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青岛古树名木保护:500多年老树体检做“B超” 古树“治病”用上无人机

2020-07-01 19:5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5609)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记者 王好 (署名除外)

崂山太清宫两株汉代圆柏,以2100余岁高龄领跑青岛古树名木“长寿榜”;崂山区东台村一株千年古槐,树围之粗需五人合抱,为青岛古树至尊;即墨市张家村1500多年的古酸枣树,一段唐太宗东征时在此树上晾晒盔甲的传说,至今为人津津乐道。

作为重要生态资源,伫立千百年的古树名木是见证历史变迁、时代发展的绿色“活化石”,保存积淀着这座城市的文化基因和深厚底蕴,如何保护好古树名木一直受到市民关注。近日,记者探访青岛部分古树名木和技术专家了解到,受生长环境、自然风险、病虫害等因素影响,针对于古树名木,尤其是建成区古树名木的保护工作,亟待导入更多“一树一策”的精细化养护修复动作,“对症下药”激发老树长久活力。

为此,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提出建立“青岛古树医院”,计划年内对50株古树名木进行救治。通过搭建平台汇聚行业内“顶流级”专家,同时注入植保无人机、声波检测仪等现代化诊疗设备,为青岛古树名木保驾护航。

古树修复过程中,使用无人机进行药剂喷洒,防治病虫害(青岛市市北区城市管理局供图)

500多岁古树“段子”多

位于市北区的海云庵内,有一株雌性古银杏树,在青岛几乎无人不知。三四月展叶开花,九十月果熟挂枝,十一月左右满树绿叶披金别具韵味,每年都吸引着众多市民游客前往驻足观赏。而数百年来,关于古树的文化传说和树龄之谜,更是引人入胜。根据碑刻、史料记载,海云庵建于明朝成化年间。相传选址建庵时不少百姓夜里梦见观世音菩萨托梦指点,说此株银杏已经存在百年、具有灵性,愿为百姓造福,据此最终将海云庵建在此处。官方据史料统计,目前该株古银杏树树龄为500多年。但传说中关于银杏的年代背景等信息,无疑为古树的树龄考证增添了遐想空间,并渐渐衍生为古树的一种文化资源,吸引着无数植物爱好者和业内专家慕名而来。

6月31日,记者跟随市北区园林绿化工程二公司工作人员曹先聪和他的同事来到这里对古树例行巡检。从杭州路拐入海云街,远远便能看到高出寺庙围墙的巨大树冠,苍翠葱茏。进入庵内,古树位于正殿前东侧,以六角形型石砌围栏合围,树干粗壮、笔直挺拔,围栏上挂满了人们寄托美好愿望的心想事成许愿锦囊。正值炎炎夏日,古银杏树茂密繁盛的枝叶遮蔽出大片阴凉,覆盖了小半个院落,身临其下全然不觉暑气逼人。

树脸

“你看,这棵古树有个树脸。”顺着曹先聪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在靠近东侧院墙一侧的树干一米多高处,鼓出一个“木头疙瘩”,从稍正的角度乍一看,眉眼口鼻周全,竟与人脸有几分相似,颇具趣味性。“这实际上算是一种树瘤,树木受伤后细胞无性繁殖形成的一种自我保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某种程度上树瘤如同人体肿瘤,也分良性和恶性,“恶性树瘤会不断增大、分裂,吸收浪费古树营养。经过我们观察,这个树瘤生长缓慢,对于古树的长势没有伤害,应该属于良性。”

除了“树脸”,在这株古银杏树树枝分叉处还出现了“钟乳倒悬”奇观。一段树干挂于树壁生长,形似石钟乳。“这叫树乳,一般出现这种现象就说明这株银杏树有年头了。”曹先聪说,在民间,银杏树有“不过千年不垂乳”一说,虽不尽然,但海云庵这株古银杏树出现的这种现象,足以说明其年代久远。

古树修复过程中,使用无人机进行药剂喷洒,防治病虫害(青岛市市北区城市管理局供图)

“儿孙满堂”古银杏 体检结果挺硬朗

据介绍,这株古银杏树高17.2米,胸径132厘米,冠幅达8米。根据《山东省古树名木保护办法》关于古树名木的分级认定规定,名木和树龄在500年以上的古树,实行一级保护;树龄300年以上不满500年的古树,实行二级保护;树龄100年以上不满300年的古树,实行三级保护。而无论根据官方的史料统计还是民间关于其树龄或许更为久远的推论,海云庵内这株古银杏树都毫无疑问的属于“顶格”保护范围。

“青岛现在处于多雨季节,要经常过来看一看。”由于近期雨水频繁,工作人员此次例行巡检需要重点关注树木外观有无新发腐烂现象。曹先聪说,对古树进行巡检是每月都会进行的“常规动作”,主要的养护措施包括对萌孽枝、枯枝等问题树枝进行修剪;观察树势情况,如发现树势不旺,会考虑施有机肥、缓释肥等进行复壮。“还有就是病虫害的防治,银杏树较易遭受蓟马以及刺吸型虫害,一旦发现需要及时配合药剂进行防治消杀”。

海云庵古银杏树(青岛市市北区城市管理局供图)

