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岛市公安局国旗班背后的故事:让每一滴汗水都不白流

2020-05-29 13:3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387)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孙桂东

接旗、转体、安旗、解旗、按钮、扬旗、立正、敬礼,

八个动作精准连贯、迅猛有力、一气呵成;

鲜艳的五星红旗伴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

舒展澎湃、冉冉升起,在湛蓝的天空中迎风飞扬。

这是2019年10月1日清晨发生在青岛市公安局大院内的一幕,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市公安局隆重举行升国旗仪式。仪式上,五星红旗无疑是全场最耀眼的主角,而由海岸警察支队25名待划转战士组成的国旗班,成为仪式结束后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最帅警察国旗班”的称号从此便名花有主。

三轮选拔、优中选优,从100多人中脱颖而出

国旗班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彰显着大国自信、捍卫着国旗尊严、展现着公安形象,使命光荣而神圣。接到组建市局国旗班的任务后,海岸警察支队党委高度重视,坚持最高标准,在人员选拔、组训施训、综合保障等方面全力以赴,力求升旗仪式上每个动作、每一瞬间都做到极致、做到完美。

在选拔队员之前,海岸警察支队本着业务能力过硬、带队经验丰富、进取意识强烈的原则,先为国旗班选定了两位“教头”——胡钧鸣、张家瑞。他们一直在勤务中队从事队伍管理和组训施训工作,是公认的带兵骨干。接到任务后,两人迅速对报名参加国旗班的人员进行考核选拔。

“对于国旗班,在支队充分动员下,先后有一百多人报名,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基层以大队为单位先对报名人员进行了一轮初选,有一多半的人被淘汰,60多人最终进入第二轮选拔。”张家瑞说。

“为保证整体效果,我们对身高、形体、动作等方面都进行了控制,严格把关、精挑细选,第二轮从60多人中确定了30人的名单。训练一段时间后进行了第三轮选拔,由30人筛选到25人,最终上场的只有24人,剩下1人作为替补。”胡钧鸣告诉记者,因为大家都很优秀,选拔越到最后越难取舍,甚至有种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感觉。

据了解,25名队员平均年龄仅有24岁,最小的是位00后,他们都经过新兵连训练、有较扎实的队列素养,尽管之前未承担过类似任务,但大家都有信心成为一名合格的国旗班成员,对即将到来的“魔鬼训练”都充满期待。

精雕细琢、勤修苦练,身上衣服几乎没干爽过

集训一开始,从队员到教官自觉达成共识——精雕细琢、勤修苦练。30多天里,每天训练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集中训练结束后,大家都会“开小灶”自觉加练一段时间。

国旗班的训练科目主要可以概括为四项——站功、眼功、走功、持枪功。站功最能体现队员的队列素养和精神面貌,每天上午、下午训练开始前,队员们都会进行40分钟的军姿训练,对脚、腿、腹、胸、手臂、头、眼神的动作进行固化练习。

练习站功的同时,队员们用最笨的办法练习眼功。为让眼睛炯炯有神、全神贯注,军姿训练时他们总是会面向太阳或者有风的方向,迎着阳光和风牢牢盯住目标不眨眼。日子久了,队员们能在迎光迎风的条件30秒不眨眼、不流泪。

齐步走、正步走是国旗班的基本步伐,也是队员们的必修课。因为是行进中的动态过程,做到整齐划一、协同一致难度可想而知。为此,他们将整套动作进行分解,对摆臂距离、踢腿高度、步伐长短、手部脚部形态等逐一定形、逐一过关,再将动作整合后进行合练,做到走得稳、不走样。

持枪功也是整个训练中的重难点科目,想让七八斤重的突击步枪在手中游刃有余,必须经过千锤百炼。同样的动作,队员们每天要反复练习近千次,举枪的高度、提枪的时机,枪口偏向的角度时刻处于高度一致。

