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山艺海丨曾经颠沛流离,高元钧偷师学艺

2020-08-08 16:0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2714)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王悦

在徐州,有个叫南落园子的场子,著名的山东快书(因为主要唱武松,所以当时叫“武老二”,又名“唱大个子的”)艺人戚永立在那儿演出,场场爆满。因为快书说得好,人送外号“独行千里一只虎”,还有个绰号叫“镇三江”,能“镇得镇江、长江、黄浦江,江水直晃荡……”,“走到哪里,都响个山崩地裂”。

一听到戚永立说书,高元钧和四哥也被“扣”住了,一填饱肚子,就去听书。哥俩当时的愿望不再是吃饭,而是要能唱成这样就好了。可学艺需要拜师花钱,需要引荐人,他们都没有。怎么办?哥俩一合计,决定“偷师”。两人分工明确,四哥接着卖艺糊口,高元钧去偷师学艺,回来再学给哥哥听,“这样,没过一阵子,我跟哥甚至可以把听来的书,拿去现学现卖,挣钱吃饭了”。

然而,有一天,当高元钧再去常去的场子准备“偷听”时,赫然发现,戚老先生失踪了。哥俩赶紧四处打听,这才得知,老先生去了安徽蚌埠。

反正他们四海为家,哥俩一商议,决定去蚌埠。“我们就趁军阀运兵的火车在徐州车站停靠的机会,偷偷溜进车站,钻到车底下,在车底横七竖八拴上绳子,然后我们便坐着绳网,攀着车钉,跟随火车向蚌埠奔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离二马路不远的横铁道杂耍场子里,又见到了这位说书艺人。“照老法子行事,我跟哥还是偷书带学本事。可是,我们的这种并不高明的学艺手段,已经被他发觉了。虽说是发觉了,这位宽宏大量的艺人也并未因此责怪我们。一则由于我们都是卖艺混穷之人,二则又因我与哥是年小加残疾”。

不久后,戚永立又去了南京。高元钧哥俩紧追不舍,在一家叫怡和堂露天杂耍园子里,三人又相遇了,戚先生看见他们笑着说:“既然你们已经会得差不多了,又喜欢听,那以后你们就随便来听吧”。此后,俩人跟着戚永立,不但听书,还给倒水、点烟、收钱、干些零碎活。戚永立被打动了,决定正式收下这两名徒弟。

1930年夏天,14岁的高元钧永远不曾忘记,“在当时有名的评书艺人李昌林、鼓书艺人张世真和相声艺人刘玉亭的引荐、保举和见证下,在怡和塘(堂)书棚里,我和四哥就正式拜了戚永立先生为恩师。戚先生当即为我们讲说了家门,还为我们起了艺名。哥哥名高元财,我名高元钧”。三载春与秋,一生师徒情。戚永立先生将《武老二》以及《鲁达除霸》、《李逵夺鱼》、《赵匡胤大闹马家店》等原原本本传授给了两个徒弟,高元钧和四哥成为“武老二”的正式再传弟子,名声大增。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