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八仙:酒压胶济,拳打二京

2020-07-06 22:4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1125)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青岛是一个好地方,背山面海,冬暖夏凉,有整洁宽敞的市容,有东亚最佳的浴场,最宜于家居。唯一的缺憾是缺少文化背景,情调稍嫌枯寂。故每逢周末,辄聚饮于酒楼,得放浪形骸之乐”。——梁实秋《酒中八仙——记青岛旧游》

梁实秋

以杨振声为首的青岛八仙开始的组合有点八位神仙的意味,因为开始为七仙,即校长杨振声、教务长赵太侔、外语系主任梁实秋、文学院院长闻一多、秘书长陈季超、教授黄际遇、总务长刘康甫(本钊)。梁实秋问:哪里去寻何仙姑?闻一多便拉来了才女、陈梦家口中的九姑方令孺。后来他们就成了真正的酒中八仙,其情形在梁实秋的文章中都有细致描述。他们轮流顺兴楼和厚德福两处聚饮,三十斤一坛的花雕抬到楼上筵席之前,每次都要喝光才算痛快。酒从薄暮时分喝起,起初一桌十二人左右,喝到八时,就剩下八九位,开始宽衣攘臂,猜拳行酒,夜深始散。“有时结伙远征,近则济南,远则南京、北京,不自谦抑,狂言‘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高自期许,俨然豪气干云的样子。”

依次为赵太侔、杨振声、梁实秋、闻一多

他们形态各异,杨振声善饮、豪于酒,他“尤长姆战,挽袖挥拳,音容并茂”,“一杯在手则意气风发,尤嗜拇战,入席之后往往率先打通关一道,音容并茂,咄咄逼人”。赵太侔“有相当的酒量,也能一口一大盅,但是从不参加拇战”。闻一多“他酒量不大,而兴致高。常对人吟叹‘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黄际遇“每日必饮,宴会时拇战兴致最豪,嗓音尖锐而常出怪声,狂态可掬。”陈季超喝酒“豁起拳来,出手奇快,而且嗓音响亮,往往先声夺人,常自诩为山东老拳”。刘本钊“小心谨慎,恂恂君子。患严重耳聋,但亦嗜杯中物,因为耳聋关系,不易控制声音大小,拇战之时呼声特高,而对方呼声,他不甚了了,只消示意令饮,他即听命倾杯”。方令孺“不善饮,微醺辄面红耳赤,知不胜酒,我们亦不勉强她”。

后来梁实秋回忆这段岁月时曾写道:“当年纵酒,哪里算得是勇,直是狂。”但他以为这段经历“自有令人低回的情趣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