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惊现“盲盒”,网住12岁少女1.2万余元

2020-06-01 17:57 栈桥群众阅读 (91957) 扫描到手机

 壹

10岁那年,我偷了奶奶100块钱,只为买一台心仪已久的“四驱车”。

可当我把那张画着四个人头的灰色百元钞票递给村里小卖部老板老胡后,老胡沉默了一会儿,冷冷地说“四驱车没货了”。

“可柜台里明明摆着好几台啊?”

“这些都是坏了的,你明天来就有新的了。”

我拿着钱讪讪地离开后,很多年再也没进过老胡的小卖部。

因为老胡问了我的母亲,是否给过我百元大钞,我当天就遭到了一顿毒打。

我恨老胡,咬牙切齿的恨了好多年。

转眼20多年过去了,老胡那个黑瘦冷漠的老头子早已去世多年,而我却时常想起他。

我不恨老胡了,转而对他生出一丝感激,多年来我一直欠他一句“谢谢”。

几个月前,胶州宝龙商场二楼一家名叫“宜百利”的精品店内走进来几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其中一人出手阔绰,声称自己“家里有矿”,这个姑娘叫做菲儿,她在店内转了几圈,用手机支付购买了4000多元的“盲盒”,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商品是十几岁孩子心中的向往。

一连三个星期,每个周末菲儿都会到“宜百利”消费,总共花了12000多元,购买了200多个“盲盒”。

这个叫做菲儿的姑娘真的家里有矿吗?

当然不是,非但没有矿,菲儿的家庭基本可以用贫困来形容。

菲儿的母亲是49岁的胶州市民崔英,父亲是一名没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崔英靠做小生意、抄水表养活着一家四口。菲儿的姐姐正在读大学,而她刚满12岁。

事实很清楚了,穷孩子菲儿偷了家里的钱,为自己的虚荣心进行了装点。

知道真相后,崔英打了女儿。

为了追回这笔钱,崔英报了警,但警察爱莫能助。

无奈之下,崔英求助了我的媒体同行老鲍,后来我也参与其中。

两家媒体外加胶州市场监管局,一起帮助崔英和“宜百利”进行协商,整个过程我只想说一个细节。

我:“宜百利”作为青岛知名企业,你们就当这1万多元做扶贫了,我们在做报道的时候,一定突出咱们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宁愿自己蒙受损失也要退还熊孩子偷来的钱,这样不好吗?

宜:她教育不好孩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巴拉巴拉巴拉……不行!

“宜百利”女经理的话落地铿锵有力,毫无回旋余地。

几经周折后,“宜百利”最终让步答应退给崔英6000元(同时表态他们吃了很大的亏),崔英归还所有能找回的“盲盒”140余个。

这个处理结果好吗?在我看来,糟透了。

菲儿固然有错,但“宜百利”向一个只有12岁的孩子销售了1万多元的商品就无过吗?

根据《民法总则》相关规定,8 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法律的规定很清楚,那么在一家店里消费1万多元这种民事活动是否与12岁孩子的年龄和智力相符呢?

答案不言而喻,毕竟脑袋的作用是思考,而不是让你看起来显得比较高。

可惜,“宜百利”的经理并不擅长思考,她甚至连自己违法了都不以为然。

法律就在我们身边,但有时又距离我们很远。

崔英肯定不会依靠法律维权,她觉得即便打赢了官司,失去的也势必比得到的多。

更严重的是菲儿经过此事之后,心灵受到了打击,需要时间来走出阴影。

违法的成本太低永远是违法者底气的来源。

同样糟透了的还有我们的未成年人保护意识。

动画片“蜡笔小新”中有一个情节,5岁的小新拿着一盒烟盒形状的巧克力在大街上晃悠,被一个路过的成年人一把夺过扔进了垃圾桶,因为路人认为小新手里拿的是一盒烟,而这是所有成年人都应该制止的。

动画片“灌篮高手”中高中生樱木花道和水户洋平等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打小钢珠”,但他们每次都会被钢珠店老板赶出来,因为“打小钢珠”仅是成年人的游戏。

这两部都是日本90年代的动画片,我们的孩子受到过这样的保护吗?

也许,菲儿在第一次购买“盲盒”的时候,遇到的是老胡,这一切就可以避免。

但高尚本就是一种自愿的行为,我们无力奢求,利益面前,“盲盒”致盲了“宜百利”的双眼。

疯狂的“盲盒”到底有何秘密?

“盲盒”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可以吸引菲儿连续购买200多个?笔者在询问了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之后感觉十分惊讶,因为所有的孩子都对“盲盒”充满了热情。

其实,“盲盒”就是一种普通的玩偶玩具,但因为其凑齐一套的难度很大,在十几岁的孩子眼中充满了诱惑力,购买这种商品类似于刮彩票,但“盲盒”要比彩票贵的多。在网上,输入“盲盒”进行搜索,看到的几乎全是负面的新闻。

百度百科中关于“盲盒经济”一词如此描述:

盲盒经济的受众,很多都是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他们对市场风险的识别能力相对较低。因此,在被刻意夸大的“中奖”概率吸引,不断投入金钱去购买盲盒,以博得心仪的玩偶,或者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花高价购买盲盒玩偶,认为可以保值升值,都可能成为被套路收割的对象。

盲盒成瘾说到底也是源于赌徒心理,相对于彩票,它又是个高度不透明、信息极为不对称的行业。

2019年10月,深圳市金融监管局等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也已加大对辖区“炒盲盒”的排查力度,要求加强风险防控。

文中菲儿、崔英皆为化名

作者:刘志高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