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龙出海!“会游泳的飞机”水上首飞、海上首飞大不同,为何选择在青岛?

2020-07-26 16: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5126)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李晓哲(图/航空工业通飞提供)

7月26日,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由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碧海蓝天的见证下,驭风入海,踏浪腾空,成功实现海上首飞,为下一步飞机进行海上科研试飞及飞机相关性能验证奠定了基础。这是AG600飞机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之后实现的第三次首飞。

短短四分钟AG600完成海上降落、掉头、起飞

首飞前,中国民航局适航司司长徐超群向AG600现场总指挥、航空工业通飞董事长白小刚颁发了特许飞行证。随后,AG600项目现场副总指挥赵静波向AG600项目行政总指挥卢广山报告首飞准备情况并申请放飞。

“按计划执行!”随着卢广山一声令下,9时28分,由机长赵生、副驾驶刘汝钦、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焦连跃组成的首飞机组,按预定科目驾驶AG600飞机从日照山字河机场滑行起飞,在空中飞行28分钟后顺利抵达青岛团岛附近海域。

10:14左右,在团岛附近海域,只见远处水天相连处,AG600如一只矫健、洁白的海鸥,穿云破雾而来,转瞬即进入视野所及海域,轻盈入水,平稳地贴着海面滑行,激起朵朵浪花。AG600首次海上降落顺利完成。

回转、调整方向、加速、机头昂起……水上降落后短短4分钟时间,AG600宛如一条东方巨龙,再次迎浪腾空,直插云霄,首次海上起飞顺利实现。

AG600成功海上首飞归来,机场用“过水门”仪式欢迎。

在安全飞行约31分钟,完成一系列既定试飞科目后,AG600飞机于10时49分顺利返回日照,降落在山字河机场,成功完成首次海上飞行试验任务,型号研制取得重大进展。

伴随着《歌唱祖国》的激昂旋律,AG600飞机通过气势恢弘的水门回到主席台前。机长赵生报告顺利完成首次海上起降科研试飞任务。

“报告总指挥,AG600飞机完成海上首飞,飞机一切正常,飞机各系统工作正常!”首飞机长赵生铿锵有力的汇报。现场一片欢腾……

十年磨一剑,最多可载水12吨、救护50人

航空工业AG600现场常务副总指挥、航空工业通飞副总经理、通飞珠海基地董事长熊贤鹏介绍,实现海上首飞,初步验证飞机适海性,探索海上试飞技术和试飞方法,为AG600飞机后续开展海上科研试飞,测试飞机海上抗浪性、操控特性、结构与系统的工作特性奠定了基础。

据悉,AG600飞机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的设计思路研制,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AG600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既可在水面汲水,也可在陆地机场注水,可最多载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除了水面低空搜索外,AG600还可在水面停泊实施救援行动,水上应急救援一次可救护50名遇险人员。在满足森林灭火、水上救援等要求的同时,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其他特殊任务需要。

AG600项目于2009年9月5日正式启动。2017年12月24日,在广东珠海金湾机场成功实现陆上首飞;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完成水上首飞。为验证AG600飞机海上特性,在成功完成水上首飞后,2019年全面开展了科研试飞及试飞员改装培训等一系列工作。

选择青岛海上首飞因青岛先天有优势

航空工业通飞相关人士介绍,航空工业通飞相关人士介绍,青岛本地有全国唯一的海上机场。这次水上起降都是在青岛,青岛也对于此次海上首飞给予了大力支持。

据悉,2020年,是AG600项目研制的攻坚年,也是实现项目总目标的关键年。然而,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AG600飞机项目研制的节奏。受疫情影响,位于湖北荆门的漳河机场一直处于封闭状态,AG600飞机的相关维护工作不得不延后,海上首飞前的试飞科目无法如期开展。

面对疫情防控和科研生产任务的双重挑战,航空工业集团高度重视,紧急召开一系列协调会进行全面布置。为此,从2月中旬开始,AG600研制全线千方百计、争分夺秒克服疫情造成的各种影响,紧盯年度研制目标,开展试飞现场场景模拟演练。在广东省珠海市、湖北省荆门市、山东省青岛市和日照市等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采取“点对点”包车的形式,保证多支队伍顺利奔赴科研试飞及海上首飞试验现场,全力保障了AG600飞机的研制工作。

