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地块用途现俩不同版本 俩机构“打架” 谁为4亿元楼宇命运担责?

2020-06-05 18: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97623)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王永端

李沧区重庆中路420号。

这个普通的门牌号,没有人去留意。但标注这个普通门牌号的富邦红木文化城(以下简称“富邦城”),却因近来李沧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的“密集笔录”,4亿元人民币身价的楼宇命运充满变数。

行政执法部门对富邦城法人密集笔录的理由是该楼宇“未补办规划许可证”。富邦城法人、青岛湖北商会名誉会长张云山却向半岛记者表示,不是他们不去办理规划许可证,而是5年来青岛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李沧分局对富邦城的申请以不符合规定为由,拒绝办理。

这座在青岛市政府批准的“用途为工业”的合法地块上招商引资建起的“李沧区的重点项目”,为何5年来办不出“规划许可”?

招商引资,引来“战略投资”

6年前的张云山是青岛湖北商会的会长。根据商会需要,同时也受李沧区招商引资政策的驱使,青岛湖北商会与青岛天人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人物流”)签订了租用李沧区重庆中路420号地块15年的租赁合同,租赁期限至2029年12月30日。

在租用并投资这一地块的整个过程中,身为商会会长的张云山谨言慎行。

“当时我们租用这块国有土地,有合法手续。”张云山说,青政地字【2007】444号“青岛市人民政府征地(使用、划拨)批件”标明,重庆中路420号这块面积为8925平方米的国有土地“用途为工业,出让期限为50年”。

半岛记者拿到的这份政府批件,证实了张云山的说法。

拥有该地块使用权的天人物流董事长辛某告诉半岛记者,当时公司获取这块土地50年使用权时,经过了严格程序之后,政府下发批件的。

除了政府批件之外,当时让青岛湖北商会动心的,还受李沧区招商引资环境的影响。

“2015年5月26日,李沧区政府办公室印发李沧区促进楼宇经济发展扶持办法。”张云山说,正是这一系列的利好,商会决定拿出资金进行战略性投资。

同样,商会根据当时“促进存量工业用地转型升级”的规定,在420号地块原有建筑基础上进行了改造升级,加建了部分商业建筑面积。

2014年冬天,原破旧房的旧貌没了,出现在了重庆中路420号的是一座靓丽的商业楼宇。

“尽管当时李沧区出台了促进楼宇经济发展扶持政策,”张云山说,“但我们并未受益。”

新楼宇建成,只是商会战略投资的第一步。随之,商会从全国各地引来了100多户商家进驻原如泰广场,即如今的富邦城。

正当商会大张旗鼓进行经营时,李沧区行政执法局来了。

张云山说,行政执法局前来称商会的这一商业综合楼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同一地块用途现俩不同版本

因为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14年12月23日和2015年1月20日,李沧区行政执法局两次下发《限期拆除决定书》,并责令张云山所在单位自行拆除。

不过,到了2015年5月,“限期拆除决定书”变更成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执法局的变更理由是:该商业综合楼已列入李沧区2015年重点项目和土地所有人持有青岛市规划局的建设工程规划审查函复意见书等多项合法手续。

就此,行政执法局撤销拆除决定后罚款48万元,并要求补办规划许可。

从生到死再到生,“区重点项目”在城管治下经历这一变幻后,如履薄冰的商会,赶忙去原青岛市规划局李沧分局(现青岛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李沧分局)办理“规划许可”。

“当我们来到李沧分局办理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规划手续办不了。”张云山说,规划局给出的的理由是:重庆中路420号地块规划用地性质为“城市公园绿地”。

听到“城市公园绿地”的说法后,商会大惊失色。前前后后投资1亿元改建成的这一战略工程、区政府的重点工程,竟然属于“城市公园绿地”。

于是商会手持“用途为工业,出让期限为50年”的青岛市政府的批件与规划部门对质。规划部门给予的文字答复是早在2005年批复的《李沧区西南部控制性详细规划》中,重庆中路420号地块规划用地性质均为“城市公园绿地”。

既然早在2005年已经规划为“公园绿地”,而两年之后的2007年,该地块的批复是“工业用地”,按此时间顺序和土地持有人的相关批件,他们建设的这一“区重点项目”,亦被行政罚款,按理说可以补办“规划许可”。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明晰,张云山发现给出两个版本的分别是原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与原青岛市规划局。

“两个不同版本,都合法。”张云山说,“听谁的,如何办?这让我们很为难。”

俩机构“打架”,谁为楼宇命运担责

在行政执法局“催办令”促使中,商会自2015年始多次前往规划局办理规划手续,但遗憾地是5年来手续一直难产。

“一直以来感觉在夹缝中生存。”张云山说。

5年之后的2020年4月30日,行政执法局沧口中队队长带着多名工作人员出现在了富邦城,并称富邦城的规划许可因没有办理,他们将对该事件再次进行调查。

从4月30日至6月1日的一个月间,沧口中队先后两次为张云山做“询问笔录”,同时地块的持有者辛某,也被做了“询问笔录”。

“三天两头被提溜着做笔录,哪还有心思搞经营?”张云山说,富邦城如今共有100多家商户,解决了600多人的就业,如今这座价值4亿元人民币的大型楼宇的命运,充满变数。

“因为同一地块两种不同版本的用途,导致我们的‘规划许可’难产,”张云山说,“这怪我们?”

“作为投资者的我们,这5年来走了很多程序,求了很多人,现在无能为力。”张云山表示。

针对同一地块,其用途现俩个不同版本的怪象,地块使用权持有者辛某向半岛记者称,在他取得使用权以来至今的13年里,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告知他这块土地属于“城市公园绿地”,一块地现两种用途,着实让他震惊。

针对该事件,李沧区行政执法局宣传科一名负责人称,之前执法局确实对富邦城进行了处罚,当前对张和辛做笔录,是事件处理和推进的一部分。

对富邦城法人和地块持有者被密集做笔录而引发的富邦城命运的变数,这名负责人未予答复。

同一地块何因出现两个用途不同的官方版本?

就此,青岛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李沧分局一名负责人向半岛记者称,出现这一异常情况,极有可能是当年的原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与原规划局,在地块的处置中使用不同的标准,“两个机构‘打架’”,而导致出现不同的两个官方版本。

这名负责人同时称,去年国土资源与规划部门已经合并到一起,李沧区合并后的机构是现在的青岛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李沧分局,这一事件的受理应归李沧分局。

6月4日,李沧分局已经要走了富邦城这一地块的相关资料。至于这一事件将如何处置,富邦城的命运走向何方?李沧分局目前仍没有给予明确答复。对于该事件走向,半岛将持续关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