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高度重视!青岛已发现聚集性疫情10起

2020-02-15 14:24 青岛日报阅读 (113807) 扫描到手机

2月12日,青岛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第三次新闻发布会,通报青岛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最新进展情况。会上通报称,截至2月12日0时,全市累计报告53例确诊病例,已发现聚集性疫情10起。这些聚集性疫情提示:人员聚集对病毒传播风险大,应引起大家高度重视。

发布会上提到市南区某慢性病患者,因与同病房湖北籍患者及其来青探视的家人密切接触感染发病,并直接或间接导致10人发病确诊。

记者了解到,这起聚集性疫情发生在青岛市第九人民医院,确诊病例中有两名医护人员还有一名日照籍的护工,九医的这起疫情是怎么发生的?源头在哪里?对青岛的防控工作又有哪些启示?记者为此事的来龙去脉做了深入探访。

寻找传染源如同破案

“防控疫情,最关键的一招是阻断传染源。”青岛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专家咨询组专家姜法春说。阻断传染源,首先得找出传染源。在寻找九医聚集性疫情的传染源时,疾控机构和医院颇费了一番周折。

首先确诊的病例是28岁的张某,他2月2日到市第九人民医院看望其奶奶(病例32),经预检分诊发现其发热至39℃,遂在发热门诊隔离治疗,2月3日下午确诊为新冠肺炎,疾控机构随即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2月4日,张某的密切接触者——奶奶(病例32)、姑姑(病例33)先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经流行病学调查,张某1月24日曾去医院看望奶奶,之后在其姑姑家聚餐,共同聚餐者7人,均否认有疫区旅居史。

传染源会在哪儿

经市区两级疾控中心和公安部门进一步追踪调查,发现张某的奶奶(病例32)2019年10月因临床诊断肺间质纤维化在市第九人民医院住院,2020年1月4日-21日、1月23日-2月4日又因肺间质纤维化并感染两次在市第九人民医院住院,均住在急诊科同一病房。

张某的奶奶1月4日-21日在市第九人民医院住院期间,1月16日-21日与湖北省天门市一患者住同一病房。该患者1月16日入院,其2名家属(母亲和哥哥)于1月17日自湖北省天门市来青陪护,其哥哥于1月18日、其母亲与该患者于1月21日分别返回天门市。市疾控中心于2月5日19时许,电话联系患者哥哥,得知患者及家属3人正在天门市当地进行居家医学观察。

根据上述流行病学调查证据资料推断,市疾病控制专家组判定,张某的奶奶(病例32)系住院期间(1月16日-21日),被同病室湖北来青人员感染,为此次聚集性疫情可追溯的原因。

至此,真相大白,传染链条水落石出。

疫情发生后,疾控机构先后排查860人,确定151名密切接触者,全部纳入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目前已有4名密切接触者解除隔离。

“九医初期发现的3例病例均没有湖北旅居史,这对人员排查、防控布局带来不小困难。即使怀疑也得找出依据。”姜法春说,所以后来扩大了调查范围,找出了传染源。

“密切接触者”的判定

在九医的聚集性疫情中,2月8日“青岛西海岸新区卫生健康官微”发布的一条紧急通知,曾引发关注。

紧急通知中提到:“2月8日,青岛西海岸新区收到协查函:2月7日,日照市确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50岁女性,五莲县人,患者自述1月28日出现发热、乏力症状,现在日照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2月5日由青岛市第九人民医院附近乘坐公交,经过西海岸新区返回日照市。”

经查,该通知提到的日照市确诊的50岁女性新冠肺炎患者,系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2月5日期间,受家属聘用在市第九人民医院陪护2位住院患者的护工陈某某,其陪护的2位患者与病例32不在同一病房。

2月4日病例32在市第九人民医院确诊,护工陈某某为什么2月5日能离开医院?为什么没有被隔离?

市南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刘春雷表示:病例32确诊后,经流行病学调查,该护工因与病例32不在同一病室,不符合密切接触者判定标准,未列入密切接触人员范围,因此没有对其进行隔离。

记者查询国家卫健委1月底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触者管理方案(第三版)》发现,密切接触者的判定标准中有这样一条——

密切接触者指与疑似病例、确诊病例、轻症病例发病后,无症状感染者检测阳性后,有如下接触情形之一,但未采取有效防护者:

诊疗、护理、探视病例的医护人员、家属或其他有类似近距离接触的人员,如到密闭环境中探视病人或停留,同病室的其他患者及其陪护人员。

“按照国家卫健委的判定标准,该护工不纳入密切接触者符合规定。”姜法春说,除此之外,青岛疾控部门在相关部门配合下,调取录像监控,核对、查看每一个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包括接触了什么人,采没采取防护措施,再以此做出评估,是否纳入密切接触者范围。

九医副院长官明德说,监控显示,2月5日,陈某某自行离开医院前,医院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体温检测,无异常。

疾控部门调看公交录像发现,陈某某2月5日由九医附近乘坐公交车经黄岛返回日照过程中佩戴口罩防护。

2月7日,日照市疾控中心曾向青岛市疾控中心发来协查函,在青岛市相关疾控机构协同下,完成了确诊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健康日照”官微2月8日发布通报称,陈某某5日晚返回日照后进入医院进行隔离治疗,2月6日核酸检测呈阴性,2月7日核酸检测呈阳性,2月8日确诊。

截至目前,本市相关部门对陈某某工作场所、去过的公共场所及乘坐的公共交通工具等均进行了消毒处置,共追踪密切接触者36人,包括陈某某陪护的患者、患者家属在内的密切接触者均未出现异常,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经本市疾控专家组评估,陈某某为此起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病例之一。

医护人员感染的背后

在这起聚集性疫情中,九医两名医护人员不幸感染。一名为确诊病例32的血液标本检验技师王某某(病例44),另一名为急诊科护士匡某某(病例48)。

住在急诊科病房的病例32确诊后,急诊科护士匡某某为什么没有马上被列入密切接触者范围?

“病例32确诊后,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触者管理方案(第三版)》规定,经流行病学调查,因工作时匡某某采取了有效防护措施,不符合密切接触者判定标准,未列入密切接触人员范围。”市南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刘春雷说,2月7日该医院又出现检验技师王某某发病(个人防护同匡某某),提示医护人员的防护可能存在风险。

2月7日17时,市南区疾控中心直接将急诊科病区和检验科全体医护人员列为密切接触者,匡某某也在密接范围内。依据密切接触者辖区管理的原则,市南区疾控中心给黄岛区疾控中心发出协查函,此时匡某某已从单位回到黄岛区家中。经查看公交录像及询问本人,匡某某上下班出行乘车均佩戴口罩防护。2月7日20时,黄岛区派专车将匡某某接至区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并采样,2月8日核酸检测为阳性,即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2月9日上午确诊。

两人的感染,也为医护人员防护敲响了警钟。

在此之前,曾到过武汉的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他发微博推测,可能通过眼睛感染。但这也仅仅限于推测,并没有可靠的科学研究支撑。

青岛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孙运波分析青岛这起病例时说,医护人员处在与病毒斗争的第一线,感染的风险确实比普通人高,疫情爆发初期,由于对病毒的了解还未明晰,医护人员感染的状况会出现。尤其是当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身体劳累,抵抗力低的时候,病毒就容易趁虚而入。所以随着对病毒的了解逐步增多后,防护措施也会跟着升级。

“九医的这起案例充分说明了病毒的狡猾性、防控的复杂性,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不够。”青岛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专家咨询组专家姜法春说。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