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五六年的兄弟回来了!警方通过高科技手段 让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从不开口的“无名氏”找到了家

2020-06-05 06:1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3872)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刘笑笑

“五叔回来了!”“五叔回来了!”……6月4日中午11时许,在诸城市林家村镇大屯村,村干部刘桂月到刘洪星等兄弟四人家中奔走相告。他口中的五叔,即是失联五六年、在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接受救助一年的刘洪增。他也是“照亮回家路”专项行动中9名已找到家人的走失人员之一。当天,半岛记者跟随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一起,驾车行驶150公里,将刘洪增安全护送回家,与他的四名兄弟团聚。

受助一年,从不与人交流

6月4日早上8时,记者见到刘洪增时,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院内,手中紧握着一枚鸡蛋,眼神漠然地看着地面。这枚鸡蛋是由于出院时间较早,医护人员怕他路上饿着,临走时给他带上的。到达救助服务中心后,小丛工作室负责人丛淑丽多次劝他快点把鸡蛋吃掉,刘洪增像没听到一样,毫无反应。

丛淑丽与刘洪增交流时,他一句话也不回复。

他是2019年5月13日被警方护送至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接受救助的,当时他正在街头流浪乞讨,精神状态很差。在救助服务中心的人员登记表上,记录着刘洪增刚受助时的情况:情绪低落,问话不答,衣着不整。随后,刘洪增被送往青岛市静安心理医院接受治疗,被诊断为重度精神发育迟缓。

诸城救助站为刘洪增办理移交手续。

自从接受救助后,丛淑丽一直在努力为刘洪增寻亲。她前前后后对刘洪增询问了四五次,每次都一无所获,甚至连他的名字叫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在这次警方通过高科技手段查找到刘洪增的户籍信息前,他的登记表上一直是“无名氏”。“每次与他交流,无论你问什么,他都是一动不动地端坐着,目视前方,无视你的存在。”这让丛淑丽很无奈,“但他又不是听不懂你说话,让他坐下、站起来,他都能照做。”

前几天,警方查找到刘洪增的户籍信息后,丛淑丽立即联系了潍坊诸城市救助站。对方去联系了刘洪增所在的林家村镇正大社区大屯村,得知刘洪增今年50岁,父母已经过世,有四个哥哥。由于哥哥们无法前来青岛接他回家,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决定开车将其护送回家。

哥嫂们跑出家门出来迎接

4日早上8时20分,记者与丛淑丽等三名工作人员一起,带着刘洪增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刘洪增始终紧握着手中的鸡蛋,对谁的问话也不回答。

上午10时许,记者一行抵达诸城市救助站。救助站工作人员为刘洪增办完移交手续后,立即带领大家起程赶赴刘洪增的老家大屯村。四个哥哥都提前得知刘洪增当天回家,一直在家中等候。

11时20分,车抵达正大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后,被喊下车的刘洪增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言不语。两三分钟后,七八名村民拥进中心大院,刘洪增突然抬起头看了看他们,继而又恢复成原来的状态。“这些年你去哪里闯荡了?”“出去五六年了,你怎么也不知道回家看看”……进来的村民围着刘洪增问着,关心地上下打量着他。

刘洪增的家人和救助人员一起将其带回家。

村干部刘桂月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刘洪增的哥哥和嫂子,听说刘洪增抵达后,一股脑从家里赶来社区见他,接他回家。但是刘洪增对哥哥嫂子们的关心依然表现得很冷漠,当四哥刘洪全上前拉着他的手要带他回家时,他迅速甩开了四哥的手。“自从他犯病后,就跟我们兄弟四人都有仇了,谁也不搭理。”大哥刘洪星叹气道。

从小自闭受过刺激后变得异常

从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出来,走大约100米,就到达刘洪增的家。由于多年没人居住,刘洪增的四间大瓦房的玻璃都已经破碎。家左侧的路,杂草丛生。两扇大门上,红红的对联还没褪去颜色,只是被风吹掉了半幅。

“老五没出去前,很有本事,他这个房子都是他自己亲手盖的,这个院墙抹水泥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刘洪增的四嫂说。由于家里多年未住,没有收拾,住在刘洪增隔壁的二哥把他带到了自己家。

刘洪增的四哥将其带到刘洪增的家门口。

刘洪增对谁也不理不睬,坐在板凳上,对大哥递给他的水也不喝,手里还紧攥着那枚鸡蛋,二哥去松他的手,他攥得便更紧了。

“他还是恨我们啊。”65岁的大哥刘洪星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话匣子。刘洪星说,他们一共兄弟五人,刘洪增年龄最小。小时候,刘洪增就性格内向,很自闭,到了适婚年龄也一直没有结婚。不过,在几个哥哥眼里,刘洪增属于能干且会过日子的人,家里不仅种着庄稼,十几年前还养了几十头猪。不过,后来猪全部病死,对刘洪增的打击非常大。因此,他的家人都认为,“从那之后,他应该是受了刺激,变得更加不爱说话,精神也有些不正常了。”

五六年未见,刘洪增的大哥、二哥紧握着他的手。

看到弟弟精神状态不好,早年便没了父亲的兄弟们一商量,决定送他到精神病医院就医。“谁知他不喜欢在那里待,自己跑出来了,从那以后就对我们弟兄都有仇了,谁也不搭理。”刘洪星说。

大哥刘洪星为刘洪增递水,刘洪增并没有接。

离家五六年,家人以为在外打工

村里人告诉记者,实际上刘洪增的哥嫂们对他都挺不错,八年前其老母亲过世后,哥嫂们谁家做了好饭,都会喊他到家里吃饭,但是刘洪增从来不去。刘洪增的二嫂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有一年我家杀了鸡,叫儿子去喊他来吃。他死活不来,最后没办法就给他盛到盆里,又拿上馒头,让儿子给送过去了。谁知他竟然隔着院墙给扔回来了。”如今说起来,刘洪增的二嫂像讲一个笑话,并没有生气。

刘洪星告诉记者,老母亲在世时,刘洪增就曾离家出走过,到外面流浪。后来村里人在附近镇上见到了他,兄弟几个去把他领回了家。再后来,兄弟们还是看不住他,他还是经常偷偷跑出去,不过每到割麦子的时候,他自己就主动回来了,因为家里还有地。令兄弟们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这次从家里出走,刘洪增一出去就是五六年。“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但是相信他肯定没事。我们都一直觉得,他可能是出去找了个地方打工去了,等着哪天老了干不动了,就自己回来了。”

当得知刘洪增在青岛被救助时是在街头流浪乞讨,大哥刘洪星有些激动,对刘洪增责怪道:“家里日子这么好,你跑出去干嘛?你怎么还不知足?”随后,刘洪星也不忘对救助人员表达着感谢,“多亏了你们,感谢党和国家,一直替我们照顾着他。他比之前胖了好多,也白了好多,一看这一年生活得不错。”

对于刘洪增的下一步打算,四个哥哥商量着,先轮流照顾他,看看他的状态如何。如果实在不行,再考虑将其送进养老院。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