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学生蜂农“招蜂引蝶”入大棚 颠覆点花授粉模式

2020-04-02 07:12 半岛网阅读 (83746)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韩小伟 钟迎雪

设施农作物开花,种植户们自然而然去寻找蜜蜂放入大棚内授粉。不过,数十年前的种植户却是使用扇子扇、一朵花一朵花去点的方式授粉,辛苦又低效。岛城蜂农中最早的一名养蜂专业大学毕业生看在眼里,使用家中仅有的1000元买来蜜蜂,做起了“招蜂引蝶”入大棚的工作。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岛城设施作物蜜蜂授粉面积逐年增大,仅应用蜜蜂授粉的设施草莓就将近3万亩;据悉,青岛市畜牧工作站将打造技术示范基地,全面提升蜜蜂授粉技术水平,引导养蜂协会、合作社等规范授粉市场,提高设施作物的产量和品质。

授粉曾经用扇子扇

日前半岛记者采访了岛城多名蜂农,得知岛城种植户使用蜜蜂授粉,与蜂农高法暖有着很直接的关系。

大棚是蜜蜂的,没有风,也不会有各类昆虫,那么授粉就会是一个问题。“上世纪90年代末,我看到种植户这么授粉:用扇子扇、电扇扇,弄个很长的旗子,两个人一人站一头,晃动旗子扇风……更辛苦的是一朵花一朵花地点,就是蘸着花粉去抹在花上。”高法暖告诉半岛记者,对于开花少的植物来说,这些方式可能还行得通,花量大的植物,如此授粉非常艰难,授粉效果也不理想。

高法暖查看草莓大棚内蜜蜂情况。

于是,高法暖建议,“为什么不试试蜜蜂授粉?”他的提议没有得到什么热情的回应,种植户觉得,大棚内蜜蜂能不能活都是问题。

一位老农种大棚香瓜,自己点花授粉,非常辛苦。高法暖骑着自行车,去莱州拉回2群蜜蜂,送到了老农的大棚里。效果出乎意料地好,老农很感激,一下子送了高法暖一大筐香瓜。

这次尝试成功了,高法暖决心扩大“试点”。当时家里仅有1000元钱,他以每群蜜蜂200元的价格买了5群,通过春天繁殖达到了15群,然后出去“推销”。

上世纪末总结出授粉经验

“看着蜜蜂种植户也不放心,担心放上蜜蜂不管了,不结果怎么办?还想让我给兜底。”高法暖尝试说服一名大樱桃种植户,仅收50元的运费,效果好来年再用。巧合的是,这家种植户大棚里靠出入口的地方温度低,有一棵樱桃树开花晚,没用蜜蜂授粉,等到结果的时候,蜜蜂授粉和人工授粉的效果差距十分大。这样的对比十分有说服力,让种植户彻底相信蜜蜂授粉的好处。

春季这样给蜜蜂喂水。

同样地,蜜蜂授粉应用到大棚草莓上,也取得了成功。“当初种植户担心蜜蜂在大棚内活不了也有一定的道理,把蜜蜂放进大棚后,要小心管理,否则最后可能蜜蜂都死亡了,授粉也没到达效果。”高法暖总结了不少经验,1998年,高法暖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冬季大棚草莓授粉蜂群的管理》刊发在《中国蜂业》杂志上。

“这两年,不时有蜂业相关的会议邀请我参加,让我提意见,我都是说,我的意见都在1998年写的那篇文章里,你们直接看看就行了。”高法暖说。

从大棚又来到野外

随着设施农业的发展,蜜蜂也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

2000年以后,西瓜授粉是人工点花,雇一个工人一天200元,要持续15天。高法暖继续“推广”蜜蜂授粉,跟种植户协商:给一个大棚的西瓜授粉,他只收一个人一天的价钱。这让种植户动了心,于是把蜜蜂搬进了大棚里。种植户还不放心,还会跟在蜜蜂后面“点花”。

高法暖跟吕丰喜(左)交流蜜蜂养殖情况。

蜜蜂授粉的结果远远超出种植户的预计,蜜蜂授粉的效果比人工授粉强得太多,于是西瓜也渐渐使用蜜蜂授粉。高法暖说,发展到后来,5万亩西瓜基本使用蜜蜂授粉。

不仅仅是封闭的大棚内,露天的果园里,蜜蜂也成了重要的“员工”。“种植户发现,即使在户外的果园,如果有蜜蜂授粉,坐果率也比自然情况下高。”他说,野外使用蜜蜂授粉,蜜蜂容易飞的到处都是,所以往往山头上几家果园一起租或者买蜂群回来使用,近期就有种植户租蜜蜂给露天樱桃授粉。

