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举债400亿,权力太任性

2019-08-08 14:21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69497) 扫描到手机

文/王学义

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债务却高达400多亿元,每年仅需要偿还的利息,就相当于年财政收入的4倍,独山县已经陷入无力偿还债务的境地。是潘志立不会算账吗?显然不是。他只是将独山县当成自己政治镀金的工具以及攫取利益的猎场。

贵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8月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每年仅需要偿还的利息,就相当于年财政收入的4倍,只需要简单算一笔账,就会发现独山县已经陷入无力偿还债务的境地。而这一笔巨债,还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可以想象,独山县今后的经济发展会面对怎样的窘境,无论当地民众,还是潘志立后来的继任者,都会背上无比沉重的包袱。

置贫困县独山县于如此境地,是潘志立不会算账吗?显然不是。事实上,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到独山县主政不久,他就肆意妄为起来。公开资料显示,举债建设的“天下第一水司楼”占地面积5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楼高99.9米,共24层,已申报了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对于一个贫困县而言,如此“手笔”不可谓不大。这或许也显示了潘志立的“雄心”,但在当地尚未脱贫的群众眼中,这又是怎样一种“何不食肉糜”的荒诞。除去形象工程之外,在潘志立主政期间,独山县严重违法违规占地达2.8万余亩,造成大量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被严重破坏,社会影响恶劣。期间,潘立志还单独或默许其子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财物。

显然,潘立志的一系列举措,表明其根本没有将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放在心上,也没有将人民群众放在心上。他只是将独山县当成自己政治镀金的工具以及攫取利益的猎场。这也使得独山县严重偏离了发展的轨道,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被立案调查;目前正在进一步审查调查中。可以说,从“优秀干部”到落马,纯属咎由自取。

也不得不反思,在潘立志罔顾当地财力,大肆举债兴建形象工程时,为何没人有效制止?应该看到,贫困县大搞形象工程的事件在多地接连上演。这些形象工程,脱离了当地经济发展实际和群众需求实际,也暴露了决策过程中的独断专行。

在脱贫攻坚过程中,要杜绝形象工程,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是不二法门。要花财政的钱,就必须先“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看百姓答应不答应。对于个别地区“一把手”的肆意妄为,也应有刚性制度约束,真正将权力关进笼子。同时要深刻反思干部的政绩考核制度,让那些热衷于搞“形象工程”者在考核中处于不利地位,使“形象工程”彻底失去生存的土壤。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