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改行”授粉 青岛一老蜂农靠往外租蜜蜂挣11万

2020-04-02 07:15 半岛网阅读 (75951)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韩小伟 钟迎雪

说起蜜蜂,很容易联想到采蜜,其实,青岛蜜蜂“主业”已经由采蜜转为授粉。日前,半岛记者深入田间地头了解到,生长在大棚内的草莓、油桃、大樱桃,授粉几乎全靠小小的蜜蜂;今年,外地蜜蜂无法进入,岛城本地蜜蜂格外抢手……

最新数据统计显示,青岛市蜂群存养量2.86万群,约2万群蜜蜂参与农作物授粉,小蜜蜂成为绿色农业发展名副其实的助推器。就此,半岛记者现场采访了养蜂近半个世纪的老蜂农等多名从业人士,听他们讲述发生在青岛的甜蜜新“蜂”向。

5亩大棚用了10群“蜂员工”

据了解,当前正值设施作物授粉关键期,种植户纷纷请小蜜蜂来帮忙。市畜牧工作站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在全市范围内着手遴选蜜蜂授粉技术示范基地,全面提升蜜蜂授粉技术水平,提高普及率,充分发挥蜜蜂授粉对绿色农业发展的助推器作用。

日前,半岛记者跟随市畜牧工作站专家,前往平度探访蜜蜂授粉情况。

在白沙河街道任家河岔村,半岛记者来到任秀英家的草莓大棚。她今年58岁,到现在已经种了5年草莓。这些年下来,她对蜜蜂授粉的认识非常深入了。“不用绝对不行!”在她的大棚里,她指着落在草莓花上的蜜蜂介绍,从她种草莓以来,很快就意识到蜜蜂是必不可少的。这时大棚里还有两个蜂箱,不断有蜜蜂从蜂箱里钻出来,一朵花又一朵花地“采蜜”。

高法暖(右)查看草莓大棚内蜜蜂情况。

因为活儿太多,任秀英还雇了一名工人,在大棚里干活;任秀英说,蜜蜂也是他们的员工。“草莓开花了,就要把蜂箱搬进大棚里来,‘好吃好喝’伺候着,让它们授粉,授粉效果好了,草莓才长得好。”她说,除了使用蜜蜂授粉,她还尝试过使用喷雾器喷洒花粉的方式授粉,结果显示效率低不说,效果还很差——坐果率不高,草莓果型也不好看,畸形果多,长得还慢;这些问题使用蜜蜂授粉得以解决,蜜蜂授粉操作上很简单——将蜂箱放进大棚里就行,蜜蜂授粉后,坐果率高,草莓品相好。

据了解,任秀英家总共有4个大棚,其中3个棚面积各为1亩,还有一个棚面积2亩,就是眼前这个大棚。“今年5亩大棚总共用了10箱蜂,一箱蜂就要450块钱!”任秀英介绍,这些蜜蜂是租来的,使用结束后,要将蜂箱还给养蜂户;使用过程中,若发现飞出蜂箱的蜜蜂较少,就可以联系养蜂户前来查看情况。因为草莓花上无法采到蜜,所以养蜂户要给蜜蜂喂糖和花粉、加水等,引导蜜蜂“吃饱喝足”出来“采蜜”。

任秀英说,如果一直有客户来选购草莓,大棚能持续生产到6月份,但眼前的两箱蜂数量并不太多了——蜜蜂放进大棚里后,由于蜜蜂寿命较短,加上自然损耗等原因,蜜蜂数量会越来越少;因此,这个大棚曾更换过2箱蜂。

任秀英介绍,今年草莓的产量和品相都不错,不过由于疫情影响,前一段时间草莓的售价较往年偏低。幸好随着疫情控制住,销售、收入情况转好,总体算下来收入也说得过去。

68岁老蜂农租蜜蜂赚11万

蜜蜂不但可以放进草莓大棚里用来授粉,油桃大棚、大樱桃大棚里,也少不了蜜蜂的身影,到目前这两种果树的授粉都已经结束。

在东阁街道大鱼脊山沟西村,半岛记者见到了老蜂农吕丰喜。老人今年67周岁,年近古稀,却是耳聪目明,身体健壮,几乎一人独力看管着220多群蜜蜂。说到他的收入,可能让不少年轻人汗颜:“最近租蜜蜂的收入将近11万元。”老人说,一年还能打蜜3000斤,他都是以30元/斤的价格出售。算下来,他一年的收入就能达到十几万元。

吕丰喜查看蜜蜂繁殖情况。

老人说,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往年大量来到青岛的外地蜂群来不了,本地的蜂群很抢手,价格也上涨了一些:腊月中旬租给油桃大棚一群蜜蜂350元,元宵节以后租给大樱桃棚一群400元到450元。他不太愿意将蜜蜂租给草莓大棚,因为草莓从春节前开花,时间长的要到6月份才归还蜂箱,那时蜜蜂所剩无几。

不过,这份“高”收入有着很高的技术含量。

“我觉得养蜂最难的是繁殖,只有自己能繁殖出足够的蜜蜂,挣得就多一些。要不然只能花高价去买南方的蜜蜂。”吕丰喜在繁殖蜜蜂上很有一手,他打开蜂箱给半岛记者看,只见不但蜂箱上面覆盖着保温的棉被,蜂箱内也加装了泡沫板等保温层。