除了园林绿化单位的常规巡视维护,近年来也已经有专业团队开始致力于古树名木个性化保护及修复。青岛市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工作站首席应用研究院邱元英带领着一支园林科研团队,每年三四月份开春季节,都会给需要问诊的古树“开小灶”,进行一次“深度体检”。“跟人生病一样,古树的病情也分为看得见的伤害和看不见的伤害。”邱元英告诉记者,日常维护更多解决的是“看得见的伤害”,对于细菌、病毒、类菌质体等对树体、树根造成的“看不见的伤害”则需要借助专业仪器进行探查判断。

土壤养分测试仪

“海云庵这株古银杏年岁正当年,从检查结果来看,身体也比较硬朗。”据介绍,古树因为历经沧桑,或多或少会出现木质部腐烂中空的情况,为了弄清楚海云庵这株五百多年树龄的古银杏内部情况,邱元英团队使用树木横断面声波检测仪,通过声波传导原理进行了树干内部无损检测,“有点类似于给人体做B超。”检测后发现,这株古银杏树干内木质部最深处完好、紧实,稍微靠外部位存在腐烂。对于后续的治疗方案,团队在综合判断树势、土壤环境等因素后,最终决定选择保守治疗。“因为腐烂部位目前不具有危险性,没有影响到古树的生长。可以通过及时补肥、养护等保守疗法使其‘带病’生存,相比人为清除腐烂部位这种‘刮骨疗毒’的有创治疗措施,更有助于保护其风貌和元气。”

古银杏树旁生出幼树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株500多年的古银杏树已经“儿孙满堂”,三株幼树围伺一旁。“这几株幼树都是古银杏树的种子白果成熟后自然掉落在树池内而生的,树龄约莫在五六年到三十年不等。”曹先聪告诉记者,如果按照植物养护的“标准操作”,幼树因为可能影响古树养分吸收,本应被移除。目前之所以“反向操作”将其保留,是基于更为长远的古树保护考量。通过保留幼树可以为日后古树复壮提供更为多样化的选择,古树一旦发生歪斜、中空等老化症状,可以“以小扶老”,使用小树进行活体支撑、填充,不影响古树景观的同时达到复壮效果。

园林技术人员对古银杏树进行巡检

古树名木体检装备科技感“满格”

土壤温度计、土壤湿度计、土壤养分测试仪、植株营养测定仪......7月1日,在嘉定山公园的青岛市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工作站,记者见到了从地下到地上全覆盖的立体化古树名木体检装备。“通过土壤养分测试仪可以检测土壤氮磷钾及其他微量元素含量,了解古树名木生长的地面环境。而植株营养测定仪则可以分析叶片内的叶绿素含量,各项检测相互印证,最终确定后续治疗、维护方案。”

除了体检装备,如今对于古树名木的修复也融入了更多“科技感”。“4月份我们对于青岛三中一株116年的古皂角树进行精细化修复,首次用上了无人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喷洒病虫害防治药剂是很多古树名木修复工程的关键作业之一,以前由工作人员通过施工脚手架攀爬上树进行人工喷洒,作业时间长不说,由于不少古树高度常常超出人力作业范围,想要完成精细化全覆盖药剂喷洒更是一大难题。“这次我们用了无人机喷洒药剂,树高4.8米,胸径1.2米,冠幅约20米的古皂角树,十分钟就可以完成。地面人员通过控制器显示屏就能清晰的看到整个作业范围,确保每一处都喷洒到位。”该工作人员表示。

园林技术人员查看古银杏树土壤情况

“对于古树名木保护来说,最重要的是一树一策。”邱元英告诉记者,目前古树名木的保护仍然存在不少需要关注解决的问题。除了人为损坏、病虫害及雷击等自然伤害对古树名木生长造成的威胁以外,古树名木保护还面临着外部生长环境变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威胁,尤其是对于建成区的古树名木来说,柏油路面、水泥地面覆盖过度,造成透气透水性差,不利于根系生长,甚至造成根系腐烂。需要更多的资源倾斜,尽快通过检测厘清古树名木生存状况,对症施治。

青岛市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工作站工作人员进行土壤养分检测

“我们应该像保护人的生命健康一样来保护古树名木,让古树名木有尊严有价值地活着。”据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园林和林业建设处处长殷保家介绍,为此,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提出古树名木保护管理“141”方案。通过该方案,搭建古树名木保护和管理的信息管理平台,建立线上“青岛古树医院”。医院的“医生”由国内相关高校团队专家、老师以及我市行业内相关专家、技术骨干志愿者担当。汇集国内古树保护管理先进诊疗设备和聘请国内顶尖古树保护的专家团队作为技术支撑。提供健康检查、诊疗、救治、日常保健等四项“古树诊疗服务”。同时,打造“古树管理制度”。如建立健康查体制度,对于500年以上的一级古树名木每年实施一次健康查体,其余古树每两年实施一次健康查体;做到“一树一档”,实施“一树一策”专项保护。

青岛市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工作站工作人员进行土壤养分检测

在对古树名木做好保护的基础上,利用盘活古树名木方案。讲好古树名木的故事,开展古树名木“认种认养”等活动。

据悉,在青岛,目前像海云庵古银杏树这样的古树名木有2500余株,100余个树种,其中一级220株,二级233株,名木35株,其余为三级古树。从分布范围来看,崂山景区、大泽山等山林地区依然是古树名木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主要树种为银杏、圆柏、侧柏、酸枣、柘树、国槐、流苏、朴树、赤松、广玉兰等,其中银杏数量最多。目前该方案正处于前期推进当中,计划年内对50株古树名木进行救治。

树木横断面声波检测仪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