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书记朋友圈里刷出卖杏“捷径” 城阳蜜杏触“电”全国“圈粉”

2020-06-19 06:2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6357)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记者 王好 张伟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收入也有指望了。”今年天公不作美导致减产,加之疫情影响了采摘客流,城阳区夏庄街道下山色峪社区果农孙妮娜原本对蜜杏销售已经不抱希望。而如今,她家近100棵杏树上的果子不仅被“包圆”,而且价格比去年还要好一些。帮助她和当地果农实现减产不减收的,正是社区书记孙青请进来的农产品电商,让蜜杏走出大山,从“枝头”直达消费者的“舌头”,不仅保证了水果的品质,更因为砍掉了诸多中间环节,果农们的收入反而比往年还要高。

山村果农>>>

没想到受伤最重的是杏

时间回拨到5月17日深夜,强对流天气突袭岛城,部分地区遭遇冰雹。“当时大的雹子足有鸽子蛋大小,第二天又开始刮大风。”孙妮娜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天刚亮我就跟家里人赶紧上果园查看。”孙妮娜家里种了100多棵樱桃树和将近100棵杏树,“当时正值樱桃成熟期,原本以为樱桃损失会很大,没想到受伤最重的反而是杏。”

“当时小杏刚出核,受损特别严重,不少直接被打掉了,剩下来的很多被打出了坑窝和麻点。”孙妮娜说,虽然并不影响口感,但因为品相不佳,只能贱价出售。“正常年景我家可以收获大约四万斤蜜杏,去年收入能有三四万元。今年产量估计还不到两万斤,批发商的收购价也低。”孙妮娜表示,虽然大幅减产,但蜜杏却并没有因此变得“金贵”。

除了极端天气影响,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前来摘杏的游客量也并不理想。“往年这个时候,我们在游客比较集中的停车场那边摆摊零售,还能经常碰到有人问可不可以入园摘杏,今年是卖杏的比买杏的人还多。”孙妮娜说。

疫情影响叠加极端天气导致产量减低、次果率升高,眼看着蜜杏进入收获期,销售成了果农们的“心病”。

社区书记>>>

朋友圈里刷出卖杏“捷径”

“樱桃、蜜杏销售收入是社区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49岁的城阳区夏庄街道下山色峪社区书记、主任孙青介绍,当地因盛产樱桃被外界熟知,素有“齐鲁第一樱桃谷”的美誉,社区263户人家,家家种果树,整个社区果园面积180亩,其中有杏树近3000棵,占比约30%。相对樱桃,这里产的蜜杏虽然“低调”不少,但依然是社区居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5月、6月可以说是社区一年中最重要的时间。”孙青说,果农们一年的辛苦劳作,最终都要抓紧在这两个月“黄金时段”来变现。“5月份的樱桃销售虽然还可以,但因为减产,果农整体收入比往年降了两三成。”如何破解更加严峻的蜜杏销售难题?孙青从朋友圈找到了“解题思路”。

“疫情让很多人养成了网上购物习惯和品质消费理念,尤其对于吃的东西,绿色健康是第一位的。我每天刷朋友圈,经常看到有人晒单,其中很多都是网购的原产地绿色农产品。”孙青介绍,“我们的杏品质好,但是长期以来销售渠道和市场一直局限于线下和青岛本地。”他寻思着,如果能找到专业的农产品电商直接进入社区收杏,既可以减少中间商环节,让利果农,帮助增收,同时还能帮蜜杏打开销路和知名度,让山里的好东西真正走出去。

“第一次接触线上销售,我也没有底。”为了找到专业的农产品电商,孙青开启了“社交模式”。

“5月份孙书记主动找到我,说想做电商销售,请我来实地考察。”青岛觅秋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振宁做农产品电商已经6年多了,其中本地杏的线上销售已经连续做了4年。他告诉记者,这次孙青书记主动找上门,让他既惊喜又意外,“以前都是我们自己去联系农产品,很少有村子主动找我们。”受邀后,王振宁当即带着选品团队来到社区。

“在保证食用品质的前提下,我们把品相好的蜜杏和品相稍差的分开定价、销售,在商品描述页面清楚标明,同时通过参与线上助农活动等形式拓宽销售面,让消费者各取所需,最大限度减少果农损耗。”王振宁和团队制定了分级销售的解决方案。

