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堆里挣来的血汗钱一直被拖着 时隔一年半,平度老汉终于拿到血汗钱

2019-07-12 12:55 半岛网阅读 (5121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操劳半年的血汗钱终于拿到手

文/图 半岛记者 邬明洋 郭巧玲

“一年多来,我跑了40多趟腿儿,打了100多个电话也没要回来的血汗钱,在你们的报道和帮助下,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我就拿到了钱,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真是不知道咋感谢你们了。”7月9日上午,在本报及平度市城乡建设局、青岛平度市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平度市环卫园林服务中心等相关部门的多方协调帮助下,今年65岁的李成新,终于拿到了15000元的血汗钱。7月11日上午,李成新老人分别把写着“为民解忧,真诚相助”的两面锦旗送到了半岛都市报平度记者站和平度市城乡建设局,以此来朴实地表达对他帮助的感谢。

① 老人心酸: 垃圾堆里挣来的血汗钱一直被拖着

7月8日,李成新拨打本报的新闻热线0532-88386669反映,2017年自己连人带车给青岛平度市市政环卫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市政环卫)服务了半年,主要负责公司指派的清运人民医院生活垃圾的工作,本来公司承诺给的费用,一直拖欠到现在都没有给。65岁的李成新介绍,自2017年12月停止给该公司服务后,他一直不间断地联系着该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希望付清所欠费用。“一万五千元,我运垃圾的钱,要到了今天也没有个结果,我一个快七十岁的人,为了这笔钱真的是跑了无数趟的腿,打了数不清的电话,从没有想过这笔钱能要不回来,现在看来,情况是越来越糟,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李成新说。

“闻着酸腐腥臭,顶着酷暑严寒,从垃圾堆里一铲车一铲车挣来的血汗钱,怎么能要不回来?”李成新告诉半岛记者,回忆起当时在人民医院清理垃圾的艰辛,再加上李成新和老伴一年半多来讨要这笔费用遭遇的曲折和刁难,一股莫名的心酸和委屈涌上他的心头。天热的时候生活垃圾堆里臭气熏天,蚊蝇肆虐,夏天铲车的窗户关上太热,不关苍蝇又直往脸上扑。而最难熬的时候是冬天,冬天早上5点多就得去,天气太冷铲车在外冻了一夜之后又发动不起来,只好从家里带着几壶热水去热热铲车,有时候冻得脚手发麻的时候,就不停地跺脚和搓手。“我就是这一冷一热、这么脏乱差的环境中干了半年活,这点辛苦钱他们说不认账就不认账,你说说我能同意吗?”

② 讨要过程: 要证明要手印要合同就是不给钱

7月8日上午,李成新和她的老伴拿着这份“几经周折”才开出的证明来到了本报。李成新告诉记者落款处的签名是崔连娟的,她是李成新在该公司服务时的主要相关负责经理。李成新在服务于该公司前就负责清运人民医院的生活垃圾12年左右,2017年6月份,按照相关规定清理垃圾车要求升级为压缩车,但是垃圾压缩车价格太贵,所以李成新决定租用市政环卫的压缩车继续为人民医院清理生活垃圾,租用价格如证明中所述。李成新介绍说,2017年7月1日,在与崔连娟以及该公司车队经理于洋口头商议后,李成新的铲车和他本人就直接服务于市政环卫,服务费每月连人带车3000元。

“之前租用压缩车的费用直接在我的工资里抵扣。这样他们还应该付我15000元。一开始他们说人民医院还没有付清他们的钱,等人民医院付钱了,就给我结算。”2017年7月份到今年五一前后,李成新不定期地询问这个事情,市政环卫那边也一直给的这个说辞。“一开始崔经理还能联系到,后来打电话也不接了,换个电话打就接,接了知道是我们就挂电话。”李成新说。“今年五一前后,我打听知道这个钱人民医院给付清了,我跑到市政环卫那边要钱,才得知崔连娟在2018年11月份就退休了,换成了一个叫孙维杰的人负责。找到孙经理他说我空手说白话,不用一万八,一百八都不给我。”于是李成新开始找崔连娟开证明,“找不到她,电话更是打不通,也请不动她给开证明,我打听他的丈夫工作地点,找到他丈夫后,她丈夫说,下班回家就给我们问一下崔连娟,让我明天给崔连娟打电话,这才拨通了崔经理的电话,拿到了她签字的证明。”

李成新拿着开好的证明,又去找了现在负责的孙维杰孙经理。“证明开好了,本来觉得这次钱肯定能要到,可谁知到了那儿,孙经理却说,谁给我开的证明就问谁要。”李成新装好了证明回到了家,在孩子的帮助下李成新拨打了政务服务热线12345,“给安排了一个调解员给我们双方约谈,但孙维杰经理没有来,来的是他安排的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说证明无用,上面没印手印,我说好,去印手印你们就认了是吧?他又说印手印也没有用,没有签订合同。所以最后调解的结果就是:不行,找律师,打官司。”

