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青岛: 啤酒屋脱胎换骨

2020-08-05 19: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9625)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啤酒桶旁,三三两两地坐着微醺的 顾客 ,加工海鲜的招牌闪着耀眼的光 芒 ,啤酒屋带给市民的情愫却是“既爱 又恨”。爱意可以理解, 恨意从何而来?

时间在啤酒中流淌着,过去的一些 刻骨铭心的故事也逐渐变得模糊,栾心 萍能够清晰记得的是几次劝架, “有人 喝多了就爱闹事,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我不能让他们在我的店里打架,赶紧劝 架拉架,有一次酒瓶子砸碎了,差点出 人命,我对象的衣服都被划破了”。

同时,为了避免逃单或者喝醉了不 认账,他们还用上了啤酒牌, “打算喝几 杯买几个牌,多退少补”,栾心萍捧出了 一把啤酒牌,它们已经变换了好几次模 样,而这也已经成为啤酒屋里的行规。

新沂路,小咸酒馆,是啤酒屋吗?看 外表貌似酒吧。走进去,却并非酒吧,扎 啤、瓶啤、 “不知道是什么菜系”的几道小 菜,构成一个夜晚的交响曲。门口“喝杯 酒吧”四个字,似乎是这个小店的解读。

对啤酒屋有爱有恨的呼声是从这 里传出来的,人们都叫他老高,只因为 他个子很高,站起来差不多有一米九。 “啤酒屋是青岛的特色,对于青岛人来说,一定是只要喝酒就会去的场所。我每年都会去很多的啤酒屋,对那里是既 爱又有点恨,爱的是喝酒和氛围,恨的 是环境的嘈杂以及卫生的问题”。这让 老高的每次啤酒屋之旅都会留下些许 遗憾。所以,他选择这里,一个有品位的 啤酒屋。

小咸,啤酒屋的主人,曾经喜欢民 谣,随性地在江西路开着一家面馆,当 时面馆后面藏着一个小酒馆,只对朋友开放,不对外营业,朋友进门一嗓子“上 班啦”,才算叫醒他。然而,多年之后的 今天,他告诉半岛记者, “以前会举行一 些音乐会助兴,现在那些都是过去式 了,十几年前喜欢民谣,现在只专心打 酒、刷杯子、做好菜,只想安安静静地做 酒馆,那些事是属于青春和荷尔蒙的, 过了四十岁之后,我们更清楚自己想要 什么”。 

《二十不惑》 《三十而已》,本该不惑 的四十呢?或许,这就是答案。

停住奔波的脚步,做一个啤酒屋, 虽然地处偏僻之地,却能够让朋友们远 道而来。

摄影师大熊和朋友张欣刚从青岛 市的不同地点专程来这里喝酒小聚,如 是书店创始人之一安东也和朋友在此 聊天,这就是啤酒屋的魔力。

作为资深啤酒屋爱好者,安东不止 一次给啤酒屋“立传”, “青岛人谁没有 去过啤酒屋,我去过接近一二十年的啤 酒屋,但变化比较大,从最早的支一个 小马扎,放几个桌子,可能有的有菜,有 的没菜,就是一杯啤酒,到后来有海鲜 加工,有几个下酒菜,但都是环境不太 好。尤其是洗手间,没法下脚。你看,现 在的啤酒屋,对品质生活有了更高的要 求,我觉得这是一种趋势”。 

在他们的眼里,啤酒屋应该看起来 很像喝酒的地方,像是酒吧,但是消费 要低,适合聊天,适合夜生活的想象。 

心萍啤酒屋已经从小屋子,变成了 大网点, “价格没变,顾客也没变”,因为 只是搬到了马路的对面。不过比起以 前,如今的环境已经从一个小啤酒屋变 身家常菜馆了。不再是一杯酒砸吧嘴, 而是烧烤、炒菜、凉菜全部配齐。这样的 啤酒屋还是啤酒屋吗? 

作为一位资深从业人员,栾心萍 说,现在的年轻人观念已经变了,他们 更重视养生和卫生, “现在喝酒比以前 文明多了,以前都是‘哈’不够不走,现 在‘哈’个五六杯,一起热热闹闹拉个呱 说个话就回家了,很少有‘哈’过量的, 回去有个热乎乎的家多好!”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