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意定监护”成保护老人权益的屏障

2019-08-15 09:11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254151) 扫描到手机

文/李英锋

独居老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送到医院要做手术,没有监护人签字,是很麻烦的事情。还有的老年人想住养老院,也需要预设监护人签字。根据《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与近亲属、其他个人或组织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监护人。这就是“意定监护”。近日,记者采访发现,孤寡老人、失独家长、婚姻危机夫妻等人群对“意定监护”有迫切需要。(8月14日《新京报》)

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已经出现了“意定监护”这一法律概念的雏形。该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在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自己关系密切、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的个人、组织中协商确定自己的监护人。监护人在老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依法承担监护责任。《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的出现,让“意定监护”的概念更加清晰,更加成熟,也扩大了调整适用范围,赋予了所有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选择“意定监护”的权利。而且,从实践看,人们对“意定监护”的接受度和使用率越来越高。

显然,“意定监护”的最大意义还在于对养老体系的支撑和助力,在于缓解养老难。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很多老年人都把养老院作为一种养老归宿,不少中年人也有将来进养老院养老的初步计划或粗略愿景。然而,目前有很多养老机构都设定了监护人门槛,即申请者必须提供一个在养老机构附近居住、可以及时赶到甚至随叫随到并能处理有关养老事务、医疗事务的监护人,如申请人不能提供监护人,则会被养老机构拒之门外。

由于很多中老年人只有一个子女,且相当一部分人的子女不在身边,而在距离较远的外地城市甚至国外,一些人还不幸地成了失独者,一些人则因种种原因不愿接受子女监护或得不到子女监护。对于这部分人而言,养老机构的监护人门槛无疑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养老障碍,也挤压了养老选择和空间,影响了养老质量。

有了成熟的“意定监护”制度,人们在法定监护之外,还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以及合意规则选择“意定监护人”。“意定监护人”既可以是近亲属,也可以是其他与被监护人关系密切且有监护意愿的无血缘关系个人,甚至可以是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意定监护人”完全可以依法处置有关养老签字、医疗签字以及与被监护人权益有关的其他事务,扫清人们在养老机构养老的障碍以及医疗障碍,给人们的养老权益提供更多保障,解决人们的后顾之忧。同时,“意定监护”制度也有利于养老机构进一步拓宽消费人群,拓宽市场,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应该积极培育和发展“意定监护”制度,通过广泛宣传推广“意定监护”制度,让更多的人理解、认可“意定监护”,不断优化提升对“意定监护”的公证服务,支持具有监护资格的组织建设,加强对“意定监护”的行政监督和社会监督,规范“意定监护”的行为和形式,给“意定监护”保驾护航,把“意定监护”置于“法治监护”之下。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