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 海外代购“歇了” 网上的“进口货”是哪来的?

2020-03-20 19:48 半岛网阅读 (177323)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王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持续蔓延,常年穿梭于境外各大专柜、打折村、免税店的代购业者不得不暂时“歇业”。对于已经养成海淘习惯的消费者而言,补货正在变得困难。不久前,北京一位代购因频繁在朋友圈晒出往返韩国扫货行程,被邻居以违反防疫隔离规定举报,警方调查后宣布并未发现其出入境记录。这一“防疫”式“打假”的报道一出,引发网友对于海外代购造假这一行业痛点的关注。

半岛记者调查发现,受疫情影响,旅居海外的代购群体减缓甚至暂停了代购业务,同时物流也受到冲击,海外直购可能要等一个月时间。然而与之对应的,在各类社交平台上,一些“代购货源”却表现活跃,宣称可以零门槛加入代理、现货无痕代发,足不出户赚代购差价。有代购从业者坦言,行业内的确存在先收钱再找货的所谓“口贩子”,而这些卖家的货源从何而来却是个谜。为此,中消协也提醒消费者,应警惕所谓海外代购趁“疫”兴风作浪,售假、诱购、二维码诈骗等情况,一旦发生纠纷时调查调解难度大。

疫情蔓延,海外代购“歇了”

吴双常年居住在意大利海滨城市热那亚,和男友两个人经营着一家淘宝代购店铺,今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以往每年春节后的3、4月份是她的代购旺季,通常每天清晨不到七点就要出门赶最早一班火车,在上午十点商场开门前抵达国际品牌云集的米兰市中心,然后辗转于商场专柜、打折村等地,根据客人的订单和要求,开始选货、录视频、直播等一系列采买工作,经常是将近夜里十点才能回到家中。有时,她还会拖上行李箱,以便能多买一些,减轻隔天的工作量。去年,她的代购店铺迎来了最好的业绩,“抛开生活开支,能有将近20万人民币的收入”。

疫情下的米兰Doumo广场(米兰大教堂广场)

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吴双的节后“开门红”显然已经变成了“歇业季”,朋友圈也早已停止了采购实拍和买家秀的更新,取而代之的是空荡荡的米兰大教堂广场照片。3月10日起,意大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封城禁令。随后,除药店、食品店等必要门店外,停止所有商业活动。“我一直关注国内疫情消息,知道病毒凶猛,加上物流时效已经无法再像平常一样,对于代购来说影响很大,所以基本上2月份开始我就提前跟客人说明情况,也不再去人员密集的地方采购了。”吴双告诉半岛记者,由于自己的代购商品大都是奢侈品,价值较高,提前囤现货不现实,因此目前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

疫情之下的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这里是奢侈品店集中的地方,不少海外代购会经常光顾。

韩国代购陈佳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去韩国免税店补货是什么时间了。“大概是2月10号左右吧,那时候因为国内的旅行团已经暂停了,韩国也开始执行入境限制,整个免税店就已经很冷清了,可能也就不到十个人。”陈佳的丈夫是韩国人,身边的亲友和熟人是她主要的代购客户。3月9日,她从青岛返回了韩国首尔,目前在家中自我隔离。“现在韩国的入境管控也非常严格,入境后也需要隔离,所以像以前那样早上从国内飞到韩国,当天去店里代购再飞回国,基本上不可能了。在机场就会有专门工作人员询问旅客近期出行史,符合入境条件的话会让你当场下载一个APP,会实时定位,然后自我隔离并且每天通过APP填报自测信息。”

物流降速,国外直邮可能得等一个多月

疫情影响之下,全球很多国家的实体店已经“无货可代”,即便可以通过电商等平台订货,国际物流的时效也无法保证。

3月20日,在亚马逊旗下海淘电商平台Shopbop上,商品结算页面的货运选项提示,订单送达和退换货配送均受到运输延期的影响,“由于运输延误,您的订单将延迟10个工作日”。其中国400客服工作人员告诉半岛记者,受到疫情影响,目前平台全球发货物流时间普遍延期,“平常的物流配送时间为8到10个工作日,目前可能会额外延迟10个工作日。”工作人员同时提醒,此外,还需要考虑正常情况下约一周左右的中国海关清关时间。也就是说,整个货运时间可能超过27个工作日。如果算上期间的节假日,买家等待耗时可能超过一个月。

而在国内跨境电商平台考拉海购上,一家海外运动品牌专营店的客服表示,“店内所有商品均从韩国直邮,疫情期间,物流时间根据不同地区可能会有所延缓,发货后预计5-12天左右可以收到货,具体到货时间以快递跟海关的时效为准。偏远地区可能还要再加几天。”

另外一家考拉海购自营的日本美妆产品店铺客服则表示,物流可能会稍微延迟,根据目前最新的物流配送预计时间,消费者完成付款、发货确认、海外揽运仓发货、海关清关、确认收货等全配送流程可能需要10-16个工作日。

