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环游数周与疫情擦肩 青岛小哥成“网红”隔离期当起直播练习生

2020-03-27 12:20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阅读 (18541) 扫描到手机

 关雅荻是一名媒体船员。

疫情期间,“青岛号”媒体船员关雅荻意外成了“网红”。自1月20日出海环游后,他就与陆上断了联系,中间两次上岸,被疫情新闻轰炸情绪失控,频频惊呼“发生了什么”。

3月19日,关雅荻回到青岛,开启集中隔离生活。3月25日晚,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联系到他,听他讲述自己的奇幻故事。

“海上4000海里,陆上4000年”

事情要从2月13日说起,关雅荻发布了一条微博,顿时火爆全网。

那天,是国内抗击疫情的第22天,也是关雅荻海上漂流的第25天。终于上岸连上网的他,得到的第一个消息是:2月13日全国新冠肺炎确诊数高达14000余人。

“天哪,自1月20日从澳大利亚出发后,国内都发生了什么啊……”关雅荻情不自禁感叹道。

1月20日,关雅荻乘上青岛号,从澳大利亚启程,开启克利伯环球帆船赛leg5赛段的比赛。

海上漂流25天,他与陆地基本“绝缘”。“海上是没有信号的,我们可以购买一些卫星信号,看不到图片、视频,只有零零星星的文字。”关雅荻告诉记者,靠岸看到新闻后恍如隔世,他得知一个好朋友的远房亲戚一家人都确诊了,还有一个朋友的奶奶去世……“那不再是一个个冷冰冰的数字,而是真实发生在身边的事。”

收拾好心情,关雅荻继续投入比赛。3月15日,他再次靠岸,“奇幻”的是,这次他又赶上了全球疫情的暴发。关雅荻的两次经历,被网友调侃“剧本都不敢这么写”。“海上4000海里,陆上就像过了4000年”,关雅荻感叹。

用镜头记录身边的一切

后来,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因疫情暂停,3月18日,关雅荻和他的伙伴郑毅踏上了回国的旅程,从马尼拉机场飞到曼谷,转机至厦门,再回到家乡青岛。

其间,关雅荻用镜头和语言记录着身边发生的一切。机场里忙碌的人们、登机后的检疫、消毒……落地青岛后,关雅荻还秒变防疫工作志愿者。利用其他入境人员办理隔离手续的间隙,为旅客测量体温、登记信息。

3月19日,关雅荻一行人乘上大巴车,被送往莱西市集中隔离。

隔离第四天,关雅荻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包括他在内的入境人员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40岁的他之前没有航海经历

作为船上唯一一名媒体船员,关雅荻的主要工作是记录青岛号的比赛全过程。40岁的关雅荻,除了赛前进行过4周的训练,其实没有任何航海经历。然而,此次环球赛总里程超过41000海里,是世上最艰难的挑战赛之一。

帆船出海,并没有那么浪漫。关雅荻经历过呕吐、眩晕,50节的飓风和七八米高的巨浪,虽然旅途很辛苦,但船员们乘风破浪的气势不减,而且,一路上总有各种各样的小生灵陪伴。关雅荻说,在海上,水手和海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有的叫不上名字,但还是会给它们喂吃的、搭鸟窝,精心照料。

隔离期当起直播练习生

在陆地上,关雅荻有多重身份:电影制片人、影评人、节目主持人、老板、越野跑者……在他集中隔离一周时间,他又多了一个身份——直播练习生。

之所以称自己为“练习生”,关雅荻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这是因为他对直播还在研究和学习中。

从2月13日第一次在菲律宾上岸至今,只要在陆地上,关雅荻基本都会在每晚进行两个小时左右的直播,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3月25日晚9点,关雅荻依旧在进行视频直播。关雅荻直播的内容大多是与网友谈心,直抒胸臆。“虽然人与人之间在物理空间上不得不被隔离,但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内心的距离可以越来越近。”关雅荻说。

因为关雅荻的“奇幻”经历,网友总结出一个词条“关雅荻现象”:用来描述一个人由于脱离社会群体太久导致对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

“能作为网友的谈资,博大家一乐,我觉得挺好的。”关雅荻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震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