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本相册见证海军崛起!65岁老海军郭守仁亲历人民海军从近海驶向深蓝

2019-10-10 06:51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3916) 扫描到手机

郭守仁在翻看当年的老照片。

文/图 半岛记者刘笑笑

国庆节以来,65岁的郭守仁一直处于心潮澎湃的状态。这位曾经参军34年,见证过中国第一代导弹驱逐舰升级换代到第三代导弹驱逐舰的老海军,在观看了国庆阅兵式后,仍然不断关注着有关阅兵的每一条新闻。“看到人民军队越来越强大,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祖国越来越昌盛,作为一名老海军,我感到热血沸腾。”郭守仁说。近日,记者来到郭守仁家中,听他讲述人民军队的发展变迁。

第一代驱逐舰条件简陋

郭守仁家的客厅中摆放着一艘按1:100的比例制作的青岛舰模型,这是2007年他从部队转业时,战友们特地送给他的。因为,在34年的军旅生涯中,郭守仁与青岛舰有着不解之缘,也见证了我国导弹驱逐舰的升级换代。

1974年,20岁的郭守仁高中毕业后,从莒县老家入伍来到青岛。当时,他被分配到了北海舰队驱逐舰某支队当了一名电工兵,在太原舰(后来改名为青岛舰)上服役。“那是上世纪50年代从原苏联购买的驱逐舰,吨位小,远洋能力差,可不比现在的舰艇。”郭守仁记得,当时的舰艇居住条件也非常简陋。住舱空间很小,铺位像火车卧铺一样,分为上中下三个铺,不过上下床铺之间的距离很小,“高度顶多50厘米吧,人根本无法坐立起来,很憋屈。”当时,最大的住舱能住五十多人,由于通风条件差,郭守仁笑称当时每个住舱不可避免味道很大。

舰艇上也没有餐厅和空调,冬天天冷的时候,舰上的官兵都躲在住舱内吃饭,夏天天热的时候,大家都跑到甲板上或者蹲在码头上吃饭。这在当时,也是一道有趣的风景。

见证我国驱逐舰的升级换代

郭守仁记得,1975年初,新兵连组织参观新出厂的西安号驱逐舰,他一下子被震撼到了。“当时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舰艇,它是当时中国研制的最大吨位的水面战斗舰艇之一。登上舰艇的时候,自豪感油然而生。”郭守仁说,当时自己站在甲板上看着导弹发射架,心里就盼望着中国海军走向强大的一天。

后来,郭守仁在部队机关工作十年后,再次被分配到了舰艇上担任政委。此时的舰艇,就是新型青岛号驱逐舰,被媒体称为“外交明星舰”,也承载着郭守仁军旅生涯中的美好回忆。这艘舰艇在当时已经非常先进,“全舰一年四季都是空调,冬暖夏凉,也有了餐厅。武器装备也比第一代第二代驱逐舰都要先进很多,而且还有一套先进的污水处理系统。”郭守仁说,最值得一提的是,青岛舰作为我国当时最新建造的新型导弹驱逐舰,多次代表国家出访。其中仅1997年和1998年,郭守仁就随舰出访了泰国、马来西亚、新西兰、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国。

在郭守仁的记忆里,出访前的准备工作是最辛苦的。“舰艇航行时间长,油质不纯的话,油舱里会沉淀约1厘米厚的油脂。需要我们钻进去拿着小桶铲子一点点铲出来,然后用棉纱擦干净。擦完后,还要把棉纱掉下的小细毛一点点地用面沾出来。完全干干净净了之后,才能往里灌油,这中间不能有一点马虎。”郭守仁说,油舱的高度约50厘米,人进去之后不能直立,只能趴着作业。而且里面空气稀薄,呼吸困难。但是所有官兵都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军舰,即使是舰长政委,也都要参与到清理作业中。

感叹现代舰艇变化太大

郭守仁说,在他的军旅生涯中,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参加2002年的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为了弥补遗憾,他到青岛舰上采访了许多官兵,写出了20多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海军环球行》,为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2007年郭守仁转业,并于2014年退休。但这个当了34年兵的老海军,始终心系深蓝。在他的家中,有20多本标有编号的相册,里面都是郭守仁军旅生涯中拍摄的照片,他根据年代顺序一本本地整理起来。这不仅是他军旅生涯的见证,也是中国海军发展的有力见证。

就在前段时间,郭守仁有幸受邀参观一艘最新型的导弹驱逐舰,这一次他又被深深地震撼到了。“变化太大了!”郭守仁连连感叹道,“不仅吨位大了一倍,装备也先进了很多,就连生活设施也提升了很多。过去我们出访的时候还没有礼服,现在都与国际接轨了。”

10月1日的国庆阅兵式,更是让郭守仁心潮澎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部队精良,装备先进,太震撼了!”他说,没有强大的国防就没有人民的安宁和幸福,我有幸见证了人民军队的跨越发展,作为一名老海军,我为祖国的日益强大感到无比自豪。

忆当年 军舰出访,马来西亚华人排队欢迎

让郭守仁印象深刻的是出访马来西亚,“青岛舰到访后,很多华人喜出望外。很多人提前一天就到码头上去排队等待参观,火爆的程度不亚于今天的追星,队伍都排出去4公里以外。”很多上了年纪的华人看到祖国的军舰到访,都无比激动,热泪盈眶。这让郭守仁感触很深,“看到他们登上祖国的军舰那种激动的情形,我们也被深深地触动了。祖国的繁荣昌盛是海外华侨华人的底气和根基。正是因为祖国的不断强大,才让他们这些身在异乡的华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出访过程中,遇到大风大浪是常有的事。郭守仁说,他们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塔斯曼海,就遭遇过极端恶劣天气。当时天昏地暗,大浪不时地打到20多米高的驾驶台顶,又飞溅到主桅杆上,导致舰艇在海浪中颠簸而行。此时,缺少海上生活经验的新兵开始晕船呕吐。“庞大的战舰在大洋中就像一片树叶,遇到大风大浪,舰艇的横摇有时要达到30度至40度,此时在舰上行走,就像醉汉一样,东倒西歪。”郭守仁说,晕船的人最怕的是舰艇的纵摇,当舰艏从波峰跌入浪谷,又从浪谷跃上波峰,反复几次就会呕吐。在官兵的口袋里,每人都装着塑料袋,在晕船呕吐的时候,赶紧吐到塑料袋里,避免弄脏战位和住舱。大风浪持续了四天四夜,官兵睡觉都成问题,一不小心就会被摇下床来。最后水兵们只好用背包绳把自己绑在床上睡觉。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