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儒委员:应调整低价药日均费用上限

2019-03-14 06:23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7026) 扫描到手机

林凡儒委员

文/半岛特派记者 王丽平 李晓哲 图/半岛特派记者 梁玉鹏

医疗是重要的民生话题,全国两会期间,这也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政府工作报告更是多次提及药品问题引起广泛关注,报告提出,保障群众基本用药、安全用药,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是重大民生工程。全国政协委员、翔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凡儒委员今年为此提交了一份提案,为民生医药建言献策,在目前很多低价药面临短缺或消失的前提下,他建议调整现行低价药日均费用上限政策。

很多低价药面临消失

1999年开始从事医药行业至今,林凡儒委员在这个领域已经有20年了。林凡儒委员告诉记者,医药行业里有一类药让他格外关注,那就是低价药。“低价药又称基本药物,指的是能够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剂型适宜、保证供应、基层能够配备、国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主要特征是安全、必需、有效、价廉。”林凡儒委员说,我们生活中常见的红霉素眼药膏、扑尔敏、甲硝唑等都是低价药,大概共有520种药品。

林凡儒委员介绍,低价药集疗效突出、价格低廉等优势于一身,比如红霉素眼药膏一管两三块钱、治疗胃病牙痛的甲硝唑片,十几块钱一百片……这些对老百姓来说都是经济实惠的好药,其发展理应得到公众、医院、企业、政府的支持,但我国廉价药现阶段的发展面临着短缺甚至消失的困境。

林凡儒委员说,针对部分常用低价药品出现供应不足甚至断供的情况,国家积极出台政策。但由于低价药价格形成机制尚不完善,部分临床需求迫切的低价药品供应遇到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包括急抢救药品在内的部分低价药涨价幅度大、频次高。“低价药的短缺就导致替代药的产生,而替代药一般价格较高,功效不确定。”林凡儒委员举了个例子,如甲硝唑第四代产品塞克硝唑,其价格就比原来价格高出很多,并且不良反应也比较大,所以流通并不是很好。

有药企“挟缺货以令涨价”

“此外,现行低价药日均费用上限政策有待调整。”林凡儒委员介绍,2014年低价药政策出台后,属于低价药目录清单中的药品,只要不超过西药3元、中成药5元的日均费用限制,即可享受直接挂网采购的政策优惠。“这既成为相关企业核定价格的上限,也成为部分低价药的价格导向,某些成本不高的药品价格上涨数十倍,仍然未超过政策规定,日费用最高标准反而成了涨价的导向。”林凡儒委员说。

“目前,仍有部分低价药品供应短缺。”林凡儒委员介绍,低价药、部分急抢救药品、用量小的药品出现不同程度的采购困难,有的因环保标准提升等,导致低价药利润微薄而停产;有的因原料药断供涨价,企业被迫停产;有的药企和药商通过包销垄断“挟缺货以令涨价”,恶意追求更大利润;有的挂网药品生产企业不供货,未挂网的药品生产企业却在市场上高价充足供货,导致部分挂网药品不能满足治疗需要。

最后,林凡儒委员介绍,目前低价药价格秩序较为混乱。各省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低价药均为企业自主报价,同一通用名称、统一规格低价药因生产企业不同而报价差距巨大,甚至同一企业生产、对不同医疗机构的报价也不相同,低价药价格形成机制尚未理顺,价格秩序较为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