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珠峰上的青岛身影和记忆

2020-05-26 12:1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6118) 扫描到手机

大众报业·半岛记者 潘立超

近日,2020珠峰高程测量进入到最后冲刺阶段,如果一切顺利,测量登山队将会在近期登顶珠峰。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运动员首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北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壮举。中国人首次登顶珠峰已经过去六十年了,这期间也有数位青岛人的身影,在这个历史性时刻即将到来之际,记者通过多方辗转,联系上了两位曾经成功登顶珠峰的青岛身影(戴大为和曲义涛),其中戴大为在今年五一假期期间刚刚前往珠峰脚下的营地与当年的登顶团队重聚;曲义涛虽然暂时离开了登山领域,但对当年登顶的情况依然记忆犹新。

戴大为:登顶之后,才是起点

2013年5月17日,戴大为和队友从珠峰北坡成功登顶,从而创造了“青岛人”登山的新高度。

时隔七年,半岛记者近日通过微信联系上戴大为时,还能从他的微信头像等信息中或多或少捕捉到一些珠峰印记。在采访中得知,今年五一假期刚刚与当年一起登顶的队友在珠峰5200米大本营重聚过。“我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每年都会聚一次,‘一次珠峰行,一生珠峰情’也是我们当年的承诺……”

谈到登山对他的影响,戴大为略有思索,意味深长地说:“登顶那一刻,你才终于发现,那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也许这正是登山的魅力。

今年恰逢中国人首次成功登顶珠峰60周年,戴大为对此也颇有感触,他说,走过这条路,就更加能感同身受,有现代科技的加持,登顶尚且如此困难,在当年那种非常艰难的条件下,先辈们能够登顶,若不是有着非同寻常的使命感是难以做到的。而这种使命感所激发出来的不惧艰难挑战极限的精神,乃至所能抵达的高度,对企业经营同样有启发意义。

从“世界之巅”回归到“海拔0米”,七年来,戴大为不断把他在登山中的收获分享给越来越多的身边人,影响了许许多多的同事、朋友、合作伙伴乃至他们的家人。

问到他最大的三点变化,他说:“一是带团队的时候,我更加强调合作精神;二是自律节制的生活方式,让我感觉到更大的自由;三是把健康的生活习惯和运动方式带给身边的小伙伴,让大家一起感受到运动的快乐。”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青岛人,戴大为为能够把“青岛人”的旗帜带上珠峰之巅深感自豪,同样令他自豪的,是看到最近这些年家乡的显著变化,“青岛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有活力,人的改变带来城市的改变,这就是不断超越的登山运动精神。”

曲义涛:生死考验,记忆犹新

作为户外运动爱好者的曲义涛曾先后征服过陕西的太白山、四川四姑娘山、青海玉珠峰和岗什卡峰等,在2009年,他终于攀上了珠峰之巅,留下了青岛印记。记者联系上曲义涛的时候,曲义涛告诉记者已经离开户外运动这个领域多年了,因为年龄和还有工作等因素,他也好久没有爬山了,但是说起当年登顶珠峰的事情,他还是饶有兴致,很多细节还是记忆犹新。

现在网上有说法说曲义涛是青岛成功登顶珠峰的第一人,曲义涛认为其实这个表述并不准确:“因为我知道在我之前有青岛的人曾经登顶过,但不清楚人家是不是在青岛居住还是仅仅在青岛工作,我印象中有几个登顶珠峰的人是在青岛工作过,但是过了几年又去别的城市工作生活了,过了很多年暂时也没有联系了。”

曲义涛当年为了攀登珠峰,付出了不少努力:“攀登珠峰并不是训练一下就能上去的,山上含氧量小,所以对于肺活量大的人会变得不适应,平时就要做大量的例如游泳、登山跑等无氧运动,每个人的身体情况是不一样的,还要针对性地根据身体变化制定一些训练计划,得先从5000米,6000米的山峰逐步练起,最初爬山只是自己的一种爱好,后来在一次次挑战中,体会勇气和激情带来的成功喜悦,那是一种享受。”

至今曲义涛还保留着当年攀登路上的照片,记录了从宿营到开路,途中历经了暴风雪、三道“生死关”,其中最后的544米爬了7小时,仅仅通过这些攀爬陡峰和逢山开路的照片,记者就能感受到珠峰脚下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震撼感。“当时爬上顶峰的时候,成就感很高,现在想起来就跟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现在再让我爬的话肯定爬不上去了,登山的那种状态和感觉,随着年龄增大很难找回来了。”曲义涛向记者回忆。

相关新闻:

据自然资源部消息,经过近3天休整,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部分人员24日下午从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出发,开启第3次冲顶测量尝试。如天气条件允许,队伍计划于27日冲顶,完成顶峰测量任务。

此前,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冲顶组曾计划在12日和22日冲顶测量,但因高海拔地区降雪量大,有雪崩和落石危险,加上高空风力过大等原因,两次推迟冲顶计划。24日18时15分,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队员已到达海拔7028米的北坳营地。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