老人说,温度对于蜜蜂繁殖来说非常重要,别看这些蜂箱就摆放在房子后面的地上,冬天的时候,他在箱子上插着温度计,频繁查看温度情况,“冬天里,要保证蜂箱内的温度在-3℃到5℃之间,高了、低了都不行。”

养蜂近半世纪,吕丰喜讲述他的养蜂故事。

最近,有一批蜂从大棚里撤回来,吕丰喜忙着让蜜蜂家族壮大起来:“每10天就要把蜂群检查一遍,一天检查70个群左右,3天就能看完。看看是否有多出来的王台,蜜蜂王台是雌蜂专门培养蜂王的地方,一个蜂群只能有一个蜂王,蜂王多了,就要分出来。”他还要在适合的蜂箱内加入“巢脾”,引导蜜蜂产卵繁殖,“脾”在半岛记者看来就是一个木头架子,老人拿出前几天刚加入的脾,只见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蜂卵,他对这个情况很满意。

在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很快,这些蜂群将被送到露天樱桃园里去授粉,每群的价格是150元。这之后,6月份,老人将带着蜂群进山,采荆条蜜。“我就住在山里,大约3个月就下山了,过了白露之后就要繁殖越冬蜂,然后每天看天气预报,保证蜂箱内温度合适。”

一年又一年都是如此,5年以前,老人还养了四五百群蜂,年纪大了,这才把数量降下来。

据了解,吕丰喜养蜂已经近半个世纪之久。1973年,20岁的吕丰喜开始养蜂,那时候养蜂就为了采蜜,所以跟着花全国各地跑,“连孩子都是在外地出生的,1989年孩子大了要上学,才回到青岛安定下来。”老人说,那时候还是以采蜜、卖蜜为主,一直到15年前,2005年,当地大棚种植户租蜜蜂授粉,价格达到了150元/群。后来租蜜蜂价格越来越高,出租蜂群的收入就高于采蜜收入了。

一个蜂场出租蜂群900箱次

在位于东阁街道的青岛市平东养蜂场大棚授粉基地,半岛记者看到,数百个蜂箱摆放在院子内,成群的蜜蜂在飞舞。据悉,该场现存养意大利蜜蜂700多群,每年为近1000亩设施草莓、油桃、大樱桃等授粉,年授粉利润约20万元。

该养蜂场负责人李树林介绍,场里有两种不同的蜂箱,高的叫做“继箱”,矮的叫“平箱”,继箱主要用来打蜜,平箱主要用来繁殖。不过,目前,养蜂场内的蜜蜂主要用来出租授粉,他算了一下,今年以来已经出租蜂群高达900箱次。

李树林(左)的养蜂场里,他展示蜜蜂状况。

“今年情况特殊,蜂群突然不够用了!”他介绍,往年外地蜜蜂与本地蜜蜂一起,提供给养殖户用来授粉,今年只能是本地蜜蜂承担这个工作。“因为量不够,我们还到周边去买蜜蜂。”李树林说,蜜蜂紧缺的时候恰好是疫情防控严格的时候,但为了缓解种植户的需求,提前联系日照市莒县蜂农,他们约定了一个地点,送蜜蜂到那里后双方“接头”,以每脾100元的价格买回七八十群蜜蜂,每群蜜蜂共4脾,拉回来租给种植户使用。

相比养蜂采蜜,养蜂授粉有不少不同,李树林说,采蜜要跟着花跑,要转场,主要为了授粉管理更容易些,不太累;加上这几年蜂蜜不太好卖,价格不稳定、产量也不稳定,因此养蜂户也愿意将重心放在授粉上。

“价格方面,今年租给油桃授粉每群300元,大樱桃授粉的价格是450元,要是给草莓授粉,一般都是直接出售。”李树林表示,场里的平箱是从大樱桃棚里撤回来的,接下来还要给露天樱桃、苹果等果树授粉。

春季蜜蜂喝水很多,李树林给蜜蜂喂水。

为了接下来的授粉任务,李树林在专心照顾眼前的数不清的小精灵。穿上专业的防护服,半岛记者近距离观察小蜜蜂的生活状态。在一只继箱里,生活着最少3万蜜蜂,一只平箱里,5脾蜜蜂约有1万只;因为戴着手套干活不方便,李树林都是“赤手空拳”去打开蜂箱,查看蜜蜂生活状况。他看到,蜜蜂产卵情况良好,查看没有异样后盖上箱子盖子,不过这个过程被蜜蜂叮咬了好几下,手背上鼓起了一个小包。当成千上万的蜜蜂围着身体打转,半岛记者几乎不敢动一下露在外面的手,李树林却不太在意,他说,被叮咬早就习以为常了。

“春天正好是繁殖的季节,现在我给它们喂水,喂食——代用花粉。”今年52岁的李树林养蜂已经27年,他在照顾蜜蜂上很细心,他发现,这个季节蜜蜂很需要水,他买来一个给蜜蜂喂水的塑料杯子,蜜蜂们两天就能喝完一杯水;作为对比,他将水放在没有蜜蜂的地方,过去一周也才蒸发掉一半的水,说明水的确被喝掉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