鹀鹬鸫鹎鸲鹆鹟鹨鹡鸧鹒……这些鸟名咋这么不友好呢

2020-07-10 08:5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6932)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李百明

鹀鹬鸫鹎鸲,鹟鹨鹡鸧鹒……它来了它来了,它们一起飞来了。唉呀妈呀脑瓜子疼,怎么一个也不认识呢,字到用时方知读书少。记者的青岛候鸟传已暂告一段落,读过系列文章的读者一定满脑子疑惑——这些鸟名咋这么不友好呢。

搬出字典一查,咦,这些字古而有之。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鸟部和隹部就有154个字。鹪鹩、鹧鸪、鹡鸰等叫法流传了下来,更多的则是被俗名替代,例如八哥,古名叫“鸲鹆”,慢慢地有些字被尘封在了古书里。

后来,西方的鸟类命名法传入中国。有些鸟类翻译过来,没有合适的名字,学者就从“故纸堆”里,扒出一些很久无人使用的生僻字,命名了这些鸟。至于这几个鸟部字原本指代的究竟是什么鸟种,如今已不可考了。

接下来,咱们就把这些冷僻的鸟儿,请出来给大家认识一下:

鹀[wú]

外形像麻雀,闭嘴时,上嘴的边缘不与下嘴的边缘紧密连接。雄鸟羽毛的颜色较鲜艳。吃种子和昆虫。种类较多,青岛较长见的有黄眉鹀、三道眉草鹀等。

其中,黄胸鹀,俗名禾花雀,因为南方某省谣传吃了可壮阳,短短几年时间,从随处可见如麻雀,吃成了濒临灭绝如熊猫。留给人们拯救黄胸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鹬[yù]

体色暗淡,嘴细长,腿长,趾间没有蹼。常在浅水边或水田中吃小鱼、贝类、昆虫等,是候鸟。青岛因为滨海,而且湿地众多,鹬鸟种类丰富数量非常多。

鹬蚌相争的故事妇孺皆知: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箝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禽之。

鸫[dōng]

嘴细长而侧扁,翅膀长而平,善走,叫的声音好听。种类很多,青岛最常见的是乌鸫,另有灰背鸫、白眉鸫、虎斑鸫等。

其中,仙八色鸫身上至少有八种颜色,大自然真是造化钟神秀。这种鸟据说全球仅存不到一万,主要分布于南方,北方罕见。在青岛见到仙八色鸫,大概如买彩票中500万的概率吧。

鹎[bēi]

种类很多。羽毛多为黑色。大多成群活动,食野生浆果和昆虫。常见的白头翁就是鹎的一种,红耳在青岛偶见。

白头翁多入古画,宋徽宗的《山禽腊梅图》的两只鸟,即是白头翁,提诗曰:山禽矜逸态,梅粉弄轻柔。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

鸲[qú]

鸟类的一属,体小,尾巴长,嘴短而尖,羽毛美丽。

青岛可见的有:红胁蓝尾鸲、蓝喉歌鸲、蓝歌鸲具美丽的蓝色羽毛,北红尾鸲、红喉歌鸲、红尾歌鸲则具红色羽毛。

鹆[yù]

字义是鸟名。又叫鸲鹆,也叫八哥儿。全身黑色,头及背部微呈绿色光泽,两只翅膀下都有白点,能模仿人说话。

八哥在青岛多见于笼养,其实近年野外也常见,记者曾见十多只的大群,跟在推土机后“捡漏”昆虫,不甚怕人。

鹟[wēng]

鸟,身体小,嘴稍扁平,基部有许多刚毛,脚短小。捕食飞虫,是益鸟。鹟的家族十分庞大,种类很多,遍布除两极之外地区。

青岛可见:羽毛暗淡的北灰鹟、灰纹鹟;羽毛美丽的白眉姬鹟、黄眉姬鹟、白腹蓝鹟,偶见极其美丽的铜蓝鹟。

鹨[liù]

鸟,身体较小,嘴细长,尾巴长,在地上迅速行走和奔跑(但从不跳跃),觅食昆虫。种类较多,常见的有田鹨、树鹨等。

鹡[jí]

鸟,背部羽毛颜色纯一,中央尾羽比两侧的长,停息时尾上下摆动。生活在水边,吃昆虫等。种类较多,常见的有白鹡鸰、灰鹡鸰、黄鹡鸰以及山鹡鸰。

白鹡鸰因头部黑白羽毛,俗名“张飞鸟”。《红楼梦》里“鹡鸰”暗示了贾府的衰落的大结局。

鸧鹒[cāng gēng]

鸧鹒是中国常见的黑枕黄鹂,为中型雀类。外形大小和金黄鹂相似,体长23-27厘米。通体金黄色,两翅和尾黑色。

中国古人最喜欢的鸟类之一,写黄鹂的诗词不计其数,《诗经》里有“春日迟迟,卉木萋萋。鸧鹒喈(jiē)喈,采蘩(fán)祁祁。”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