疫情下的蒙特拿破仑大街。这里是奢侈品店集中的地方,不少海外代购会经常光顾。

“一般情况下,从意大利直邮回国内,时效是10到15天左右,春节期间可能是15到20天。现在因为疫情的原因,国际物流、国内清关、国内物流这些环节都存在变数,几乎无法准确预估时效,我有过年期间寄送的货品,到现在国内客人还没有收到。”吴双说。

“我春节回家的时候带了一些现货,不过现在也已经清的差不多了。”陈佳说,自己因为客户仅限于身边的亲友和熟人,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通过背货的方式代购,如今受到疫情影响,身在韩国的她短期内已经无法返回国内,“现在出入境不方便了,也在考虑要不要发些国际快递。”陈佳坦言,如今大代购都是通过国际物流来发货,但是对于自己这种“小代购”来说,还要考虑运输成本,加之目前时效存在不确定性,所以暂时“只是有这个想法,还没开始操作”。

线上“货源”一件发货,索要凭证被直接拉黑

不过,半岛记者调查发现,虽然疫情防控措施和物流“降速”让一些代购业者断货,但一些微信群里的线上“代购服务”却似乎未受影响,并称可以免费代理、一件发货。而这其中却暗藏风险。

“我们代购圈子里已经有人被骗了。因为轻信了群里所谓同行说的可以帮忙‘人肉带货’回国内,结果钱货两空。”吴双告诉半岛记者,意大利的防控政策也已经非常严格,“现在想要离开意大利回国几乎是不可能的,而骗子也正是利用了滞留在国内的代购急于帮助客人买货的心理。”

除此之外,还有人找到吴双,称可以提供口罩货源。“都是一些群里的陌生人,说是跟生产口罩的厂家认识,可以拿到N95口罩,给我12元一个,问我要不要进一些运到意大利卖。”吴双告诉半岛记者,自己拒绝了这门生意,“口罩属于医疗器械,本身就不是个人可以随便卖的。更何况对于这种防疫物资,现在各家物流都有限制性要求,并非想运就能运,想运多少就能运多少。”她坦言,近期随着不少代购的订单减少,线上的各种渠道货源明显活跃起来,“说白了就是找代购帮他们出货。而代购也可以不用出门就拿到货,继续维持运转和收入。但是现在非常时期,对于这些货源,没有办法去实地求证,风险很大。”

3月20日,半岛记者通过社交平台输入“代购”,随即出现大量货源信息,其中不乏日本韩国代购“免费招募代理”的推广。在这些推广信息中,大都将“每月亲飞日韩”、“一件代发”、“只卖现货”作为重点进行提示。半岛记者随机添加了一位代购的微信,咨询如何成为代理,对方表示“我们做批发的,不是一单一单代购。最近疫情严重,只卖现货。做代理零门槛,我们就是您的仓库,支持一件代发,您不用囤货,只需要将收货地址发给我,我们帮您无痕发货。微信转发我发的图片和文字,赚差价。”在这位代购所发的微信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批量更新各种产品素材图片和价格,包括各类爆款日韩护肤品、欧美彩妆,品牌饰品、包包,同时还会晒出大量代理补货的聊天截图。而当半岛记者提出索要相关证照凭据时,对方立刻谨慎起来,丢下一句“不做算了”,随即将记者拉黑。

“口贩子”越来越多,亲自代购的越来越少了

事实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而市场监管部门的相关规定也已经明确,代购、微商等电子商务经营者都可以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成为企业或个体工商户;其中,个体工商户允许将其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对于未在首页显著位置公示营业执照信息、行政许可信息、属于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情形等信息,或者上述信息的链接标识的电子商务经营者,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3月14日、1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山东高法接连发布微博提醒,最近越来越多的假代购瞄准了代购行业这块“大蛋糕”,妄图通过各种造假套路以更低廉的成本、更高的利润,知假买假,欺骗消费者。假代购常见的套路包括,物流造假、“凭证”造假、地理位置造假、朋友圈小视频造假、外包装造假等等。

3月1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疫情期间消费维权热点问题及相关案例显示,部分微商、朋友圈代购卖货趁“疫”兴风作浪,售假、诱购、二维码诈骗等情况严重,但发生纠纷时调查调解难度大,亟需有关方面加强管理。针对部分经营者趁“疫”囤积物资、哄抬物价、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违法行为,建议有关部门继续采取有力措施,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切实保障消费者安全权,更好维护市场秩序。

“一直觉得代购更多是类似于私人购物顾问的角色,应该亲力亲为的去给客户实地采购货品,确认质量。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会很辛苦,需要更多付出。”在吴双看来,代购是个“良心活”。现在国内线上各种供货资源唾手可得,拿货几乎不需要门槛。同时,市场需求旺盛,而且大多数消费者还是更容易受到比价心理影响。“这就导致现在很多都是‘口贩子’,自己在跑的越来越少了。想做代购赚钱又不想自己辛苦,图省事直接拿别人的货,给了假货可乘之机,也对整个行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长远来看,显然是不利的。”

(应受访者要求,吴双、陈佳为化名)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