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青岛万象城门前400多人彻夜排队 只为买双鞋

2019-08-31 11:07 半岛网阅读 (12560)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冯晶

最近,网上有这样一个段子火了,“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结果80后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结果90后跑去炒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结果00后跑去炒鞋了。”

这不是一个玩笑。近年来,随着球鞋文化在国内的的流行,球鞋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甚至催生了“炒鞋”一族。就在8月31日,一款名为AJ1 2019版北蓝卡黑曜石的球鞋在万象城品牌店限量发售,为了买到这双鞋,400多名球鞋爱好者带着地垫、椅子和帐篷提前一晚就开始排队等着拿号码牌,场面壮观引得路人纷纷围观,而他们其中能买到鞋的“幸运儿”,不超过30%。

400多人彻夜排队为买鞋,中签率不超30%

8月30日晚8点左右,在青岛万象城苹果专卖店门口的场地上,挤满了排队的年轻人,他们三五成群,有些在玩扑克,有些在玩手机,有些甚至还自备躺椅、地垫,这些年轻人等待的,是一张可以买鞋的号码牌。

8月31日上午,一款名为AJ12019版北蓝卡黑曜石的鞋将在万象城耐克品牌店以及乔丹品牌店发售。这款鞋的女款售价为899元,男款售价为1299元。而为了买到这双鞋,很多人要从前一天下午就开始排队。

AJ1 2019版北蓝卡黑曜石

耐克品牌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次只发放400个号,但即便拿到号码牌,也并不意味着就能买到鞋。“接下来就相当于摇号,纯看运气。限量版的鞋,开售的时候能有多少双谁也不知道,一定等到发售的时候才知道。”该名工作人员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当晚排队的几乎都是年轻人,他们以每列50人的方式,自动拍成几列纵队,当排到第8列的时候,基本就意味着后面不会有号。当晚9点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来的基本上就没必要再排,因为后面就没号了。

8月30日晚,万象城门前排队等待发号买鞋的年轻人。

显然,现场排队的年轻人,对规矩已经“轻车熟路”,为了能拿到一张号码牌,很多人带着地垫、便携桌椅、甚至帐篷从下午就开始等待。

因万象城门前人流量较大,几百人排队的行为也引得很多路人上前询问,当得知排队是为了买鞋的时候,几乎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市民王先生告诉记者,他最近在新闻上看到说“炒鞋”的事情,但是没想到真的就在身边。

事实上,这种几百人彻夜排队只为买一双鞋的景象,隔一段时间就要上演,8月已经是第二次。万象城耐克品牌店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段时间,限量销售“红丝绸”,也引发了一波热潮,400个号中签率未超30%。

 “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

在现场,记者也采访了几位排队的年轻人。尽管还没有正式发号码牌,但小管就排在1号的位置。小管今年21岁,收藏鞋完全是因为热爱。AJ1 8月31日上午10点开售,他30日下午2点就开始排队了。”记者看到,他脚上穿了一双耐克,看似普通,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钩子”是反的。而这双鞋就是在圈内有着“钩子一反,倾家荡产”之称的“倒钩”,小管为这双鞋花了17000元。而他本人在过去的2年间,为了买鞋,花费了约几十万元。真真是“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

有“钩子一反,倾家荡产”之称的“倒钩”。

现场排在第一纵队的90后小张目前在国外读书,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买了大约11双鞋,均价1200元~1500元左右,花费1万多元。这其中有一双“芝加哥”,目前在二级市场的售价为8000元左右,小张以特殊渠道购买,价格保密。和收藏热门鞋不同的是,小张更喜欢冷门款,就像他脚上穿的橙白配色款Nike Dunk High Syracuse。“这款鞋我在国外是170美元买的,现在你可以看到二级市场价格6999,而且只有一个号,特别冷门。”

小张和他脚上的一款冷门球鞋。

喜欢鞋的不仅有男生还有很多女生,小魏就是其中一位。在排号的时候,她穿了一红一绿两双不同的AJ1,准备入手的是蓝色。“希望可以买上。”小魏一个月买八九双鞋花掉了三四万元左右,当记者问到要花费这么多钱用来买鞋,家里人是否支持的时候,小魏告诉记者,钱是自己赚的,所以可以自由支配。

小魏脚上的红绿两款AJ1。

有人喜欢有人跟风有人为赚钱

鞋子是用来穿的,属于消耗品,为什么在我们来看普普通通的一双鞋,竟然能让那么多年轻人趋之若鹜?

90后小张告诉记者,以AJ为例,它代表了国外的一种流行文化,在很多年轻人心目中,AJ不仅是一双高端运动鞋,也意味着一种勇于挑战,勇于突破的精神。“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理解这种文化。炒鞋热背后,有人是真的喜欢,有人是盲目跟风,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炒鞋可以赚钱。”

“有的鞋之所以贵,是因为稀有,发售量特别少,而且配色、联名都是影响价格的因素。前些年没有万象城的时候,大家都去海信广场排队,当时还不用彻夜排,早晨早到一点,然后吆喝一声,加价500~1000元,问有没有人卖,基本就能买上。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了,你再吆喝也不会有人卖给你。有些鞋头也会雇人来排队,买不上的话,就给一点辛苦费,买上的话,就多给一点钱。所以,你看到排队的人当中,也有很多不是买了自己穿的。”小张说。

万象城耐克品牌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8月31日开售的这款AJ1 2019版北蓝卡黑曜石为例,转手就能赚2000元左右,但这款鞋排队买的基本上都是为了自己穿。而前段时间销售的“红丝绸”,转手就能赚7000元左右,很多人是为了赚钱。

而拥有近100双鞋的小于,家里的珍藏有一面墙。告诉记者,他收藏最贵的一双鞋OW芝加哥,去年2万多元一双购买,如今在他给记者展示的APP中,42码的价格已达5万多元。

小于收藏的一部分。

 小于给记者的APP截屏中所显示的OW芝加哥目前的市场价格。

在现场,几乎每个接受采访的年轻人都掏出手机展示了两款APP,用户可以直接看到一款鞋的行情图、买卖实时报价、市场热度,甚至可以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进行购买。一方面球鞋爱好者通过他们获取信息,也可以通过它们来进行线上交易。

而据央广网报道,根据某平台统计数据: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到4.5亿元。有平台甚至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三大指数,热卖款的球鞋发售价与市场交易价之间涨幅均在100%,个别款的涨幅甚至超过了400%。

8月31日上午10点,AJ1 2019版北蓝卡黑曜石开售。排队等了一夜的年轻人高举号码牌和他们心爱的球鞋合影留念。图片由 Locky拍摄。

那么,暴涨的数字背后,一双鞋是否真的有那么大的价值?那些炒鞋能赚上百万的“传说”都是真的吗?在炒鞋江湖沉浮多年的业内人士又是怎么看待如今的这种“炒鞋热”,请关注记者的后续报道。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