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历史|这个繁华小镇当年醉了客商,惊了苏轼

2020-02-13 15:31 半岛网阅读 (30562) 扫描到手机

张文艳

1996年12月的一天,天气有些寒冷,胶州一处工地,机器轰鸣,这里正在建筑施工。突然,在地下5米深处露出10多块锈结的铁块。一称重,众人傻了眼,因为这些铁块共重达30多吨,这是什么呢?专家一鉴定,更是令人惊诧,因为他们是北宋晚期的方孔铁钱。随后,不时有铁钱山和瓷器被挖出——原来这里是曾经名噪一时的胶州板桥镇遗址。近几年,考古人员对遗址西侧方位的初步确定再次将我们带回到板桥镇的时代。

犹如电影《神话》中一样,我们可以走进时光隧道,穿越千年来到疆域辽阔、国富兵强的唐朝。

公元623年,同样在这片土地上,唐高祖李渊一声令下,在此处设立了板桥镇。眼看着一栋栋房屋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逐渐星罗棋布。第二年,在板桥镇口岸,出现了操着一口新罗话和日本话的使臣、僧人、客商和留学生。他们上岸后,用好奇和艳羡的目光打量着这座新建的小镇,在这里,使臣将献上贡品、带走大唐的馈赠,僧人将取法得道,客商将盆满钵满,留学生有可能会永远留在这片富足的大地之上。他们聚集在“新罗坊”“新罗村”里,谈论着收获,分享着快乐。走在日渐喧嚣的街道上,与你擦肩而过的,可能是来自日本在中国得道的高僧圆仁、道昭,也可能是来自韩国的汉学家崔致远……

安史之乱将唐朝带进了战火之中,地方的藩镇割据和中央的宦官专权加剧了唐朝的灭亡,让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朝代一去未返。五代十国、政权更替,中原大地纷争不断,然而这一切都没有阻挡板桥镇有条不紊地发展,到了宋朝初年,这里已经成为北方主要的贸易口岸。1088年,宋辽对峙,莱州、登州通商遭到遏制,板桥镇的地位迅速上升,在密州知州范锷的建议下,板桥镇设立了市舶司。不难想象,作为海上对外贸易的重要港湾,作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唯一大口岸,板桥镇的地位不亚于现在的青岛港,其繁华程度从出土的文物中可见一斑,瓷器、丝绸、药材、金银财宝、纸张、书籍等出口他国,香药、犀角、象牙等进入大宋。宽阔的云溪河直通碧波浩渺的胶州湾,一艘艘中外海船驶入河口,两岸人来车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听,是什么地方夜夜笙歌?看,是哪里如此富丽堂皇?原来,这里就是著名的高丽亭馆。入宋的高丽使臣、学问僧、留学生以及富商大贾纷纷下榻此地,“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李白《客中行》)就连路过此地的苏轼也禁不住感慨万分,挥笔而就一首七绝:“檐楹飞舞垣墙外,桑柘萧条斤斧余。尽赐昆耶作奴婢,不知偿得此人无。”酒肆客店悬灯结彩,红男绿女摩肩接踵,和一圈人围坐在一起觥筹交错,如果他和她说着一口北方话,或者吴侬软语,或者高丽话,或者日本话,请不要奇怪,因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可以说,此时的板桥镇是一座国际化的大港口,犹如当年的上海滩。

南宋初年,金兵来犯,海商大贾纷纷南下,曾经人声鼎沸的板桥镇突然安静了下来,其衰落的速度让人始料不及。似乎于心不忍,1142年,女真贵族与南宋边境在板桥镇进行了些许来往贸易,这里开设了榷场,一度恢复了往日热闹的气息。然而,好景不长,因为战争的缘故,榷场再次关闭,随后时开时关,兴废无常,已经成为临时的后备口岸,元气再也没有恢复。

莫名的,板桥镇消失了,是因为海啸洪水、泥沙淤积,导致地表抬高6米被掩埋,还是因为战争的破坏,目前仍然没有确切答案。

500年间,板桥镇最辉煌也最繁忙,它给中原大地带来了繁荣,也给青岛的历史文化增添了一抹神秘。期待它重见天日的一刻!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