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楼之痛如何医?“黄金之地”咋唤醒?《问政青岛》第二期市南区上“考场”

2020-07-30 08:0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4616)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李晓哲

老楼安全、黄金地段荒废、地下车库被租用开洗车店……7月29日晚8:00,第二期《问政青岛》迎来了新的问政对象——市南区。本次问政,关注点依然是民生话题,由区长高健带领市南区政府各级各部门主要负责人接受问政。问政青岛紧紧围绕青岛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聚焦政府职能转变,优化营商环境,聚焦人民群众关心、社会普遍关切的民生问题,聚焦各级各部门作风问题,进行问政,展开监督。在最后的总结环节中,高健表示下一步将通过对工作人员的教育和法律法规的学习,带着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做好本职工作。

老楼之痛

危险啥时能消除?居民何时能回家?

此次开篇第一个问题就聚焦在金湖路25号楼。7月18日至19日一场暴雨让这栋楼的“处境”在网上成为热点,暴雨浸泡后造成的挡土墙和连廊垮塌让它露出了楼基。随即,街道办组织18户居民撤离。

对于老楼的问题,街道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给出了答复,表示对垮塌部位进行永久加固;但居民之后一次次问街道,对方表示说,老楼没有图纸,就没法鉴定,也没法施工。7月24日、27日两次栏目回访发现,除了垮塌之后进行了几天施工,此后便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危险什么时候能消除?居民何时能回家?

一方面是居民的迫切期盼,一方面是市南区各部门对这一工作的不确定。街道办表示已经上报了区政府,市南区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又表示“找街道”,“这个事儿我没法跟你说,但这个事儿就是这么定的”!对于这个问题,高健表示,“从现场反映的情况来讲,我们工作人员答复是不负责任的。”他表示,此前已经两次找专家进行检测,结果都是这栋楼是安全的,目前水电气暖都接上了,具备让居民回家的条件,但还是想通过居委会与居民协商后再决定何时让居民搬回来。

问政的第二个案例是位于市南区苏州路14号的两层小楼,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德式建筑,外表看起来非常有历史韵味,但走进去就会发现这栋楼内破败不堪。2017年第三方机构对房屋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D级危房,房屋承重结构已经不能满足居住,建议立即疏散住户。此外,市南区黄岛路82号居民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该处也是被鉴定为D级危房。有关报告也交给了街道办,但是三年过去迟迟没有回音。

在问政中,市南区副区长张伟说自己也经常从这些地方走过,“每次看到也不是滋味。”政府也在想办法,还成立平台公司筹集商业资金,筹集工作正在进行当中。“这个区域我们估算了一下需要60亿的资金,本着先急后缓,有限资金用在刀刃上,不让百姓生活在危险当中。”

沉睡的“黄金之地”

难题放一放等一等 多个商业区荒凉数年

关注完住房,问政青岛接着将眼光放在了发展上。栈桥是青岛地标建筑,但距离栈桥仅仅几百米的地方,有一个知名度并不是那么高的商业区栈桥广场,这个超过8万平方米的地方已经沉睡了9年。据了解,这个2011年开盘的商业项目有400多个商铺,优越的地理位置在开盘的时候吸引了不少投资者,但到目前项目许诺的前景并没有实现,甚至都没有实现整体运营。

不仅栈桥广场,同样是在地标景点周边,在五四广场附近不止一处商业项目搁浅。在远洋广场的太古购物中心,整个商场空空荡荡;一街之隔的金街更加荒凉,荒草丛生。

太古购物中心的搁浅是因为在建设施工中破坏了地下暗渠,2014年被叫停。据了解有关部门已经给审批通过了一个暗渠整改方案,但迟迟没有推进。“目前暗渠整改比较复杂,都得挨个实测。早晚都要整改完了,就是早点晚点的事儿。”这是市南区城市建设局工作人员的答复。不仅如此,在市南,百丽广场、财富中心等项目也或搁浅或停工。如此多的“黄金之地”沉睡,让人痛心。

高健说,我们也想尽快盘活这个项目。他介绍,栈桥广场项目目前想结合中山路改造、太平路步行街的建设推进。他说,这个项目复杂在有300多业主,且没有业委会,还涉及开发商等方面的官司。市南区正在做业主的工作,希望成立业委会。

这些黄金项目沉睡很久,问题到底卡在哪里了?在回答问政员这个问题时,高健表示,“也确实存在我们工作方式的问题,攻山头炸碉堡的勇气还是不够的。对于难题放一放、等一等,工作态度上有问题。”他表示希望通过工作落实年的攻坚推进,这些项目都能够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积极推动业主方解决问题,帮助他们招商推介。

沉睡的黄金之地,不仅沉睡的是资源,还有沉睡的是城市的活力。这更需要政府部门真抓实干,大力解决。

擅改规划用途管不了?

