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从小小苹果 看乡村振兴齐鲁样板打造

2020-07-23 20:3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0641)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刘雪莲

即使是没有去过烟台的人,也听过甚至吃过烟台苹果。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享誉全国的烟台苹果,近些年来也遇到各种发展的瓶颈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山东省农业发展问题的缩影。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小康的成色,很大程度要看“乡村振兴”的成效。

在习近平总书记“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的重要指示要求下,烟台市先搞试点,然后自上而下稳步展开的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模式,成效显著。而烟台苹果自然成为这一模式的受益者。

全国闻名的烟台苹果“老了”

烟台是山东省经济发达地区,也是革命老区,农业农村工作基础比较好。同全省一样,随着改革深化和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烟台市农村的产业结构、人口结构、就业结构、治理结构,以及农民群众生产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完成总书记交给山东的重要任务,打造好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烟台市既有良好的基础和条件,也面临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

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就是现代农业活力不足。全市大量农村青壮年常年外出务工,土地撂荒、资源闲置,农村“空心化”、人口老龄化、农业边缘化问题突出,推进产业升级,培育农业新动能,遇到人才、资金、技术等瓶颈制约。

比如,烟台苹果享誉全国,是农业支柱产业,对烟台农业来说,失苹果则失天下。30多年前引种的第一茬果树已到树龄老化、产量下降、品质降低的时间节点,正面临被新疆、陕西苹果超越的境况。靠一家一户的力量,难以实现苹果更新换代。谁来种地,如何把产业做优做强,成为现实而紧迫的问题。

此外,基层党组织影响力下降、农村集体经济薄弱、农民群众组织化程度较低等问题也都是乡村振兴的“拦路虎”。

农民当果品合作社股东有钱赚

为了解决当前农村发展中的问题,烟台从2017年起,经过先行试点,在全市推行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

在选好班子、依规依法运作的基础上,合作社最大限度维护农民利益。坚持“入社自由、退社自由”原则。

利益分配是合作社能否办起来和持续发展的关键环节,首先要在股权设置上防止出现“大户垄断”,确保多数人的利益。烟台市明确规定,村集体持股比例不低于10%,单个成员持股比例不超过20%,对贫困户、孤寡老人等弱势群体,采取土地入股、股权赠与等方式,尽量吸收他们加入合作社。

在收益分配上,合作社把保护群众利益放在首位,除提取5%至10%公积金用于合作社自身发展外,剩余收益全部按股返还村集体和群众。

比如,栖霞市杨础镇丁家寨村党支部领办的奔康果品专业合作社,引导159户农民以土地入股,累计栽种果树5.8万棵,每年可为集体增收80多万元。社员每年除土地流转费、合作社务工收入外,还享受每亩地收益20%的年底分红,每亩地每年至少收入7000至8000元,大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多种形式降低苹果换代风险

改革很多时候伴随着风险,和农民息息相关的改革,一旦出现失误就会损害农民利益。

烟台的改革不急于求成,按照试点先行、示范带动、全域推进的思路,于2017年筛选11个村试点,探索经验、发现问题、稳步开局;2018年又确定100个市级示范村,开展百村示范行动,树立样板、重点扶持,探索打造不同模式、不同产业的合作社;2019年实施千村覆盖工程,从严管理规范。

在实践中,烟台市逐步探索出劳动力入股、土地入股、资金入股等多种方式,组建起土地股份、旅游股份、龙头企业参与等多种形式的合作社。

例如,栖霞市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搞苹果换代,吸收企业入股并负责前期投资,前4年无果期按每亩1000元付给群众作保底收入,第5年有收益后,村集体收取5%管理费,其余按4:3:3的比例分别给投资企业、第三方管理企业和入社群众分红。待企业收回投资成本后,再适当降低企业分成比例。这些作法,为合作社规范运转提供了有益借鉴。

烟台苹果升级换代稳步推进

烟台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把过去闲散的资源盘活,把分散的资金聚起来,重新优化组合,统一经营支配,提高了资源利用率。

