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里院蝶变新生 回眸广兴里见证青岛百年历史

2020-06-02 07:54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37831) 扫描到手机

大鲍岛全景,1907年拍摄。(胶澳发展备忘录)(资料图片)

半岛记者 张文艳

海泊路63号,广兴里大院,最近很热闹,人来人往,老居民、各方游客争相一睹老院新貌。

修旧如旧,对于老青岛人来说,总觉得旧的比新的更值得怀念,但新理念是建筑生命的延续。正如青岛人、上海城建设计院的金山博士给半岛记者描述的那样,广兴里是青岛众多里院中的一座,和孟氏家族的四合院们相比,它的设计并非最出彩的那一幢,它让青岛感知最深的就是那历经百年的沧桑感。于是,我们和几位专家一起,再次搭乘时光机,回到上世纪初的青岛,翱翔过百年,回眸一座里院的前世今生。

诞生缺陷

沟通失误造成的“半截”工程

从海泊路挂牌处入口,还未出门洞就从左边楼梯直通二楼,参观从此开始。审视整个院落,风格一体,院落方正,红瓦红栏杆,黄墙绿门窗,色彩鲜明,阳光偏爱它们,照耀得熠熠生辉。

其实,这栋建筑其实并非一个时段建设的。

这要从古成章说起。

1897年德国借口“巨野教案”入侵青岛,随即便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开发,吸引了大量商人。青岛里院建筑形态的开创者阿尔弗莱德·希姆森是德国房产商人的代表,胡存约是青岛本土商人的代表,另外,外地商客也非常多,有山东黄县、掖县、潍县等的商帮,还有以直隶、浙江与广东为主的外省商帮。他们的到来使得青岛早期的城市建设活动频繁。

作为青岛早期的粤商代表,广东香山人古成章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到达青岛的时间很早,是商人的敏感让他看中了青岛的商机。上世纪初就有他在青岛活动的记载:先是在潍县路上开办了大成栈;1902年,胶澳德国总督任命的四位华人信托参议中,就有古成章的名字;1906年,他与广东的其他商人创办了广东会馆,并出任会长。1912年,因为孙中山先生的到来,让广东会馆成为齐燕会馆、三江会馆、广东会馆三大会馆中最为知名的一个。广东商帮也成为青岛较为显赫的商业团体。

兴建广兴里的前身,是古成章众多房产生意中的一环。1901年,他出资在博山路兴建了一座两层的商业大楼,算是房产投资,请来了德国建设师进行设计。“当时的土地买卖正在进行,外来的商人购买空地投资,广兴里(前身)兴建时周边的建筑应该还不多”,青岛文史学者王栋先生说。

这是一座两层的大楼,当时高楼不多,两三层为基本标配,另外还设有地下室,形状为“凹”字型平面,立面分为三段式,这种风格在欧洲公共建筑中非常常见。

“与大鲍岛同时期的建筑一样,这座大楼也使用清水砖窗拱作为立面语言,建筑二层的窗户采用的半圆拱较为罕见,立面中央的山花非常引人注目。平面布局上,建筑一层为开间较大的店铺,二层为住房,以外走廊组织水平交通,建筑中央设有联系街道与庭院的走廊,兼做楼梯间。厨房和卫生间被安置在一座独立的附属建筑中”,金山先生在《大鲍岛》中有专业的描述。

然而,根据图纸判断,当时仅仅建设了计划中的中段,两翼部分没有建设,而且和图纸对比,也简化了屋顶和门窗的设计。金山先生推测,这种设计缺陷造成的原因,很可能是建筑师没有亲临现场,只是根据业主提供的土地尺寸就完成了设计,没有考虑到博山路两侧路口之间三米的落差,“如果从中央入口能够正常进入建筑的话,那么北翼一层的一半要被埋在地下,而南翼则须悬浮在半空中”。

10年的时间里,商业大楼都作为商业网点兼宿舍,较为孤独地存在于博山路上。直到1912年,古成章将土地连同楼房,一起出售给了周宝山,才步入了全新的阶段。

宽大庭院

合围之后的视觉震撼

离广兴里不远处,四方路与芝罘路路口,门牌是四方路10号甲,有一座黑瓦黄墙的江南风格建筑,虽然如今已所剩不多,无法体现当年四进大院的辉煌,但它曾经是三江会馆的历史,早已载入史册。