缴纳罚款生意照做 洗车行为何“赶不走”

伟东·尚城小区地下负一层的车位上,有一家开设多年的洗车行,正是这个洗车行成了小区居民的痛。该小区居民约400户,规划车位300余个,全部为地下车库。原本勉强够用的车位,在2018年变得捉襟见肘,因为小区地下负一层约150个车位被这家洗车行租用圈占,小区环境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居民戴先生说,小区居民的车子没地方停,只能停到小区外边的路边、路口,吃罚单是经常的事儿。影响不仅如此,小区地下车库就没有设计洗车功能,排水是个大问题,最后洗车的污水流到了负二层。而负二层是居民有产权的车位,居民的车只能“泡”在水中。从现场画面看,停车场的墙壁也被水浸泡,很轻易地脱落下来。

居民的诉求在2018年得到了执法部门的支持,市南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做出行政处罚决定:因未经审批违法改变使用性质,逾期未改责令罚款3万元。然而,让居民没想到的是,缴纳罚款后被占车位并未恢复原状,洗车行的生意照做不误,照样红火。

而在栏目的调查中,市南区各部门再次出现了推诿的现象。市南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香港中路街道中队工作人员说,对方有营业执照,没权力叫停;处罚完了,自己的工作也就基本上结束了。该工作人员还说,牵涉到很多部门,他们把牵涉到的部门都发了函,包括市场监管、规划、排水管理等部门都发了函,还有汽车维修一个行业管理部门也发了函。

从2018年居民就开始投诉,那么这个问题到底能不能得到解决?

高健说,“这个问题看了以后感觉我们部门之间联动出现了问题,也出现了推诿的情况。”他说市南区综合执法局下了处罚决定,不能处罚了事,执法部门要进一步厘清边界。他还说这也暴露了部门在商事制度改革之后职权划分不明晰,按照习惯的思维思路去做事,也反映出不务实、推诿的问题。“我们也要举一反三,对于事中事后监管的问题进行梳理。”他说,结束后市南区将立刻召开专题会议,联合执法,形成闭环,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链接

上期几大难题 解决得咋样了

在节目的一开始,对上期问政中提到的问题后期整改进行了跟进。

对于天津路44号老楼加装电梯难的问题,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及其他相关区市部门共同组成推进小组,注意落实居民诉求,并对加装电梯原选址方案和其他替代方案进行论证。目前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本市既有住宅加装电梯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进行起草修订,8月15日前形成征求意见稿定稿。

针对道路打通难的问题,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责任区市共同明确整改时间表。其中欢乐滨海城规划横A2号路已取得国有储备用地部分施工许可,争取年内打通;清江支路计划明年5月主线通车;青特龙湖小区出入力争10月底完成规划二路东段建设;春阳路本月内恢复通行;株洲路上桥匝道力争上半年建成通车;枣山路卡脖子路拓宽改造计划已经列入李沧区十四五期间道路改造计划。

针对买房霸王条款问题,两家房产公司约谈后撤销相关条款,也得到有关部门立案查处。

关于城阳区共有产权房申请资格造假问题,节目中曝光的两家涉事门店已经摘牌关门立案查处,城阳相关部门也对审批通过的人才住房进行倒查,从严查处作假等违法违规问题。

针对即墨区数万吨垃圾常年堆放问题,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于争议问题深入调查努力协商。目前垃圾已经启动外运处理工作,争取年内解决。

对于没有最终解决的问题,栏目中也表示将持续追踪,确保解决。

问政观察

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填上”行政真空

在当天的问政中,同样开设了问政团“打分”的环节,15位来自各界的代表用自己手中的一票表达态度。记者注意到当天的问政中,问政团给出的满意和不满意票数相对平均,这也反映出相关问题的答复并没有完全得到问政团的认可。