据统计,烟台市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流转土地23.5万亩,连片平整后新增集体用地达1.76万亩,唤醒了沉睡的资源。

合作社生产经营不是一家一户生产方式的简单相加,而是生产方式的升级再造。主要是采用良田、良种、良法、良品“四良”模式,运用水肥一体、物联网应用、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从拼资源拼消耗的老传统向科技强农、绿色兴农的新动能转换。

比如,围绕苹果产业高质量发展,以合作社为平台,建立农户、村集体、龙头企业互惠共赢的利益合作共同体,发挥企业资金优势和技术优势,推进苹果升级换代,目前已改造老残果园3.5万亩,3年内将梯次改造老劣果园120万亩。

招远市大户陈家村流转土地12000亩,引入物联网技术集中管理,2019年集体增收330万元,辐射带动周边1000多名村民就业。三是实现了农业产供销全链条创新。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实质是代表农民与市场对接,扭转了一家一户面对市场的劣势地位。比如,一些村以合作社为载体,与龙大、鲁花等农业龙头企业,与家家悦、振华等大型商超和各类电商平台建立合作关系,畅通销售渠道,延伸产业链条,推动拉二连三,提高了市场竞争力和话语权;通过举办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线上招商推介会,搭建社企合作平台,签约总额达15亿元。

苹果种好了还能吸引青年人才

人才短缺是制约乡村振兴的突出因素之一,这里面既有农村先天性人才不足的问题,又有城乡人才资源配置方式不合理的问题。

烟台市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搭建乡村产业振兴的平台,既培养了一批懂政策、善经营、会管理的农村干部,又吸引了大批外出务工人才返乡创业,还促进了城乡人才资源共享,缓解了农村空心化、农民老龄化、农业后继乏人等问题。

比如,栖霞市将现代农业产业园区项目作为吸引青年人才回流农村的平台,面向全国招募果园管理优秀青年,招聘的项目经理,8至10年内年薪将达到30万元,已有39名青年人才应聘。

莱州市小草沟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发展苗木培育种植,打造旅游品牌,培养出苗木技师15名、技师26名、助理技师及技术人员41名,90%的农民成为有一技之长的“土专家”,120余人在合作社就业。

据统计,目前烟台市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已吸引3200名优秀人才回乡创业,培育后备力量1.9万人。

脱贫,振兴,奔小康

目前,烟台市共有2311个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占总村数的35.9%,带动村集体增收3.91亿元、群众增收5.01亿元。

栖霞市松山街道汉桥村党支部组织全村30户贫困户将23亩土地入股合作社,接收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入社务工,贫困户户均增收8000元以上,一举解决了脱贫问题。

栖霞市衣家村是一个只有50多户的小村弱村,青壮年劳力大都外出打工,党支部通过成立以劳动力入股的合作社,把全村群众组织起来战天斗地,男女老少齐上阵,仅7个月就在大山深处开辟了上山路、建起了蓄水池,2019年村集体收入25万元,户均增收6000元。

栖霞市东院头村成立了烟台市第一个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现在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好,每亩地分红5050元,每万元分红6000元。

蓬莱市槐树村党支部2018年6月领办合作社,与食品加工企业合作,开展花生、红薯等农产品深加工,村集体当年增收5.2万元,入社群众增收14.8万元。同时,党支部还吸收残疾人、贫困户、老龄人口入社,通过土地置换、集体赠股、设置公益岗等方式,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致富,实现“以地养老、长久脱贫”。

莱阳西石河头村原本是烟台市重点帮扶的贫困村,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建立大樱桃和优质梨种植示范基地,不仅拔掉了穷根,还成立了爱心餐厅,每天免费为全村贫困户和75岁以上老人提供午餐;定期举办农业、科技、卫生等便民服务,开展文体活动,不断丰富群众生活,提升文明素质。两年来全村没有发生一起违法案件和上访事件,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越来越强。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