方案敲定后,“孙书记立马联系,把一间1200平米的仓库腾出来,免费给我们作为打包场所,工作人员的住宿也可以全给解决。”王振宁说,做农产品电商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好的“待遇”。

农产品电商>>>

不愁卖不掉只怕不够卖

6月18日,记者在蜜杏打包发货现场看到,十余位工作人员正在现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果农们送来的蜜杏初拣称重后被倒入白色塑料框内,然后由电商工作人员进行二次分拣、称重、装盒。随后,一盒盒当天现摘的蜜杏被交给等候的快递员打包、发货。

“所有蜜杏都是当天摘当天发,保证最新鲜的产地直供。”王振宁边翻着手里一厚摞快递发货单边说,蜜杏销售大大超过预期,“我们6月10日启动线上预售,15日发货首日订单就超过2000单,目前已经预订约9000单,销量超过22吨,预计今年蜜杏总销量超过80吨。”

电商进村还让蜜杏成功实现了全国“圈粉”。“收货地有内蒙古、新疆、青海、海南、东北地区等,现在山色峪蜜杏的消费者基本上已遍布全国各地。”王振宁介绍,有赞等电商平台以及社群团购是目前主要的销售渠道,而这些渠道极强的互动性又对农产品形成了强大的口碑传播力助推力,“截至目前,我们的蜜杏好评达到100%,很多人都已经二次下单。订单比我们去年本地杏的订单量增长了30%。”

今年首次“触电”销售蜜杏,看着“潮水”般的订单和好评,孙青表示心理踏实了不少,更重要的是,电商进村收杏分级定价,只要符合标准就能卖出更好的价钱,增加收入。社区居民介绍,以前商贩来收杏,平均一斤四五元,差点的3元,甚至更低,而现在符合电商标准的果子每斤最低5元,最高可以卖到7元。“接下来还有将近20天采摘期,不出意外今年社区蜜杏这块的收入应该能稳定住。”孙青说道。

王振宁向记者感慨:“现在是订单量超过产量,愁的不是卖不掉,而是产量太少不够卖。”

■观察

农产品电商进村

仍有“堵点”待解

日前,财政部联合商务部、国务院扶贫办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通知,提出要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促进形成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畅通、线上线下融合的农产品流通体系和现代农村市场体系,培育一批各具特色、经验可复制推广的示范县。

事实上,通过全面推进“互联网+经营”和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青岛近年在推动农产品上线融合、触网营销等方面成果丰硕。2019年,推动农产品“出村进城”,依托区、镇、村三级农村电商公共服务中心,1万多家农村电商实现了本地农产品卖得掉、卖得快、卖得好、卖得远。截至今年5月,农产品线上交易额达23亿元,约占全市农产品交易总额的41.8%,比去年同期增长约33.1%。

与此同时,直播带货、社群营销等线上营销方式“多点开花”,也在农产品上行过程中形成助推合力。

但农产品电商订单激增、爆款频现的同时,物流仓储等“最先一公里”匹配度不够的矛盾也日渐突出。王振宁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电商企业都是小微企业,资金实力有限,而农产品电商进村最棘手的就是场地问题,“以我们目前正在收购的蜜杏为例,如果不是社区给我们解决了打包场所和人员住宿,我们到当地就得现找地方,不说费用问题,关键不一定找得到合适的。”他坦言,从事农产品电商6年来,每次下沉进村收购农产品都像“打游击”,很难找到功能完备的配货用房,而这也是很多像他一样的电商进村面临的一大难题。

此外,对于生鲜农产品来说,全程冷链投入大,一般企业很难承受,加上缺乏为中小电商和农户提供标准化冷链物流的公共服务平台,造成生鲜农产品快递成本较高、线上销售困难。受土地性质和用地指标等限制,农村普遍缺少基础冷藏保鲜中心,配送成本高也是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另一瓶颈。

“生鲜农产品存储条件要求高,因此物流成本比较高,一些偏远地区为了缩短运输时间,保证果品品质,我们都是选择空运,每公斤快递费用就要20元。”王振宁认为,基础设施、物流成本等事关农村电商与农产品的深度融合,这些“堵点”都缩减了农户销售收益。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