的确,在本期问政青岛栏目中,众多的问题都指向了政府作为,栏目的参与人员也多次提到了行政真空的问题。哪家都该管,哪家都不管,拖成了老大难。在金湖路25号楼垮塌后居民回归的问题中,高健就说,这其中也反映出政府部门有关人员工作不实的问题,推诿确实存在,政府做了事情也没跟百姓解释到位。

市民代表段超也说,安全是重于一切的,本来不适合居住的房子,政府不是只有监管的职责,而是负有一定的责任。希望政府能够积极想办法,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不能等到事故出来了再倒逼政府作为。

高健也表示:尽管有法,还要有情。他在总结发言中说:作为我们来讲,有问题不可怕,关键是要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栏目结束后,我们会立即召开整改会议。能解决的事项立即解决,解决需要时间要给出时间表、路线表、责任人,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同时要举一反三,不能再犯类似的问题。也诚恳地希望市民一如既往地关心市南工作,通过多种途径给我们市南区提意见建议,我们也将立即整改,把市南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政务服务要有温度,要以人民为中心

特约观察员陈维民在谈到政府部门行政问题时说,从片子中的问题看出,政府部门都有自己的规则、依据,遇到事情都有“理”,推诿踢皮球,给人的感觉缺少必要的温度。“有些工作人员的回答,让我们感觉到太冷漠了,没有温度。”他说,在新形势下,推进政府体制改革,就是要把情和法结合起来。要学习深圳的有关做法,要做到“街道吹哨,部门报道”。他说,我们缺的是这个流程再造的具体的措施。

再比如老城区改造的问题,陈维民说,全世界所有的老城市的通病就是老城更新。不能说市南区不重视老城区改造的问题,其推进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但由于资金、产权等问题限制了整体工作的进度。“但我总觉得这里边还有指导思想的问题,最根本的是我们对城市工作的根本思想是什么,城市工作要以人民为中心。”

尤其是在洗车行的问题上,陈维民说,这恐怕不是一个往前进一步的问题,也不是综合协调的问题。从依法行政的角度上,各个相关部门都能依法对这家洗车行做出处理。有关部门都回去看看自己的职责,回去看看国家法律和地方法律,只要监管到位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陈维民说,放管服改革是新课题,在激发市场活力上有很大的作为。但“放”“管”“服”三者是系统工程,组织起来才是政府行政的主体。如何搭建放管服协调有机生成的系统,正是当下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

盘活资源提升活力,看深圳如何做

针对黄金之地沉睡的问题,陈维民说,这其中有历史遗留问题,在东部发展的时候,没有做好相关的规划,没有做到错位发展,仍然搞时装等产业。他说,要科学论证,并建议认真研究借鉴好成都宽窄巷子、太古里的发展模式。陈维民认为,城市发展理念发生了根本变化,城市管理者也要跟着变化,之前追求经济,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中山路的改造就是例子,要抓住其文化的内核才能发展起来。“我们缺乏那种像李云龙式的干部,缺那种敢打硬仗的魄力和韧劲儿。

对于这个问题,深圳市电子商务协会监事长、深圳市福田区金融+创新联盟常务理事宋磊岩作为线上观察员谈了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面对类似的问题,深圳将如何做?“我们可能有几个角度去做。”他说,首先当务之急,从法律层面上要明确产权关系,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才能推进广场建设。第二,现场办公,把盘活资产,增加利润增长点作为主攻方向,同时明确责任人和期限。“用深圳的话是敢于碰硬,敢于破局,马上就办。”第三,要问政于民、问计于民,要请有关专家论证如何盘活和解决,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把这种方案通过媒体公布给全区的市民,达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第四要筑巢引凤,要吸引国内外企业资本加强投资,如国际知名旗舰店、主题电影院、剧场、创意产业园、青年公寓等等,同时在解决问题时福田区做好绿色通道全程服务,包括让利、减息、降租。

问政青岛视频

1、金湖路25号土方垮塌之后,居民何时可以回家?

2、老城区上演老楼惊魂,危房何时能征收?

3、市南区多处“黄金之地”沉睡,何时苏醒?

4、地下车位被洗车行占用,擅改规划用途真就管不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