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与酒丨谭延闿在青岛的诗酒人生

2020-07-04 17:1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6018)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黯然离官场

谭延闿是晚清民国的风云人物,他在各种政治势力夹缝在游刃有余,堪称不倒翁。他一生三次督湘,始于辛亥。

辛亥革命后,谭延闿任湖南军政府参议院议长兼民政部长,后被谘议局推举为湖南都督。

1913年7月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谭延闿公开支持,宣布脱离袁世凯政府“独立”,自任湖南讨袁总司令。“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任命海军次长汤芗铭为湖南都督,政坛失意的谭延闿,避居青岛,观望局势,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1914年2月中旬,谭延闿从北京乘坐火车南下。2月12日晚上七点四十分至济南,他在日记中记录了这一晚在济南的食宿。“食黄河鲤”。

次日,乘坐胶济铁路二等车(8元)来青岛。早晨八点零二分济南始发,傍晚五点二十分至青岛。火车至沧口,谭延闿进入德国租借地,所见皆新奇,“山皆种树,马路平迤”。火车进过四方,“则傍海岸行,落日在西,光景奇绝”。当晚,谭延闿住宿大亨栈。当晚,谭延闿因旅途劳顿,再加上对青岛饮食并不习惯,面对四簋饭菜,“无可下箸,强饭而已”。

美酒与佳肴

2月14日,谭延闿在房产中介的带领下看房子,一连看了好几套西式房屋,但价格都太昂贵。这一天中午和晚上,谭延闿和随从都在春和楼吃饭。午饭同坤成饮春和楼,“小肆尚洁净,亦能果腹,费仅昨日之半”。谭延闿在春和楼饮的酒,想来当是白酒。觉得春和楼的午饭不错,晚上又来。“同坤成仍饭春和楼,隔座笙歌,颇极喧闹。”

接下来数日,谭延闿记录了在青岛游览、交际、看房子,下馆子的详细情况。为了还原那个时代的青岛的餐饮业态。特摘录如下:

行山路中,平迤若砥,树木葱蔚,曲折逶迤,正如画图中。已暝,至数酒楼皆以客满谢,最后至岭海春吃番菜。(2月15日)

岭海春应是一家西餐馆,湘菜鼻祖谭延闿不一定习惯“番菜”的风味。尽管如此,由于社会交际的需要,后来的日记中还有“至大饭店吃西餐,尚可口”的记录。

呼人力车至三阳楼,与吕满、大武饯坤成也。菜洁净过于春和,价亦甚廉。饮沪携酒,尽五瓶,胜市沽远矣。(2月16日)

这一次吃饭在三阳楼,不清楚此饭店所在哪条街道。饮的酒是从上海带来的,美酒佳肴,开怀畅饮,人生一乐也。

与无闷、大武呼人力车至三阳楼,饮玫瑰露,食三肴,进水饺八十枚。余啖三十二,吕满二十,大武十四,已费二元五角矣。归乃散步,觉甚饱。(2月17日)

这一次喝的是玫瑰露,不清楚是白酒还是红酒。

出,同至三阳楼,食烧鸭,大糟。(2月18日)

谭延闿客居青岛这几天,都是在青岛有名的饭店吃饭,从他的记录来看,海鲜似乎并不流行。仍然以肉食为主。谭延闿不仅是一位“水晶球”似的政客,还是一位挑剔的美食家。他写的日记,对在青岛的饮食,都有简单的评价,往往一针见血。他的早餐倒是挺简单,吃粥,有时“食炸馒头”。

约同杜先生步往聚成楼,赵次山家人所设,菜甚佳。余辈复至春和楼饮,此间绍酒必以春和楼为第一矣。(2月21日)

这一天的记录,有了明确的信息,在春和楼喝的是绍兴黄酒。春和楼创立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是青岛唯一的餐饮百年老字号,也是山东省历史最久的著名鲁菜餐馆,主要经营正宗鲁菜和海鲜菜,兼营客房。聚成楼则湮灭在历史深处,遥不可寻。

3月7日,谭延闿决定买下俾士麦街两屋,“每屋万六千元,已代付定银千元”。因为不了解青岛的房子价格,谭延闿被房产中介宰了,基本上是以双倍的价格买下这两屋。谭延闿别墅故居在江苏路7号,江苏路小学边上。购置了别墅,这是要长期定居青岛的节奏。谁能料到,这一年8月,谭延闿就离开了青岛。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觊觎青岛久矣,趁德国无暇东顾,与少数英国军队,组成日英联军,与德国军人在青岛进行了两个月的战役。

赋诗别青岛

在青岛期间,谭延闿与寓居青岛的逊清遗老交往甚密,来往最密切的当属陆润庠、徐世昌、赵尔巽等人。

劳乃宣与卫礼贤在青岛创办尊孔文社,谭延闿并不参与。他在青岛闭门读书、做学问,读书,作诗。他经常挥毫泼墨,临帖不辍。谭延闿书学颜真卿,所临《麻姑仙坛记》锋藏力透,气格雄健,酷似钱南园,而笔画更为厚重,其雄浑较钱氏更甚,挺拔之气跃然于纸。

谭延闿与意气相投的逊清遗老同游青岛名胜,或饮酒作诗,或相互切磋学问,议论国家大事,颇得交往之乐。但是,在诗酒风流之余,谭延闿仍有一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妻凉之感,他在《重至青岛》诗中写道:

适看桃李门青妍,又睹霜华冻野田。

唯有劳山知我意,一回相见一嫣然。

电掣雷奔又一时,苍茫歧路更何之。

可怜无限平生感,犹有好怀能赋诗。

诗与酒,山与海,美景与美食,可慰这位失意政客的心。但是,由于日德青岛之战,他不得不离开青岛。

1915年1月,青岛已被日本人霸占。谭延闿从上海来到青岛,整理书籍字画,收拾衣物行李。他将私宅租赁他人,离开青岛。凛冽的寒风吹来,红瓦绿树蒙着一层洁白的雪,被风激荡起,雪粒子飘落。看着浪花翻滚,青葱的岛屿越来越小,轮船离开青岛港。他百感交集,赋诗一首《自青岛泛海归沪上作》:

仲氏喜浮海,宗生愿长风。不睹溟海大,安知天地空?凌冬涉冰雪,返棹回艨艟。初日耀丹景,列屿呈青葱……

谭延闿告别青岛。这个城市留在他的诗文之中。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