这座会馆的第一任会长,就是周宝山。

周宝山又名周季芳,浙江慈溪人,据他的孙子、原省计委主任周文彬告诉半岛记者说,祖父曾在上海当过学徒,“我母亲老家是山东邹平,外公家世代为官,后调到上海。在这里认识了爷爷,两人谈话比较投机”。成为莫逆之交后,两人决定亲上加亲,便给各自还不到十岁的儿女定下了娃娃亲。此时的青岛,大鲍岛城市规模初具,曾就职于上海土产行的周宝山看到了商机,两家都搬到了青岛,“祖父买的房子据说就在三江会馆附近”。利用在土产行所学的本领,周宝山自己开了家周锐记贸易商行。也就是此时的发迹,让周宝山在青岛赚得盆满钵满,并跻身于青岛的头面人物,后荣升三江会馆第一任会长的宝座。

两位会长之间生意往来,这在富商中司空见惯。周宝山看中的是古成章手里的土地,在购得房产和地块后,利用两年的时间,在其他三面(海泊路、易州路、高密路)临街建起了两层楼房,风格基本统一,四面合围,形成大院式建筑,也就是我们的主角广兴里。

三面各设拱门入口,建筑根据路面之间的高度差,进行斜线取平,保证沿街的店面与街道保持平齐,建筑从院内看是三层,从马路上看变成了两层。

不同于三江会馆,广兴里没有延续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的特点,突出的是整齐和宽大。这种西方建筑风与中国里院的融合,如今看来,仍不觉得违和。

广兴里的建筑设计风格在里院建筑中处于什么水平?金山先生告诉半岛记者,无论从建筑艺术价值还是建筑质量上来说,都处于中等线上,“青岛比较突出的里院建筑出自于章丘孟氏家族,胶州路和芝罘路路口的瑞蚨祥是其中的代表,这些院落代表了大鲍岛街区早期一种典型的建筑布局方式”,也就是“前铺后居”“下铺上居”。

在金山先生看来,“广兴里建筑立面塑造出一种朴素的形象,除了一层商铺入口和庭院拱门处用石块进行简单点缀外,以拉毛粉刷作为外墙面的整个建筑几乎没有多余装饰,内侧庭院的木廊架,使用了最简单的斜撑”。

然而,它凭借方正宽大的中央庭院,在众多里院中脱颖而出,因为,它给予了每一位来访者强烈的视觉震撼。这样的空间效果在老城区确实不多见。金山先生说,设置这么大的院落应该是为了便于堆放货物或材料,“当时的广兴里主要是商铺和宿舍,楼下做生意,楼上临时住人”。

“在建筑档案中,仅能找到于1914年6月颁发的广兴里的施工许可,而主体验收与竣工验收的记录却无从寻觅。施工许可颁发两个月之后,日本对德国宣战,并随即派海军封锁了胶州湾。由此而言,广兴里的最终完成,也成为了德租时期大鲍岛的建设尾声”。(《大鲍岛》)

里外商圈

广兴里的吃喝玩乐

大鲍岛遍布里院,据上世纪30年代统计,青岛有300多个里,住了5000多户人家。每个里都有名字,如三多里、兴华里、新盛里、广益里、安庆里等等。如今,很多里院在规划重建当中,未来同样以全新的面貌示人。

“里”是古代居民聚居的名称,在《汉书》中,有“在野曰庐,在邑曰里”的记载。关于青岛“里院”的出现,在广兴里旁的大幅图板上,有这样的记录:德国侵占青岛后,强行将铁路以东的沿海一带划为德国人居住区,将西镇、鲍岛等区域划分为华人居住区,因此青岛的里大部分坐落在西镇、鲍岛等德国人居住区以外的地方,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鲍岛区。

如此分割,带有歧视的意味。德国人进行的格网规划,使得这里形成了不规则的四边形、五边形等街区形状,与德国的别墅建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土地分块出售,中国商人建设,作为商业区,为了有更多的商铺,房屋便依照地形和地块形状,建成合拢院落,建筑一般是两到三层的木头结构,当然后期也有加盖的四五层砖混结构,是商业与住宅的结合。每层各户之间有走廊相通,有的廊上有雕花栏檐。一般每层楼有一个公厕,自来水则多在院子里用。

目睹过里院的兴起,也经历了日本侵略者的洗礼,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广兴里才恢复了勃勃生机。因为居民商户众多,还制定了《青岛市公安局管理私有各里院清洁简则》(1935年,青岛市档案馆藏):其中规定业主或代理人应根据各私有里院之长短大小设置有盖之垃圾箱若干只盛放垃圾,凡私有各里院之阴沟淤塞及路面低洼者应由业主或代理人雇工随时疏通或修理……