人们都认识到了蜜蜂的重要性,这种情形下,蜜蜂变得很珍贵,高法暖说起了曾经发生过的、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有人偷蜜蜂。“蜜蜂被偷走了,很难找回来,后来租蜂群,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贴封条。”他把蜂箱上贴上盖着自己印章的封条,只要收回蜂箱的时候封条损坏,就按照事前约定的,要求种植户赔偿;若使用蜂群过程中出现问题,都可以联系他上门处理。

春季蜜蜂喝水很多,蜂农李树林给蜜蜂喂水。

他是最早大学生蜂农

半岛记者采访中注意到,高法暖的外貌与普通的蜂农一致,但其实他还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养蜂专业毕业生。

高法暖1989年毕业于福建农林学院养蜂专业,取得本科学历。当时的大学生包分配,他被分配到岛城供销社下属的一家公司上班,负责食用菌培育;后来,随着社会发展,公司变动巨大,这份工作没有了,高法暖辗转多家企业,但始终干着农业相关的活儿。

1997年,正好是此前的工作变动,他开始尝试将蜜蜂引入大棚,从这年他开始自己动手养蜜蜂。距今20多年来,高法暖一直活跃在蜂业的生产一线,他说,他就读的学校1981年招收第一批养蜂专业学生,他作为1985届也是非常靠前的;当年的有同学分配到高校,已经成为了养蜂相关专业的教授,“像我这样在一线直接养蜜蜂的很少了。”

2002年高法暖买了蜂场,2008年成立健达蜜蜂养殖合作社,拥有蜂群700群,主要从事授粉工作。2019年4月,他牵头成立了平度市养蜂协会,并当选协会秘书长,协会共有100个会员,包括养蜂户96户和4个合作社,蜂群存养量1万群,其中绝大部分蜂农主要从事授粉工作。

对于蜂农,高法暖介绍,他们大多父传子、师带徒,年纪较大,二三十岁的蜂农极少。

“到今年我们平度地区有1万群蜜蜂,但需求量大约在2万群,所以仅能满足一半左右的需求。”高法暖说,为了应对这一情况,协会在市畜牧工作站的指导下,大力调运,连春繁用的蜜蜂都送进了大棚授粉。

青岛市将规范授粉市场

对于将蜜蜂应用到农业上,市畜牧工作站站长周围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介绍,在现代农业体系中,果蔬类主要依靠蜜蜂授粉;世界上很多养蜂发达国家,普遍都以授粉为主,采蜜为辅,如美国,蜜蜂授粉收入占蜂农总收入的90%。在中国,蜜蜂授粉也逐渐应用于农业生产中。

蜂农李树林打开蜂箱查看蜂群情况。

统计显示,截止到2019年7月,全市蜂群存养量2.86万群,其中意大利蜜蜂约2.46万群;约2万群蜜蜂参与农作物授粉;全市养蜂户344家,市级蜂业协会1个,区市级蜂业协会3个;养蜂专业合作社18个,社员136人。周围说,蜂业是农牧业绿色发展的纽带,集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于一体,在提高农作物产量和质量、促进农业绿色发展、维护生态平衡、农民增收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疫情防控期间,市畜牧工作站详细了解了本地蜂农转场、外地蜂农入场、各养蜂场户存在的问题,组织各区市对29家养蜂重点企业约6500群蜜蜂进行定点帮包,对152家养蜂户21000余群蜂建立工作台账,确保蜂农遇到困难有人帮,发现问题有人管。

疫情期间,市畜牧工作站积极协调养蜂协会组织蜂群为作物授粉。“1~3月,正值设施油桃、草莓、大樱桃、蓝莓等作物的授粉高峰期,外地蜂群入青难,本地蜂群供不应求。所以,我们积极引导养蜂协会、专业合作社等发挥服务功能,利用微信群等发布蜜蜂授粉供、需信息,帮助养蜂户与种植户进行供需对接,实现互利共赢。”周围说,市畜牧工作站还应用青岛市智慧蜂业系统掌握全市蜂业动态,实现养蜂信息化管理。

据了解,近年来,设施作物蜜蜂授粉面积逐年增大,仅应用蜜蜂授粉的设施草莓就将近3万亩,草莓蜜蜂授粉比自花授粉约增产40%。但蜂群的组织和配置、授粉期间蜜蜂的饲养管理不到位、授粉效果不理想等难题普遍存在。针对这些问题,市畜牧工作站与高校、科研院所加强合作,将举办蜜蜂授粉技术现场观摩,打造技术示范基地;在城阳上山色峪社区开设蜜蜂养殖技术“百姓讲堂”,针对蜂农需求,现场讲授、示范蜜蜂授粉技术,全面提升技术水平,提高普及率;引导养蜂协会、合作社做好蜂农与种植企业(户)的供需对接,规范授粉市场,提高设施作物的产量和品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