3月12日,第一批突击队开赴荆门开展发动机定期维护;3月25日,第二批突击队开展测试改装;5月6日,开展地面试车、全机联调联试和综合应急演练;5月7日,开展技术交底、座舱实习、飞机航前预先准备,全机消毒等工作。经过试飞团队56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克服了因疫情影响带来的缺件、人员调配、交通食宿等诸多困难,迎来2020年试飞工作开门红。

到了今年5月,AG600海上首飞的前置科目试飞已累计完成172架次、308小时试飞。按计划推进海上首飞所需转场航线、试验空域、陆上机场、海上起降带选择。

大力协同 激流勇进

今年6月10日,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研制现场专题办公会在珠海召开。航空工业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谭瑞松在会上宣布,已基本抢回因疫情耽误的周期,但在具体工作中,各参研单位仍要大力协同,在航空工业集团的统一部署下,上下一盘棋,全力推进并行工程,确保零件按期投产,产品按期交付。

在AG600的研制进程中,航空工业集团采用“主承制商——供应商”的“小核心、大协作”模式,确定航空工业通飞为责任主体,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为飞机主承制单位,充分调动全国资源参与AG600项目研制。在此过程中,AG600飞机确定了70多家国内供应商,其中主要部件和系统由航空工业集团、中国航发、中电科及国内其他大型企业所属相关单位研制。培养了20多家系统级成品供应商,带动辐射了民机配套产业快速发展和适航能力提升。

为了把疫情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春节后,行业内外各参研单位主动响应航空工业集团号召,协调研制精兵克服疫情不利影响。从2月底起,数十家单位的研制人员从祖国各地奔赴任务现场,如百川归海,激流勇进,共同澎湃起托举AG600飞机逐梦海天的浪花。

“会游泳的飞机”水上首飞、海上首飞大不同

7月26日,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青岛团岛机场成功实现海上首飞,这是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成功之后,项目研制取得的又一重大突破。

从陆上、到内湖、再到海上,AG600飞机完美诠释了“水陆两栖”的特点,这艘“会游泳的飞机”“会飞的船”实现了人类自古以来“飞天入海”的梦想。

航空工业AG600副总设计师、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试飞中心主任刘颖介绍,AG600飞机具有“水陆两栖、一机多型”多用途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有着与其他陆基飞机不同的三次首飞。

其中,陆上首飞和大多数其他类型的飞机一样,验证了飞机的基本功能和飞行性能,是型号从图纸到实物产品的重要环节;水上首飞则是在湖面进行,验证飞机在面临突发火灾等自然灾害危机情况下,在浪高相对较小的湖面进行起降汲水等功能。而海上首飞主要检验飞机远海救援时,在海面条件下飞机的起降特性,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下的工作情况,重点验证飞机海上抗浪能力、腐蚀防控等性能。同时针对海洋高盐度、高湿度环境下带来的腐蚀防护问题,对飞机防腐效果进行评估,对未来飞机执行远海货物运输、水上应急救援等任务的需要做好准备。

那水上首飞和海上首飞到底有何不同?

刘颖介绍,两次首飞的“水”不同。本次海上首飞的地点在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相较于内陆水面环境,有三方面不同,且将对飞机的试飞工作带来难度。首先,水的盐度不同。水上首飞选择在湖面进行,湖泊中是天然淡水,水分盐度相对较低,对飞机各系统的腐蚀防护考验较小;而海上首飞在海上进行,海水盐度明显高于湖泊中的淡水,腐蚀性更强,因此,海洋环境对于试验机的防腐蚀要求更高;其次,是水的密度不同。海水密度大,湖水密度小,飞机在水中受到的浮力和起飞时需要克服水的“粘性”也会有差异。而这种差异在飞机高速滑行时会更加明显,尤其在降落时,在同等飞行条件(飞行重量、飞行姿态、飞行速度、下降率等相同)下,海水密度大2.5%,飞机在海面降落时,海水对飞机的反作用力相对湖水要大,这种差异会让飞行员觉得比淡水水面“偏硬”一些;最后,则是波浪不一样。内陆湖面一般是由风形成的风浪,是短碎波浪,浪高相对较小,且波浪传播方向一般与风向一致,飞机在湖上起降时,一般选择迎风迎浪起降。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海面上波浪类型多(由风形成的风浪、水下的整体运动形成的涌浪、大型船行波等),浪高大、能量大,不同类型波浪可能同时存在,而且传播方向不一致。同时,海面还伴有洋流和风等,会使得飞行环境变得更加复杂。