当记者问及李成新,他觉得这里面是哪里出了问题,让他一直迟迟拿不到这笔钱,李成新说:“当时没有签合同,我也没有签合同的意识。再就是,孙经理也提过他没有交接到这件事情,崔连娟经理离职,现在孙维杰经理接手,中间还有一位其他的经理任过这个职位,可能关于这件事情,他们之间的交接没有做好,但是他们之间没有交接好,也不能折腾我们一个65岁老人来回跑了40多趟,打了100多个电话还拿不到自己应得的血汗钱啊!”

③ 两任经理: 各说各话,自相矛盾

对此,7月8日下午,半岛记者联系上了青岛平度市市政环卫工程有限公司经理孙维杰,他表示:他是2018年7月开始担任该公司的经理的,是从一名叫孙佩娟的经理接手的,并不是直接从崔连娟手中接手的,他本人也没和崔连娟打过交道,公司财务也没有查到相关欠李成新费用的记录,李成新在2018年和2019年先后两次找到他,他告诉李成新需要处理这个事情,一是需要拿到相关证明和合同等相关书面的东西,二是需要崔连娟、李成新出面当面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他们才能认这个账。

7月8日下午半岛记者又联系了崔连娟,崔连娟表示:要是李成新老人不找她,她都以为李成新老人已经拿到所欠的费用了。她给李成新老人开的证明都是属实的,这个事是她和当时的车队经理于洋一块儿去谈的,李成新老人2017年7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确实连人带车给青岛平度市市政环卫工程有限公司干了半年活,当时口头约定连人带车一个月3000元,她在2017年9月就不干经理了,相关工作和台账记录就交接给了接任经理的人孙佩娟手中,关于李成新老人所欠款项应该是有出车台账记录的。

④出现转机: 多方协调,老人终于拿到血汗钱

7月9日上午,青岛平度市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祝鸿增联系半岛记者,让半岛记者将李成新老人的联系方式发给他,他会联系召集李成新老人及事件相关当事人处理此事。

7月9日上午,李成新和他老伴在半岛记者的陪同下,来到平度市城乡建设局,半岛记者拨通了平度市城乡建设局电话87362337,当半岛记者表明来意后,负责接待的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把半岛记者一行带至该局会议室,平度市环卫园林服务中心园林科科长官勇与李成新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沟通,随后平度市城乡建设局局长生辉来到会议室,生局长表示:“青岛平度市市政环卫工程有限公司在很早以前确实是隶属城建局,但在2012年的时候改制成了私有企业,城建局作为企业的行业主管部门,遇到这个事后要积极地参与积极地解决。既然老人拿出证据来说有这个钱存在,又有这么多人给老人作证,我已经联系了青岛平度市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祝鸿增,让他带着钱过来先把老人的钱结清了,把问题先解决,至于他们公司内部管理的问题让他们自己回去以后进行处理,不能因为他们内部管理的问题对老人造成损失,不停地让老人来回趟地跑。老人需要留下证据,让企业回去调查处理,但假如说他们内部查清楚了没有这个钱,需要老人自己承担。”

随后不久,青岛平度市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祝鸿增来到城建局会议室,他表示:“城建局领导和媒体都很关注和重视这个事,今天我过来以后,想先把这个事解决,一是市政环卫公司是市政公司的分公司,是独立运作的,我们市政公司先把这个钱支付给老人,需要老人给我们打个收条;二是我们回去以后内部会继续联系相关人员调查这个事情,希望老人说的这些情况是属实的,建议老人今后无论和谁做买卖时要注意有个章、合同、签字的东西,要有个法律的凭证。”祝鸿增最后说,感谢半岛记者团队对这个事情的关注,同时因为这个事情给李成新老人添的麻烦表示歉意,也对官勇在此事的处理过程中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

最终,李成新老人在祝鸿增提供的收条下签字按手印后,双手颤抖地接过了他讨要了一年半多的15000元的血汗钱。李成新和他老伴在拿到钱离开时,双手抱拳再三对半岛记者表示感谢。

虽无书面合同,仍可主张权利

对于此事,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匡建中律师认为:环卫公司与老人约定的每月3000元费用,可以理解为环卫公司应付给老人的铲车租赁费和用人劳务费,如果环卫公司拒付该费用,老人可以依法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虽然老人与环卫公司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是,根据老人给医院清理垃圾的事实以及其他证据佐证,可以确认付款义务人,老人可以向相关的付款义务人主张权利。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