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山艺海 | 荤口太多,险些失传

2020-08-09 20:5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36726)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1934年,高元钧到了济南,离开街头,进入了泰祥书场。高元钧说得生动形象,吐字清楚,风趣幽默,让人有“瞎子能看见,聋子能听见”的效果,很受欢迎。从街头到正式的场合,高元钧在鸳鸯板的基础上又加上了竹板,演唱中加了“过门”,形式更加丰富。他和四哥还说对口相声,在山东快书中也加进了相声的包袱,笑料更多。

四哥去世后,高元钧独身一人闯荡。“他是于1939年来到青岛演出。1940年,他在青岛青莲阁书场的演出宣告了快书改革的成功”,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吕铭康先生称。

这种改革又是何种改革呢?“我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本事,主要的就是全本的荤口《武老二》等(即今天听说的传统长篇山东快书《武松传》)以及从老师那里学来的表演这套书词的演唱技巧。所谓荤口《武老二》就是在书词里不仅夹杂着许多骂人的话,而且有不少情节、细节、语言、包袱儿等,也大都是淫秽不堪和黄色庸俗的。不用说,像我们这样一些说这种书的艺人,当时的地位也是十分低下的”。确实,据《江湖绝唱之一:从武老二到山东快书》一文称,那时撂地卖艺说武老二的艺人,若见场子边上站着女客,便连忙打躬作揖,说:“老太太大小姐,他姑他婶他姨,亲大娘姑奶奶,我这张嘴一张开,就胡说八道,可别既耽误了工夫,又污了您的耳朵,您还是快忙您的去吧!”

这种窘迫的局面让山东快书面临着失传的危险。于是,高元钧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硬着头皮进行改革,在青岛,他也尝试摈弃荤口。

初衷是好的,但实行起来困难重重。改革必然失去爱听荤口的观众,所以业内人士担心自砸饭碗。然而,高元钧没有止步。他在不伤害作品的前提下,将“荤口”全部剔除,并吸收兄弟曲种和姐妹艺术的营养和精华,来丰富、加强自身艺术的表现能力。“在演唱《武松打虎》时,唱到武松在景阳冈酒性发作,走醉步时,我把盖叫天演武松时的醉态、醉步基本借用过来。唱《武松打店》中的孙二娘、《鲁达除霸》中的金翠莲等妇女形象时,我便借鉴了京剧中青衣、花旦的表演程式,设计了体态、身架、神韵、表情和台步。此外,在演唱山东快书时,为了加强说表,把包袱儿抖得脆、抖得响、抖得火爆,我还借鉴、吸收、熔炼了评书的赋赞手法,吸收了相声铺平垫稳抖包袱儿的手法等”。

返回半岛网首页>>