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研发中心总体部副部长程志航介绍,两次水上首飞中,飞行员的视觉感受和操纵要求也存在不同。一方面,海面较湖面更为开阔,飞行员在降落时选择参考点不如湖面容易。另一方面,海面环境较湖面环境相对复杂,试飞过程中需要全面考虑风向、风速、洋流和浪涌,以及高温、高湿、高盐环境的综合影响;海上起降对飞机的波浪海面滑行稳定性、操纵特性、抗浪性、喷溅特性、防腐特性等要求更高,对飞行员的专业操作要求也更为严苛,相对应的海上试飞保障也更为复杂。

“无论是陆上首飞、水上首飞还是海上首飞,都是AG600从图纸变成试验机,由试验机走向客户市场的必经之路,都是为验证飞机的不同飞行特性,确保飞机性能实现、安全可靠的关键性飞行试验科目。”刘颖表示, “飞天入海”梦想的实现,是AG600研制团队奋勇拼搏、攻坚克难、创新突破的结果。航空人将一如既往,致力于提升航空工业特种用途飞机研制能力,争取早日让AG600飞到祖国和人民需要的地方,促进国家自然灾害防治体系和应急救援体现建设。

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研制大事记

2009年

6月2日,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与财政部同意批复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以下简称AG600)项目研制立项。

9月5日,召开了AG600项目启动会,标志着我国又一重大民用飞机项目研制正式启动。

2010年

7月28日,通飞与民航局适航审定司签署了安全保障合作计划(PSP)。

2011年

10月,完成第一轮可研论证。

2012年

5月26日,通过了总体技术方案评审。

12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登上AG600物理样机,听取研制汇报。

2013年

4月25-26日,通过了初步设计评审。

7月5日,召开了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首次TCB会议。

12月,工信部批复了AG600经济技术可行性研究报告。

2014年

3月中旬,首个机体结构零部件制造开工,标志着项目正式进入了制造阶段。

9月19日,通过了详细设计评审会。

12月29日,首个机体结构大部件中机身下架.

2015年

2月14日,AG600中机身大部件获得首个机体结构“批准放行证书/适航批准标签”。

5月29日,开始进行全机身对接开铆。

7月17日,完成了机身结构对接下架,全面进入总装阶段。

8月11日,直流电动泵和液压泵新研成品获得首个成品“批准放行证书/适航批准标签”。

8月21日,召开了中间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TCB)会议,确定了型号合格审定基础。

9月30日,完成了首飞前航电试验。

12月30日,完成了首飞前燃油系统试验。

2016年

7月23日,AG600 001架机在珠海总装下线。

2016年7月23日,AG600 001架机在珠海总装下线。

11月1日至6日,AG600首次以真机亮相中国航展。

2017年

2月13日,完成了发动机首次试车。

4月25-26日,完成了首飞前全机地面共振试验、全机静力试验。

4月29日,在珠海进行了首次地面滑行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9月20日,中间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TCB)会议(第二次)在珠海召开。

12月2-3日,通过了首飞技术质量评审和放飞评审。

12月7日,完成了特许飞行证办理。

12月24日,开展陆上首次飞行试验。

2017年12月24日,AG600在珠海金湾机场成功首飞。

2018年

1月24日,AG600完成了2018年后的第一次飞行。

5月8日,AG600飞机船首着水工况限制载荷静力试验完成。

8月26日,AG600从珠海金湾机场转至荆门漳河机场,全面进入水上试验、试飞阶段。

9月29-30日,AG600通过了水上首飞技术质量评审和放飞评审。

10月20日,AG600飞机顺利完成水上首飞任务。习近平总书记致电祝贺AG600水上首飞成功。

2018年10月20日,AG600水上首飞成功。

2019年

5月1日,AG600飞机转场荆门,开展为期7个月的水上试飞工作。

2020年

6月26日,AG600从荆门漳河机场转场山东日照山字河机场,全面进入海上试验、试飞阶段。

7月26日,AG600飞机从日照山字河机场起飞,在青岛团岛完成海上首次起降,标志着海上首飞成功。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