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东软载波2019预盈与2018持平 曾公告“不差钱”

2020-03-25 22:42 凤凰网青岛阅读 (40977) 扫描到手机

日前,东软载波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去年预计盈利1.52万元—2.0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79亿元。对于业绩变动,东软载波表示因为2019年国家电网载波通信模组招标方式和市场份额发生变化,导致公司销售收入和经营利润略有下降。

此前2019年底,东软载波曾接连发出20余份公告,关于2020年度日常关联交易,关于董事会换届,关于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等,显示出“不差钱”的意味。

但就在2020年3月,东软载波3位股东共同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公司进入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因此东软载波后续发展如何,仍待观察。

预计2019年净利与2018持平

日前,东软载波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预计盈利1.52万元—2.0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79亿元。

东软载波公司方面称,由于2019年国家电网载波通信模组招标方式和市场份额发生变化,导致公司销售收入和经营利润略有下降。另外公司计提商誉减值也导致净利润有所减少。

另外公司2019年度股权激励费用减少、安缔诺股权转让完成、投资收益和政府补贴款增加等原因导致利润增长。

综合以上,东软载波2019年度净利润和2018年基本持平。

青岛东软载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6月,2011年2月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公司相继开发出窄带低速、窄带高速、宽带低速、宽带高速等系列电力载波通信芯片,聚焦能源互联网、智能化这两个战略新兴领域。

此外,2019年一年内东软载波涨停4次,也正是因为东软载波是中国本土独特而完整的MCU-SOC芯片设计平台,主要产品为载波通信芯片、智能集中器等。

2019年末曾公告“不差钱”

虽然东软载波2019年业绩预告净利润和2018年基本持平,但其2019年最后一天曾接连发出20余份公告,关于2020年度日常关联交易、关于董事会换届、关于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显示出“不差钱”的气息。

如东软载波公告称,公司拟使用额度不超过人民币60000万元的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低风险、流动性高的理财产品。预计在2020年度向关联方山东电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电力线载波通信产品总额不超过人民币25000万元。

另外,2019年12月9日,东软载波发布公告,公司及实控人崔健、胡亚军、王锐收到广东顺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顺德控股的《告知函》,暂缓股权收购工作。这也标志着东软载波的收购终止。

2019年9月东软载波实控人崔健、胡亚军、王锐与顺德控股签订了《股权转让框架意向协议》,前者拟于2019年及2020年度内,向顺德控股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转让不超过持有的公司9388.63万股非限售流通A股,占东软载波股份总数的20%。

而根据协议签订之后公司9月10日发布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签署《股权转让框架意向协议》的补充公告称,如果未来顺德控股对公司尽调结束,在签订正式股权转让协议时,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三人同意解除一致行动协议。

如果正式协议签署,顺德控股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将变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而这本是一个引入国有资本、获取更多政府、产业等战略及业务资源的契机。可惜这次收购并未如期实现。

进入无实控人状态

3月16日,东软载波公告称,公司股东崔健、胡亚军、王锐经友好协商,共同签署《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协议书》。该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前,上述3位自然人股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而此番解除后,公司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东软载波自此成为“无主”的上市鲁企。

崔健、胡亚军、王锐3人自1997年投资公司以来,就是直接持有公司出资比例5%以上的主要股东了。虽然公司1997年来经历了数次增资与股权转让,但这三人合计出资比例均高于50%。

2009年9月16日,三人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书》,约定在涉及公司重大经营事项的决策中意思表达一致,进一步明确了控制关系。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股份结构上看,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崔健持有公司1.0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2.30%,胡亚军、王锐均持有公司6652.8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4.19%。除崔健、胡亚军、王锐外,公司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低于5%,且不存在任何股东足以控制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或足以控制董事会决议的形成的情形,各主要股东所持有的股份表决权不足以单方面审议通过或否定股东大会决议。

正因如此崔健、胡亚军、王锐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东软载波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文 茗萱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