岛战略地位重要。

  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周报网站日前刊文称,千岛群岛包含56块岛屿,像一条锁链将鄂霍次克海与太平洋分隔开来。对这个群岛的掌控使俄罗斯可以将鄂霍次克海丰富的自然资源视作本国财富。

  这些岛屿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如果在其上部署强大的武器和监测系统,就能在爆发战争的情况下控制太平洋北部。

  如果四岛交给日本,俄罗斯将失去什么?

  其一,两个对俄罗斯有战略意义的海峡——叶卡捷琳娜海峡和弗里斯深水海峡都将落入日本及其盟友之手;

  其二,日本方面将可以对俄罗斯领海和专属经济区的边界提出质疑,并为美国海军长驱直入打开通路,这对俄罗斯在太平洋上构筑的防御体系造成毁灭性打击。


  2、俄国内反对声音强烈。

  俄罗斯媒体一项调查显示,76%的人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向日本移交齿舞诸岛和色丹岛。

  安倍访俄前夕,数百名民众20日在莫斯科举行集会,反对俄罗斯就争议岛屿向日本让步。

  3、日美同盟是“一根刺”。

  《日美安保条约》长期以来成为阻碍俄日争议领土谈判的一根刺。依据条约所含基地条款,美方可以要求在日方任何地点设立基地。

  俄政府对“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的看法根深蒂固。普京在去年12月的年度记者会上表示,在考虑签署和平条约时,安全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俄军事专家穆拉霍夫斯基认为,讨论将南千岛群岛两座岛屿移交给日本可能性的前提,不仅应该是美国不在其上部署军事基地,而且还包括整个日本都没有美军基地。只要美国在日本设有军事基地,原则上就无法磋商移交问题。


  4、俄担心引起连锁反应。

  俄分析人士担心,将南千岛群岛转交给日本就相当于打开潘多拉盒子。把齿舞诸岛和色丹岛移交日本后,随后他们就会来要择捉岛和国后岛。

  而且这将开创一个危险先例。俄若屈服于别国的一个领土诉求,将立即面临涉及从加里宁格勒到卡累利阿、从与波罗的海国家接壤边界到整个远东的一个个领土诉求。

双方谈判实则各有打算

  那么,俄罗斯不可能向日本移交岛屿,为什么还要跟日本谈呢?

  俄有意改善与日本关系,但意愿没有强烈到因此放弃自己的核心领土主权。

  实际上,俄根本没有放弃南千岛群岛的意思。俄一直加强在南千岛群岛的军事实力,增加驻军并重新开放之前关闭的军事基地。按照日本防卫省的说法,俄已经在择捉岛和国后岛部署3500名军人。

  俄还多次在千岛群岛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作为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安倍应该明白,日本要想取得四岛的所有权,迫使俄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可谓难于上青天。


  有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危机后俄与西方关系恶化,俄想通过与日本的谈判分化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吸引日本投资。

  俄《政治杂志》主编彼得⋅阿科波夫分析说,对于普京来说,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一事并不是俄性命攸关的重要目标之一,但是将与日本的关系转变为战略伙伴关系符合俄国家利益。

  从日本方面来看,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一直是安倍希望留下的政治遗产之一。

  去年9月连任自民党总裁后,安倍加快了对俄外交步伐,一改日方长期坚持的要求俄方归还全部四岛才能与之签署和平条约的立场,与普京达成以《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快和平条约谈判的共识。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方学教研室主任斯特列利佐夫认为,安倍上台后,日方已软化了立场,放弃归还所有四岛的强硬要求。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在安倍任内解决,则很可能将错失达成协议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