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染病传染给丈夫婆婆 从自责与恐惧到终获痊愈…… 一家三口的"自我拯救"

2020-02-24 07:23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32552) 扫描到手机

住院期间,护士为王女士剪短头发。

文/半岛记者 齐娟 图/受访者提供

2月20日,42岁的湖北荆州女子王女士(化名)在患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之后,经过医院全体医护人员二十多天的精心治疗,从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西海岸院区出院。几天前,她的丈夫谢先生(化名)和70岁的婆婆也相继治愈出院,一家人重获难得的团聚。

从湖北探亲回来后,1月29日,王女士被平度市疾控中心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收治在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治疗。随后的几天,她的丈夫和婆婆先后确诊,一家人瞬间陷入“绝境”。2月8日,王女士因病情严重,被转移到青大附院西海岸院区后,列为危重症患者。丈夫和婆婆继续留在平度第一人民医院。

从发病、确诊再到与病毒抗争,一家三口不断相互打气、鼓励,最终度过生死劫。

>>>发病始末

回乡探亲,染病并传染家人

王女士是湖北荆州人,早些年与青岛平度市开发区村民谢先生结婚,婚后有两个小孩,大女儿11岁,上小学五年级,小儿子不到2岁,纯真可爱。平日里王女士与婆婆公公关系融洽,一家人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

1月11日,王女士远在湖北荆州的父亲遭遇车祸,胸腔充满积液却执意不肯手术,拖了一个星期后,她担心父亲健康状况,于是回荆州劝父亲做手术。

1月18日,王女士买了当日下午青岛飞往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的机票,到武汉机场后坐大巴至汉口,再从汉口坐高铁到达荆州。到荆州后,她直奔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看望父亲。

1月20日,在父亲同意进行手术后,王女士下午6点乘坐高铁从荆州到达汉口,之后坐地铁前往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登机。因为害怕被传染,从医院出来后,她专门问值班护士要了口罩才出行。

1月21日,王女士回到平度公婆家,逛街买年货准备过年的东西。1月23日,她开始持续低烧,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症状。因为刚去过湖北,并且体温一直不正常,村里迅速将王女士的情况上报平度市疾控中心。疾控中心立即派人跟踪调查。1月26日,王女士被安排在家隔离观察,不准与外人接触。

1月28日,因低烧持续不退,王女士来到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1月29日,经过医院上报,青岛市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和市级专家组进行评估后,王女士被确诊为青岛市第17例新冠肺炎患者,开始在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王女士确诊后,她的丈夫谢先生和婆婆也相继被隔离观察,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谢先生和其母亲均做了CT检查,CT显示两者肺部均呈毛玻璃状。随后,两人的核酸检测为阳性。1月29日,谢先生被确诊为青岛第18例患者。2月3日,其母亲被确诊为青岛第28例患者。三人均住在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

>>>病情危重

自责内疚,家人不离不弃

2月8日,王女士病情开始加重。由原先的低烧转变为伴有头晕、恶心、胸闷、上吐下泻等症状,而因体内的抗体保护过度,王女士的心肺、肝脏等器官开始出现障碍。随后送进青大附院西海岸院区,被列为危重症患者。

“当我知道丈夫和婆婆被确诊后,一直郁郁寡欢,病情也逐渐恶化。我婆婆已经70岁了,本来身体就不好,我真害怕自己会连累她出什么意外。再加上我的两个孩子也和我密切接触过,如果他们再确诊,那这个家就完了。想到这些,我就心里沉重,想哭。”王女士告诉记者。

一家三口在平度住院治疗期间,王女士每晚都睡不着觉,不停地自责、内疚。医院考虑到王女士的情况,特意安排她和丈夫住在一个房间,婆婆住在相隔不远的病房。身为一家之主且病情相对较轻的谢先生便拼命给王女士加油打气。每天早上起来,谢先生都会给妻子说一句鼓励的话或者讲一个笑话,为的就是能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她的病情比我重,我尽量每天都让她开心些,有信心些,这样有利于病情恢复。我还每天给我的母亲打电话询问她吃了什么,身体怎么样,告诉她我俩都很好,不用担心。我母亲也比较乐观,也在一直给我们加油打气,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相互支持走了过来。”谢先生说。

