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90后”老兵身体多处受伤但他“不后悔”:子弹打穿左腿 弹片至今残留体内

2020-07-03 13:4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6428)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刘静

曾被子弹打穿过左腿,至今仍有一块弹片残留体内;耳朵被炮火震聋,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耳背;胸前有块凸起,那是肋骨断裂后再接的痕迹……这是胶北街道玉皇庙村90岁老人曲桂元的亲身经历,如今老人时常拄着拐杖在村中散步,逢人就笑着打招呼,每天下午还会拉起二胡自娱自乐,生活安康惬意。

曲桂元老人

谈及过往,老人说他不害怕也不后悔。

从小喜欢枪,17岁参军入伍

今年90岁的曲桂元是胶州市胶北街道玉皇庙村人,17岁参军入伍加入胶高支队,参加解放战争,20岁因受伤退伍回到老家生活,在村中担任过队长、民兵连长等职务。

“小时候家里穷,我6岁时候就没了父亲,母亲在大户人家帮佣,我从小住姥娘家。那时候家里穷,也没有机会上学,战乱年代,村子的房子也被摧毁了不少,1947年的3月份,我参了军,加入了胶高支队。”说起来参军的缘由,曲桂元记忆犹新,“当时战火就在跟前,炮火摧毁了100多间房子,农村孩子也没有别的出路,加上我从小就喜欢枪,所以就参军打仗。”曲桂元说,虽然那时年龄小,但有一腔孤勇,加入胶高支队后,跟着队伍打游击战。

“部队发的枪都是土枪,经常是第一下卡壳,第二下才能打出来。所以特别盼着打仗,缴对方的枪来用。”曲桂元说,那个年代,虽然打仗吃不好睡不好,脚上都没有一双合脚的鞋,但对于那时的他而言,丝毫未感觉受苦。

奉命接管俘虏,缴获冲锋枪

曲桂元当兵三年,参加的大小战役不计其数。虽然那时条件艰苦,但偶尔也有欣喜时刻。对于曲桂元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得到属于自己的一把“好枪”。

“1948年的阴历四月,那时候我们跟国民党在胶东韩信沟打起来,那时候他们就剩下7个人,躲在一个农院里,被我们围了好几天。后来,他们从窗户挑了件白褂子出来,意思是要投降,我当时就奉命接管,推开院门让他们出来,告诉他们缴枪不杀还有馒头吃。他们之前都饿了好几天了。”曲桂元一边回忆一边笑着说,自己当年只有18岁,在院门口喊话,让躲在里面的人把枪口朝下走出来,“让他们把枪扔到一边,他们7个人7把枪,其中两把是‘加拿大’。”曲桂元说,自己当时表现好,后来其中1把“加拿大”就被奖励给了他。

弹片虽留体内,峥嵘岁月不后悔

1948年农历十月,曲桂元参加了解放薛家岛的战役,也就是在这场战役中,他的左腿被子弹击穿、耳朵被炮火震聋。受伤的他被埋在土堆里,后被当地村民挖出,抬下战场送入野战医院救治。

“当时那场仗从大沽河东打到薛家岛,他们人多,我们人少,人家武器装备也精良,所以那场仗打得很激烈。”曲桂元说,当兵三年,参加过的大小战役不少,此前一直都平安无事,唯独在解放薛家岛的时候,他光荣负伤。左腿被子弹击穿,胸前肋骨断裂,耳朵也被炮火震聋,此后听力受损。手术时,从他的左腿取出来两块弹片,还有一块弹片因为处于动脉敏感部位永远地留在体内。每逢天气不好的时候,一阵阵时痒时痛,提醒着它的存在。“不害怕也不后悔。”谈及过往的经历,老人眼神中透着光彩,“我没上过学,当兵在部队的时候,学的识字,我会的都是部队教给我的。现在的日子过得也很好。”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