宽大的院落,密集的居民,为市场的开辟提供了足够的便利。

有些好奇,为什么广兴里改名为积庆里?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在《青岛的“里”》一文中解释道:院落里叫广兴里,在海泊路、易州路上又有积庆里,两个里连通,成为一处商场,在高密路上还有一个门。官方称其为积庆里市场,不过市民一般叫它广兴里。

当时青岛有三大市场:劈柴院、积庆里、台东商业市场。能够跻身三大之一,是因为这里客流量大,处于城市的黄金地带,并且同时拥有购物、餐饮、娱乐三大功能。

广兴里内有三排商业摊棚,经营百货、布匹、绸缎,价格比大商店便宜,店铺据1947年记载有60多家。

相信八九旬的老青岛人还记得,广兴里有一个小型电影院,名字叫“光陆”,因为台东有一个光陆戏院比它大,所以一般称“小光陆”。鲁海先生在《老街故事》中提到,小光陆电影院是一家三轮影院,所谓三轮是因为第一轮在大影院放映,票价很贵,一轮结束后,到二轮影院再放映,小光陆得等二轮影院放映期过后才能放映,当时的胶片电影经过两轮多次放映后,不再清晰,不过胜在票价便宜。

一些收入较低的居民和学生们最喜欢到这里来看,而且进出影院都要经过商场,也适合促销。

兴衰过往

热闹逐步被拥挤替代

探访改造完毕的广兴里,遇到四五位前来观看的老居民以及邻居,提及往事,他们滔滔不绝,他们抵达里院的时间不同,因为种种原因会集在了一起:吃百家饭长大的孩童时代,看过电影、听过大鼓书的少年时代,一家五六口挤住在一起的吊铺时代,以及婚后互帮互助的温情时代。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热闹仍是广兴里的代名词。和电影比起来,茶社里的演出更吸引人,广兴里有聚仙、玉顺等几家茶社,演出曲艺和戏曲清唱。青岛戏剧家吕铭康先生清楚记得年少时,跑到里院里听西河大鼓、评书、渔鼓的日子,“还有变戏法的,人很多。不过比起劈柴院来,这里的演出档次要低一些,票价也要便宜些,所以像王傻子这样的名角应该没有去演出过”。在青岛市档案馆,我们还可以看到广兴里34号兴隆茶园戏台、以及李同谟说书馆的记载,可见当时演出之繁盛。

娱乐、购物有了,吃饭必不可少。除了周边的店铺外,广兴里内外还有众多大小饭店。据鲁海先生在《老街故事》中称,其中有一家姓徐的开办的洪兴楼饭店,二层楼,楼下散客,楼上单间。1948年,徐姓店主去了中国香港,仍从事餐饮业,1956年又去了美国,在美国华盛顿开了一家中餐馆叫北京饭店,经营北京烤鸭和鲁菜。后来成了名店,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每周都去进餐,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在店内采取了安全措施,并建立了安全通道。小布什当选总统后的庆功宴便在此举行……

广兴里的市场因为生意兴隆,板房越建越多,出现了安全隐患,以至于青岛市工务局多次核查拆除。

“1949年以后,因为使用功能性质变化,特别是公私合营以后,商户减少,广兴里的商业化功能就减弱了,加上产权结构细碎化,房屋很多分配给了老百姓,于是广兴里由商业大楼慢慢变成了居民楼,一群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孩子有了大量的童年的回忆”,金山先生告诉半岛记者。

再往后,因为人口的急剧增加,增加吊铺仍不能满足居住需求,院落中间便加盖了大量的棚户,人流拥入增大了广兴里的负荷,宽大的院落逐渐变得狭窄,最终演变成细小的甬道。

十多年前曾经到广兴里走访,一位老人给半岛记者看了她狭小的居住空间,十来平米的屋子里堆满了生活用品,没有地方做饭,只能在廊道上支起炉灶,炊烟袅袅,充满生活的气息,也带来火灾隐患,广兴里发生过火灾,所幸不大。

外地游客慕名而来,走一圈离开,有不少写生的美术学生来过,曾观察他们完成一幅画,画作里的广兴里别有一番沧桑的意味。

如今的广兴里,拆除了违法建筑,面貌一新,焕发生机。只是,百年的沧桑被亮丽的色彩遮挡住了,能够拨开这层历史窗纱的,是青岛的老市民,摄影师,以及关心青岛的其他人士们。良友书坊的臧杰先生出版了《里院之光》系列,用老照片和设计图纸定格了百年前的里院岁月,是对老里院的一次致敬。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