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老书店往事丨敬修书局:从书摊到书店 卖书也印书

2020-05-30 22:4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0353)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受访人:孙玉琨,敬修书局创始人的长子

父亲孙敬修很早就出门闯荡。父亲生于山东乳山县,当时叫牟平县,家里穷得没法过日子,他在11岁时便跟着乡亲“闯关东”,到了丹东。父亲在一家缫丝厂里做学徒,在这里做工到18岁,从儿童长成青年。离开工厂源于一次罢工,厂主克扣工资,工人以罢工反抗,父亲参与其中。没想到厂主抓了父亲在内的几个能干的青年,绑在树上,找了一帮暴徒打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其他工人不敢再轻举妄动,罢工失败。厂子是待不下去了,缫丝的技艺脱离了工厂也没有了用武之地,浑身是伤干不了活,干小买卖又没钱,被逼无奈之下去卖书了。

     

卖书,说起来也是缘分。当时有家书店叫成文堂,是咱们胶县人开的,在丹东有分店。经熟人联系,父亲去找这个老乡。对方让父亲从店里拿书,包袱一包,担子一挑,到街上去卖,两三折买进,五折卖出,赚取差价。其实卖个三五本书也就挣一顿饭钱,但是对父亲来说,买个馒头吃个咸菜,喝点热水,日子就能过下去了。这样干了一年多,父亲的伤养好了,也攒了些盘缠,思乡心切,便从举目无亲的丹东回到家乡。但是家里待不下去,父亲11岁就出去打工,不会干农活。于是他再次离家,去了烟台。烟台也有成文堂,他又像在丹东一样,从成文堂拿书去卖。生意不好做,听人说起成文堂在青岛也有分号,父亲便来了青岛,还是按老办法卖书,在四方路和中山路正对的拐角、新亚旅行社门前,有时在海泊路。父亲在这里卖了十年书,从肩挑变成推车,从小书摊发展成大书摊,书越来越多。

父亲很有头脑,逐渐地拓宽了进书的渠道,成文堂之外,还从上海进书,从收废品的人和私人那里回收旧书。山东大学的学生毕业时带不走的书也卖给他。大学生们除了专业书,还有些政治书,比如延安出版社的书,或者毛泽东作品印成的小册子。这些书后来给我母亲惹来了麻烦,也成为书摊变书店的契机。

在1944年,日本宪兵队在书摊上发现了延安出版的抗日书籍,母亲被抓走。审讯时,母亲一口咬定不识字,不知道这是什么书,才逃过一劫。但是日本宪兵队下令,不让在这里卖书了,父亲便被迫找了间房子,开了书局,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敬修书局”。

      

这些延安出的书籍还深刻影响了我的舅舅。他来青岛时,帮我母亲摆摊,看过这些书后滋生了革命理想,回到老家加入了八路军,那里是一个革命根据地,后来在战争中牺牲了。新中国成立后,舅舅的战友来看我母亲,他对母亲说,大姐,上次我来是做地下工作,走的时候是你送我到小港码头,进闸口的时候你拿着的那个皮箱里放着的是电台。我当时十几岁,听了觉得很吓人,母亲却没有丝毫埋怨,只是笑了笑就过去了。她和舅舅都算是为革命事业做过贡献吧。

敬修书局开在芝罘路1号,楼上是亚细亚旅社,父亲发现商机,开办了租书业务,以一天一两毛的钱的价格把书租给旅社的住客。父亲也学习成文堂的做法,翻印图书,最有影响力的是《太极蕴真》,作者是牟平老乡宋史元,卖得很好。后来我在网上查资料,发现人们对这本书交口称赞,认为它是在太极拳方面水平很高的书,很多读者说书是家里祖传下来的。可惜我没能留一本,在网上查到全书,在书的版权页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青岛敬修书局的字样。

书局在1946年迁到了平原路,改名“复兴书局”,取中华复兴之义。书店开到1963年,后并入新华书店。

父亲是在1986年去世的,当年76岁。他的一生,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从书摊卖书到开书店,再出书,这么多年和书打交道,也算没有白活。

(注:中国儿童教育家孙敬修与敬修书店创始人同名,但并非一人。)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