为了不让小两口担心,婆婆每天主动汇报自己的情况,并积极配合医院治疗。她几乎每隔几小时便打电话安慰王女士,让她放宽心,被传染不是任何人的错,积极治病才是最重要的。慢慢在互相的鼓励下,三人的病情逐渐好转,尤其是王女士,也慢慢从危重症变成重症。

>>>全力救治

一家平安,三人相继出院

2月9日,王女士的老公从平度市第一人民医院痊愈出院。2月12日,她的婆婆也治愈出院。家人们相继出院,也让王女士心情大好,她对自己的病情更加有信心。“那时候特别想像他们一样,马上好起来,赶紧回家照顾我的两个孩子。”王女士说。

为了帮助王女士尽快痊愈,青大附院上上下下全力救治,对王女士最终能够治愈出院起了关键作用。青岛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青大附院副院长孙运波教授以及医院中医内科扈国杰主任通过医院安装的海信远程会诊系统随时与王女士进行视频交流,询问王女士的身体感受,用药反应。扈国杰医师则通过观察王女士的舌质舌苔,判断病情的发展,以便对症下药。

除了中西医结合之外,孙运波强调的心理疏导在治疗过程中也起了很大作用。孙运波强调,患者心理压力大,情绪失控,整夜失眠,十分不利于病情恢复。为了缓解王女士的病情,青大附院西海岸院区重症医学科的主治医师谷传凯、杨硕以及医院重症监护室副护士长王刚一直在对王女士进行心理辅导。“特别我老公和婆婆出院后,医生一直安慰我这个病是可以治愈的,不是那么糟糕,他们还轮流给我加油打气,让我很感动。”王女士说。

“病人由普通型转为重症、最后再转为危重症的过程还是比较快的,治疗起来可能比较困难,在最后阶段,病人咳嗽、憋喘等症状比较严重,有时都影响进食。”青大附院西海岸院区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是隔离病房一线医生的谷传凯告诉记者。除了常规的抗真菌、抗病毒的药物外,专家组特意给王女士加了一些止咳的药物,帮助她平复咳喘,正常进食。

为了能让王女士更快恢复,护士专门加了王女士的微信,给她发送八段锦的练习视频,让她没事的时候练习。

王女士的病情恢复得很快。2月20日,经过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后,加上肺部CT炎症明显好转,王女士达到隔离出院临床治愈标准,医院安排其出院,王女士一家三口重新团聚。“是青岛医生将我从生死线上拉回来,是他们拯救了我们一家三口,让我们重新团聚。未来,我只希望全家人能够健健康康地生活在一起,这是我最大的心愿。”王女士告诉记者。

2月9日,王女士的丈夫治愈出院。

2月12日,王女士的婆婆治愈出院。

独家对话

是青岛医生把我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半岛记者:出院之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王女士:现在感觉良好,没有什么异常。每天都在吃医生开的药,有时医生还会打电话随访,指导用药。

半岛记者:住院治疗期间,医生说你心情一直很沉重,最影响你心情的是什么呢?

王女士:是家人的确诊。我传染了我的老公和婆婆,心里一直很担心。特别是我婆婆已经70岁了,本身就有一些基础病,我特别害怕她因为这个病出什么意外。我住院期间,我小儿子也发烧了,那时候我都已经慌到不知所措了。心里一直想:这下完了,一家人就这么散了。

半岛记者:什么时候开始,你觉得放松下来了?

王女士:2月9号我老公出院了,没过几天我婆婆也出院了,自己的压力就小了,心里很放松,加上也不发烧了,状态就慢慢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半岛记者:对于医生护士,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女士:我觉得无论是对青岛的医护人员,还是平度的医护人员,我都想认认真真地说一声:感谢。是青岛医生把我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他们倾尽所有力量拯救我的生命,是我的恩人,也希望没有出院的患者认真听医生的话,谨从医嘱,争取早日康复。

半岛记者:经此一劫,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女士:我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家人和健康,其他一切都是浮云。全家人健康地生活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