集训从八月下旬开始,尽管已经处暑,但气温依旧坚挺、未有丝毫下降,过了上午十点,即便在训练场上静止不动也会汗流不止。而为达到训练效果,每次训练队员们都将整套制服穿戴整齐,帽子、衬衣、领带、厚实的外套、紧绷的武装带,还有一双五六斤重的皮靴。半天的训练结束,将外套内的衬衣脱下后都能拧出水来,大家说这套衣服在身上的时候几乎就没有干爽过。

科学施训、事半功倍,让每一滴汗水都不白流

训练既要下苦功、也要用巧劲。为短时间内提高训练效果,胡钧鸣、张家瑞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将多年带队伍、抓训练的本事都用了出来。

像站功的训练,他们让队员们在台阶上整齐列队,1/3脚掌落地、其余便是悬空。如此一来,挺胸、抬头、前倾的动作要领全面固化,队员们的身体稳定性进一步提升。

像走功中摆臂幅度、步伐大小、踢腿高度等的训练,他们借助一根细绳,采取动静结合的方式,一令一动、一令三动,为每个动作定点定位。从侧面观察,排头与排尾的动作几乎完全一致。

“合格的国旗班,个人动作要规范标准,队伍表现是整齐划一。个人基本动作练到一定程度后,我们便组织大家进行合练,先是三人一组,再是六人一组,而后是十人一组、二十人一组。大家像是一台新机器上的若干螺丝钉,经过磨合后才能达到最佳状态。”胡钧鸣告诉记者,单是队伍中人员的排列组合,他们前前后后就调整了一个星期。

为适应升旗仪式的环境,他们参照大阅兵前建设阅兵村的模式,专门到现场进行测量,在训练场上等比例复制出升旗仪式场地,按照仪式流程演练彩排。期间,支队还专门邀请市政府国旗班负责人到场,对国旗班进行授课指导。

同时,胡钧鸣、张家瑞坚持张弛有度、劳逸结合,经常性的组织阅读、观影、棋牌、电子竞技等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缓解训练中的紧张氛围,让大家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得以休闲放松,确保队员们始终保持旺盛的精神状态。

身怀绝技、各有高招,只要肯付出就会有回报

升旗仪式开始后,走在队列最前面的是旗手刘畅,带领方队准确前进他的重要职责,既要控制好步伐大小、也要保持住前进节奏,否则便会带乱队形。对此,刘畅在练习场上按流程一遍一遍走流程,最终做到走百米不差分毫、走百步不差分秒。

刘畅还有一个绝活是手动升旗,国歌戛然而止的瞬间国旗到达旗杆顶端。手动升旗与步伐行进有个共同点——节奏和幅度必须保持一致,否则便会忽快忽慢、忽上忽下。为此,刘畅根据旗杆高度、国歌旋律和手部动作,将升旗过程定格为61下,反复练习双手交替动作、固化动作幅度,进而实现与国歌的完美配合。

扬旗手丁存远是升旗仪式中备受关注的角色,在国歌奏响第一个音符时,一展、一抛,动作铿锵有力、一气呵成。这套动作看似简单,但要让国旗以舒展状态飘扬到适当高度并非易事,对扬旗手臂力的要求极高。

为增强臂力,每天训练结束,丁存远都会拿哑铃代替国旗练习扬旗动作,除了吃饭、睡觉,哑铃几乎不离身。而随着训练强度的增加,哑铃也从最初的三公斤提升为五公斤,久而久之,丁存远的右胳膊比左胳膊粗了整整一圈。

仲胤权是国旗班的指挥,他在队列之中负责下达“齐步走”“正步走”等一些列口令。10月1日升旗仪式现场,仲胤权的口令短促、清晰、有力,撕裂周围一片寂静,回荡在广场的每个角落。

“喊口令不是扯着嗓子大喊大叫,那样喊上几下声音就会有嘶哑的味道。要在胸中集聚一股气,借着气让声音从胸中喷薄而出。好的口令,既有感染力、也有号召力,更能催生战斗力。”仲胤权告诉记者,早上训练前、下午训练后,他都会在训练场上练习喊口令,声音一天比一天洪亮,到最后能够覆盖整个训练场。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